请扫码关注国画培训班
当前位置: 国画培训班首页 > 名师名词 > 徐渭《花卉图》
    星禾为你提供最全面的国画培训班教学 星禾为你提供最全面的国画培训班教学
徐渭《花卉图》
2018 10-02 10:45:01

徐渭(1521~1593年),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初字文清,后改字文长,号天池山人,晚年又号清藤居士等,为明代杰出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其作品用笔简练,挥运超逸,造型高度概括,不斤斤计较于形似,重在表现意趣性情。画面效果气概雄放,世人将他开创的绘画形式,称为“大写意”画法,对清代以至近现代近四百年的写意花鸟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徐滑作品题材多采用花卉、竹石芭蕉、蔬果、鱼蟹,往往画花卉与杂画为卷,善于运用不同的题材体现具体的思想内涵,即使是同样的题材,也能表现得各有意趣。其代表作品有《花卉图》卷、

《葡萄图》轴、《黄甲图》轴等。


QQ截图20180927105554


徐渭《花卉图》卷,纸本,水墨,纵46.6厘米,横622.2厘米,作于万历二十年(1592年),墨笔画花卉九段,画有牡丹、葡萄、芭蕉、桂花、松树、竹子、梅花七种花卉,全卷水墨淋滴酣扬,风格劲健洒脱。


徐渭画横卷,大部分采用分段式构图方式,每段以一种花卉为主,画成一局,每段之间留出空隙,以题书诗句。该卷没有每段题诗,只在各段之间铃有一小印,虽分段成局,各段之间若分若连,

衔接自然,整卷画面从起首的牡丹到结尾的寒梅,墨气贯通,浑然一体,整幅作品的节奏构成,深合起、承、转、合之理。或安详、或动荡、或激昂、或悠扬,激情意趣有起有伏,读者循卷而阅,如同聆听一部乐章的演奏。


QQ截图20180927105635


该卷起首画牡丹。徐渭喜用水墨画牡丹,水墨画牡丹,前人偶尔有之,而徐渭用水墨大笔写意画牡丹,其淋漓多致,独具标格,前无古人。徐泪画牡丹含色而用墨,求其素雅,体现自己孤高自洁的个性,并有富贵庄严之相。


第二段画葡萄。徐润以葡萄为题材的作品较多,该画卷葡萄用笔用墨比牡丹更为放纵,形象也更为概括,画葡萄叶笔触满纸飞动,墨法中渗透着一种激烈豪放的情感,笔行如奔,势如骤雨急来。

写葡萄枝干,运笔如连绵大草,屈伸播结而扭曲,行笔奔放,具有很强的力量感和运动感。飞白的树干和湿笔的葡萄叶形成强烈的对比,既写出了枝干的坚韧,又拉开了叶和干的前后空间,同时又具有音韵的节奏感。葡萄叶的墨法丰富,蘸墨、破墨、积墨、泼墨并用,干、湿、浓、淡、焦五墨共存,形成苍润的质感对比。徐渭画葡萄果实往往取背光法,或勾、或点,取大势,舍细节,只用墨点点出一颗颗圆形的葡萄,并不画出细梗与果实相连,葡萄果实似乎是在枝叶间跳动,显得生动活泼。第三段为芭蕉,墨的运用在该段中推向了奔放的高潮。


徐渭在塑造形象的方面有自己的方法和特点,中国画在本质上体现着自然客体再现与主体精神表现的统一,徐渭写形,大量含弃一般的细节,抓住主要的形象特征和神气,使其形象更加典型,特征更为强烈。芭蕉叶大,在画面上分量很重,也为墨法的运用提供了广阔的天地。该图中芭蕉运用泼墨法,画叶先为没骨,所用水墨极侈,有时甚至采用把水墨倾在纸上,再根据墨迹的自然形态加以收拾。徐渭画蕉叶中侧锋并用,运墨即是用笔,有时在墨叶上再以破墨法加勾叶脉,有时在淡墨泼就的蕉叶前再用浓墨大片挥洒,行笔快而见气魄,达到墨汁淋漓、挥洒自如的效果,浓墨的蕉叶看似被水渗化为毛茸茸一片,但实际上笔行却很简略,气极清而不浊。蕉干用淡墨勾写,用笔概括、流畅而笃实,墨法和笔法有机地统一在一起。在这段芭蕉中,徐消挥毫之时已不是凭借理性而刻意安排,而是进入“不以目视,而以神遇”之境,理性与非理性已经完全融化,规矩法度对他亦不复存在,因此,该面苞蕉具有一种超越理性的狂逸韵致和纯真的性情。(花鸟画技法教学)


第四段画桂花。芭蕉的激烈动荡在此复归安详,桂花叶的画法仍为蘸墨法,和卷首牡丹运墨的方法相似又更为严谨,对叶的笔触更为讲究和形的结合,花以小细墨点簇点而成,花和叶的每一笔都

