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首饰的心之命题:终结或新生


阿根廷设计师Lucia Feugas的作品《好啊!》,胸针,2018(国画培训


当保罗· 麦卡锡在《突变体》(Mutant,1994)中创造了一个取材于卡通、游戏、超自然与科学实验室的混合体时,我们看到的是当代艺术界中对身体与文化符号的探讨;13年后,当杰夫· 昆斯的《悬挂的心》以2600多万美元成功拍卖,创下当时在世艺术家的新高时,我们说“心”总是永恒的主题。(淅沥的雨润湿清晨的窗沿画法)


身体与心,一直在游戏。位于法国里尔的Alliages画廊将“Heart Failure”作为 10周年纪念展别具匠心:心是器官,代表人的物理存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可理解为“心脏衰竭”;心也是思想,是情感,是意识,这里则取“心之失败”。“如果心脏衰竭或失败,是终结还是新生?”,画廊主兼展览策展人Juan Riusech 在此发问,57位首饰艺术家则在此做出了各自的回应:在当代首饰艺术中,我们可以重新思考笛卡尔二元论中的线索。(用水彩画画一幅射手座


西班牙设计师Rosa Borredá的作品《神圣的心》,项链,2018



旧木器的表面往往会泛有一种柔润的光泽,那是物与人相伴的印证。Rosa Borredá (西班牙)在《神圣的心(Sacred Heart,项链,2018)》中用木头、金片、铁钉、线、清漆和蜡制造了一颗朴拙且带光泽的心,一颗爱的、受难的、神圣的心。这明显与宗教中普世教义有关:铁钉象征十字架上的耶稣,黄金则代表希望,命运可以铁面无私,也总有柔情蜜语。这条项链被选为展览的主视觉,似乎也在暗示展览的主基调:关于灵与肉的探讨,关于“心”的多重阐释。身体是灵魂的现世家园。而首饰在身体的“基座”(Pedestal)上表现出的不仅是佩戴的功能性,也是身体的衍生、情感的居所和思想的汇聚。 (甜美水彩草莓只需三步就学会了


意大利设计师Vittoria Ramona Pallechi的作品《菌托邦》,胸针,2018


“现代化学之父”拉瓦锡曾言:“自然界中无生无灭,物在相互转化”。自然界中,凋零、腐败、死亡、再生,生命循环往复与此,神奇如斯。意大利设计师Vittoria Ramona Pallechi 的《菌托邦(Mycotopia,胸针,2018)》,灵感来源于生死可共存的奇妙生物——真菌。这个曾长期被认为是植物或者动物的物种,直到现代才终于独立成界(世上生物分植物、动物、细菌,加上真菌,共四界),Pallecchi 在这里将身体变成枝干,孕育出五枚形态各异的“真菌”胸针。首饰在此不再是身体的附庸,而是与人共生。(水杯与白玫瑰的画法



意大利设计师Gigi Mariani的作品《伤痕》,胸针,2018


对于“心”的思考不可避免与个体经历、情绪相连。专注古金匠技艺的意大利设计师Gigi Mariani以擅长“金玉其中,败絮其外”闻名。《伤痕(Scar,胸针,2018)》的设计沿用了他的招牌风格:直接、简单、深刻,但背后却是细致匠心:18k金被覆盖在乌银下,表面经加热与手工打磨,形成破坏、磨损的类似古代文物的粗糙机理,珍贵的金属则完全消隐于内。横亘在首饰中心的颗粒线取自制粒工艺,如缝合的伤口。(金秋尝味-红石榴水彩的绘画方法)



荷兰设计师Peter Hoogeboom的作品《碎珍珠项链》,2017


相比之下,荷兰设计师Peter Hoogeboom的《碎珍珠项链(Broken Pearl Necklace ,2017)》用陶瓷模拟出不规则且破碎的、裂口中空的珍珠,营造出脆弱伤逝的情绪张力。这种情绪在阿根廷设计师Lucia Feugas的《 好 啊 !(Brava,胸针,2018)》中成为鸡蛋壳和树脂等综合材质的对比,对人生中不完美的完美追求,融为一声喝彩的拟声词。(水彩画的冰天雪地画法


美国设计师Joshua Kosker的作品《毁》,胸针,2018


在美国设计师Joshua Kosker 的《毁(Ruin,胸针,2018)》中塑造的是一颗“日常之心”,镶嵌在足金中的其实是如玉的肥皂,肥皂意味消耗,但又与人有一种必需却无形的私密联系。(水彩菊花的画法全过程


澳大利亚设计师Nicole Polentas的作品《一,六,一,六》,项链,2017


造型具象的两颗心:一颗来自澳大利亚设计师Nicole Polentas。在《一,六,一,六(One ,Six,One ,Six,项链,2017)》中,解剖学的造型是真实,而心下方卷曲着的是古希腊文学中关于生活的抱怨与抒情。犹太设计师Dania Chelminsky带(在画画过程中的颜料对比扩散性和水痕)

来一颗“修复之心”:生锈的铁粉和植物根须一同融在心型树脂中。铁粉来自日常生活的收集,颜色不一,是不同时间历程的提示,同时也打造了器官机理,“一刀切”的两极分化,好似工人的蛮横干预与粗暴修复。(我们画画出门写生需要带什么


日本设计师Yu Hiraishi由2011日本大地震和海啸时的思考,设计的这款带有警醒意义的项链(如何用两张照片拼接成一幅画面)


比利时设计师 N i c o Delaide的作品《纽约失败的心》,胸针,2018


个体的存在与外界环境不可分。在日本设计师Yu Hiraishi眼中,人的焦虑来自不可抗的自然外力与潜在的社会威胁:2011年日本大地震以及海啸,死亡人数超过2 万,而连带引发的福岛核泄漏事件的灾害则无法估量。自此之后,公众迫使日本政府对核站做出新举措。流动的丝线在此象征未知,对比警醒的红色方块,是否该唏嘘人类的渺小?比利时设计师Nico Delaide将面对未知的忐忑转化为一段虚拟的故事,直接指向未来:这枚名为《纽约失败的心(New York Heart Failure,2018)》的胸针直接指向2050年中央公园的一块朽木,这其间有30年的时光穿梭可供想象。 (水彩画的海景蓝天和白云怎么画



伍艺麒的作品《心之梦》,胸针,2017


心的力量是无形的,可以来自梦境,也可以来自真实生活。中国的伍艺麒(WU YIQI)在《心之梦(Heart Dream,2017)》中将充满隐喻的私人化梦境转化为创作。她反复使用硅胶,模拟出梦中迷幻感触的胸针,最终转化成为佩戴在胸前的温(我们在学习水彩的时候会遇见常见十大问题

柔呵护。自学成才的多面手,西班牙设计师Juanjo García Martín将音乐、绘画和艺术首饰糅合在一起,形成他自己的独特语言:在《5 条心率图和1 个红点(5 Lines for your heart and a red dot,  胸针,2018)》中,他以充满童趣、诙谐的方式创作了一件充满故事性的作品:启动开关,好像“心脏”的红点会亮,而五条心率图也闪动起来。Martín还给这件作品配上了一首坚韧励志的小诗:“就算风暴来袭/ 我也不会跌下马背/ 就算他抛弃我/ 我也可以东山再起/ 因为/ 痛苦不过是柠檬和胆汁/ 音乐停止了/ 心脏停止了/ 哭泣停止了/ 在他永恒的步履中/一切又重启了。”(海边的晚霞水彩画全过程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