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群体智慧永远大于个体智慧

建筑师王旭


时间就像转轮,寒来暑往,兜兜转转。少年听雨歌楼上,壮年听雨客舟中,而今听雨僧庐下,人们不断成长,烦恼和困难也如影随形,个人的能力总归是有限的,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群体智慧永远大于个体智慧。(国画培训)  


从狭义建筑到广义建筑


传统的建筑不论是在建筑学的教育,还是在建筑这个行业,它所做的建筑,我把它叫做狭义建筑。AIM和SMART以及其他方面,称作是广义建筑。这其中的狭义与广义并没有褒贬之分。广义建筑可以是无形的,可以是抽象的,可以是一个生态体系。广义建筑最后可能不会以一个物理空间或者是物理模型的方式呈现出来。它要求创作者要具有非常深厚的建筑设计的功底,还有设计思维的体系。(画树的步骤)


雪山村震后重建景象


我们对于传统的狭义建筑的需求真在逐步的变化。因为世界的迭代和进化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尤其是现在越来越快,广义建筑需要了解艺术,了解心理学,了解社群的一个构造方式,运营方式,了解文旅产业,建筑教育未来的发展应该会往这个方向走。(树根的画法)




在穿针引线中进行长线思维(树叶的画法)


我们永远不是参赛者,甚至说是最终的结果都不是由我们来决定,但是竞赛的游戏规则以及是否能聚集更多的人来参赛,由于参赛的人多,所以最终的优胜者更强,这是由我们来决定。(中国画与西洋画的区别)


2014年4月26日现场设计


任何事情一旦无法落地的话,它就变得非常的冗长,或者说会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但恰恰是这样,这也是我们认为最有价值的。因为我们要去考虑落地,所以我们会去提运营前置,就是只有当你要对落地负责的时候,你才是长线思维。(中国画的立意)




惊人的不只是结果


运营在前置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个问题存在,是否这种前期的预设会有一个不确定性,在这其中有几个是令人非常痴迷的地方,一个就是算力,假如两个人在这里,就一个建筑或者一个创新问题思考了十个小时,两个人加起来就会有20个小时,乘以两人过往的经验,背景,所经历过的东西,那么这个算力就会比一个人的算力要大不止两倍,如果把同一个问题抛到一个竞赛里面的时候,有一千个人。每人思考十个小时。那就是1万个小时的。算力在后边。但是它所成的是这一千个人覆盖了全球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地域背景,不同的年龄,不同种族,不同文化,它所产生的一个非常综合的一个全球化价值观视野。所以说,同一个问题,如果交个两个人,会得到那两个人20个小时的算力,但如果交给AIM,会得到1万小时的算力,在时间,周期,相同的条件下,所得到的反馈,AIM是远远大于两个人的,从另一个角度讲,当他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或者说当他想要突破思维的界限,但是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就需要依靠竞赛这样的一个工具,就可能获取更多元的信息。(中国画的造型)


雪山村重建过程 




SMART的前世今生


最开始对于SMART的理解,认为是支撑AIM未来落地性的一个平台,或者未来要有一些窗口,一些资本,一些产业导入进来,AIM不仅是个竞赛品牌,它还是一个立足于文化传播视角的品牌,SMART更像是一个产业多业态。在我们的视角里边AIM是SMART的一个工具,SMART是一个更广泛的含义。(中国画的种类)


知青房


SMART是用来解决文旅产业中产生的问题的工具。在文旅产业中,要把整个产业生态里面的不同元素,不同物种,聚到一起,它是同行业协会的合作。同行业协会可能全是建筑师,全是开发商,我可能不会把真正的特长技术分享给同行,但如果是异业,例如一个人是做运营,而我是做设计,其他人做的是整个产业生态里面各个领域。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让你们知道,我是做设计里边的佼佼者,你也会告诉我你是运营行业中的领军者,你要讲你最擅长的,不怕其他人与你竞争,因为他们不是你的竞争对手,反而是能帮你带来业务,帮你做支撑的合作伙伴,所有人之间是一个相互支撑的关系。这个是SMART的逻辑,是一个产业链内的异业的联盟,在这里只会得到支持,不会有太多的同业竞争。任何有资格进来的人,都会成为他所在行业里边最顶尖的人,因为他得到了整个产业链的支持。(国画毛笔)


民宿-田姐家


SMART最后一个字母是T,training的缩写,意思是SMART基于教育。我们要不断的在一个新兴产业或是一个边界不断的变化的产业中,持续地提供给人们,新的教育新的提升的机会。(国画纸)


这几年SMART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好像突然是变成了一种产业行为,可以进入到任何地方,例如一个空间,商业空间可以,文旅可以,乡村可以,所以SMART中存在一个很复杂的机制。(树木着色法)