既是物象的形态,落笔成形,又具有自身的笔墨美学内涵,笔墨中体现着创作主体充沛的情感。树干挥运挺劲有力,枝干的转折、穿插都合法合理,将聚散不一的几束花束串贯在一起,形成姿态婀娜的整体,点、线、面的组合富有很强的韵致。如果说上段的芭蕉是一种文士的颠狂情感的发泄,那么这一段则是书生静坐书斋的平静吟唱。


第五段为松树。松树是中国画的常用题材,多象征微岸高洁,不惧风霜,为文人志士言志之物。该段写苍松老枝,枝干苍辣,松针刚劲。纵观此卷,在前四段是以墨的挥洒为主题,将墨法的运用

发挥到了一种极致,用墨唱出高昂悠远的旋律,从这段起,笔的运用成为了主题,以笔法弹奏铁琵音,颇具高唱“大江东去”的激昂气势。


徐渭以侧锋画松干,中锋写松枝,枝干用笔浓重,落笔萧疏横斜,表现出松树树干的粗厚雄键,松枝的挺劲飞扬。枝干笔势偏方,转折有力,双钩后染以淡墨,配合用笔画出树干和树枝的凹凸感。


松针用中锋勾勒,笔笔有劲,大多为浓墨枯笔,松针密密重重,繁而不乱,笔笔都有交待,细看起来,有微风吹动、松针摇曳的感觉。此段松树在构图上更是透出不平凡的气概,只写松树中段树干一节,上端垂下松枝数根,然气势直冲画外,伴随着松针的扩张笔势,气势营造得特别宏伟,境界显得十分深邃。


第六段画雪竹。徐渭画竹采用墨竹和双钩竹法,明代写墨竹者多,用双钩者少,徐溜亦然,只偶尔为之,然雪竹则多用双钩。清代郑板桥题徐消画雪竹有过评议:“徐文长先生画雪竹,纯以瘦笔

破笔燥笔为之,绝不类竹;然后以淡墨水勾染而出,枝间叶上,罔非雪积,竹之全体,在隐跃间矣。”用板桥此段关于雪竹论述来对照这段雪竹,可谓无言不中的。竹竿、竹枝、竹叶皆粗头乱服,疾笔飞扫,皆为破断燥瘦之气,笔法中渗透着一种激烈豪放的情感,背景用淡墨留雪来衬染,使雪和竹相互映衬,整段雪竹笔态生动,雪意盎然。


最后一段画雪梅。五代徐熙画梅用勾勒填色法,传到徐崇闹,不用勾瓣,直接用颜色点瓣,创出没骨法。宋崔白不用颜色,纯用水墨,更有超然的精神。徐渭画梅,一般枝干以水墨一笔画成,不

用双钩,画花瓣则用双钩。该段为雪梅,其笔势紧接雪竹而来,树干用蘸墨法阔笔写出,用笔看似草草不经意却笔笔落在实处,虽然是用湿笔,但却写出了寒梅老干的苍劲,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树干一边留白,枯笔横出几枝疏干,一纵一横,一湿一枯,形成形态和笔墨上的对比,梅枝似漫不经意地别出,干湿快慢草草勾写,然而在这不经意处最具逸致,花瓣勾勒颇为精彩,有的只勾半边,有的略事勾勒,背景以淡墨浑染,留出枝、干、花上的一定空白,压雪寒梅形态即生。


该图卷中,松以前数段皆为物象实、背景虚,而雪竹和雪梅则物象和背景皆实中存虚,虚中生实,然全卷又浑然一体,毫无生硬连接之感,其原因一是全卷的笔势贯通,二是有松树老干大块淡墨

的巧妙过渡,其匠心独运,令人叹为观止。


徐渭画花草树石,是把这些物象作为有思想、有灵魂、有个性情感之物来看待,如此,他作品中的形态和神气皆源之于立意而出之于用笔,画物时,心中存有此物的寓意,下笔时即出此物的神

韵,因此说,徐渭的画,一笔一墨皆是形象,形象中的神,实乃自己个性、意趣和思想的体现。


徐渭对后世写意花鸟画的发展有很大影响,这点我们可以从郑板桥、吴昌硕、齐白石等著名画家的诗文题跋读到,也可以从他们以及其他如石涛、八大、李鲫、潘天寿等写意花鸟作品中明显感受

到。可以说,写意花鸟发展到徐渭是一个高潮,这一个高潮为清代的八大、石涛、扬州八怪为代表的又一高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由吴昌硕、齐白石继承并光大了这一传统的画风。


学国画到星禾 快速从入门到精通  

邀请国家一级美术师在线授课,独特的教学方式,帮助你快速入门

想了解更多培训信息,点击国画培训

直接加老师微信「165591613」:免费领取价值1280元「培训视频教程一套」


cache
Processed in 0.0039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