民宿-田姐家


精准的描述SMART本身就是一个难题。在我看来SMART就像是Apple Store,是可以给所有的硬件制造商,也就是能够我们未来所有的度假地产,文旅地产的开发商赋能,任何文旅地产项目,都要搭载SMART做一个系统和一个内容的下载。(迎客松树画法)


现如今无论是与政府还是企业合作,SMART的职责就是赋能,赋予能力,SMART并不是被作为某一个单一的咨询服务商,或者单一的产品的服务商。(柏树的画法)


民宿-田姐家


我们真正做的核心价值是去提升一个区域内的创新型人才的密度,这个是我们所有的动作所指向的一个点,也是SMART的核心价值。(杨柳的画法)


SMART平台是一个非常轻的平台,平台本身是不需要资本的,如果平台的工作者有十几个人,是不需要资本注入的,以我们现有的业务是完全可以良好发展的,作为一个平台。需要保证它的中立性,公正性和权威性,SMART不会成为资本角逐或者说商业里面的某一方。(椿与槐的画法)


民宿-田姐家


SMART本身有一半是公益性质,因为落地项目中间可能要运营的是政府的项目,可能政府会是真是落实到项目上了,SMART组织本身可能更多的是去在助力行业,然后进行业生态联动等等这些,我觉得它可能有一个基金池,那么有一些特别好的项目就可以在这孵化。(枫树的画法)


AIM其实在解决创新解决人才方面有非常大的一个优势,例如说用AIM去做文旅,无论我们需要什么资源,AIM都可以提供,AIM其实几乎可以用来做任何的产品,对人才进行征集。(中国画的颜料)


雪山人家




四步升级,走向巅峰


有一个四步说法,或者一直称作四个升级,这个里边排第一的就是ip。Ip的含义是你只有拥有了ip,其他人才能认知你。Ip具有唯一性。第二个就是人才,当拥有了清晰的ip之后,就比较容易聚集人才,就有机会把人才招募进来,吸纳并且沉淀下来。第三个就是关注的内容,真正意义上的有效的内容是基于你本土生长出来的内容,而这类内容就来自于第二阶段人才的引导,通过人才的引导,生成了独有的内容,这些内容才是真正想要的,有壁垒的。有特殊印迹的,血液的内容,这类内容其他地方不可复制,这点在文旅产业中特别的重要,所以说文旅一定是要具备唯一性和差异化,要有壁垒。第四个升级我们叫做社群升级。拥有良好的内容后,就会有一些粉丝,这些粉丝会组成社群,他们因为这个产品链接到一起,拥有共同的价值观,之后社群会对产品进行再创造,再次的延展,进而把它再推向一个巅峰,我们基于这四点,这四步升级去决定当我们推动一个区域的文旅产业发展时,会产生我们这种方法论。(中国画的墨法)



航拍雪山村




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


为什么我们喜欢AIM竞赛,是因为AIM竞赛给了我们机会,可以精准地抵达一个群体,同时又因为它有外延,有溢出,所以会让你收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品。这些意想不到作品的背后,可能是一些意想不到的人。你会发现原来还有另外的人对这个也感兴趣,这是你直接委托给任何人来做,都无法达到的结果。当我们与不同人对话,与不同弄群体对话时,我们所处的语境也大不相同,所以我们需要学习,学习如何与艺术家对话,与设计师对话,与创客对话,与投资人说话。每一次不同语境的对话,都是对这个群体一次深入的研究,所以在整个这件事情里边,我们会需要有一个设定语境的人。(中国画的用色)


AIM南京溧水民宿设计竞赛——云野民宿




土壤必须要肥沃


SMART有两大领域,一是文旅,另一个是乡创。乡创与我们乡村振兴的大计高度吻合。SMART之所以能够赋能,是因为我们可以带来最好的种子。这片土壤是贫瘠的,没有好的种子。我们便把艺术,文化,设计,ip等各方面的优质的人才带过来,但同时又会遇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有的地方我不小心掉一颗种子都能茁壮成长,有的地方我很小心地把种子栽种下去,种了一百颗种子,最后却颗粒无收?不同的地方土壤不一样,土壤就是我们官方主题叫振兴之土,也可以称之为乡村振兴之土,现在SMART已经具备了带来种子的能力。土壤是否肥沃,也是关键所在。(中国画的构图与透视)


AIM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留影


乡创和文旅,这是目前的两条SMART主线的交集所在,除非那种完全不对C端的乡村项目,多数的乡村项目,还是希望它有C端的客人来,不管是住民宿还是买农产品。但现在谈到乡村振兴时,很难不谈文旅这件事,很难不谈市民下乡,包括流量这件事情。假设我们把市民下乡这件事落实,把返乡创客这件事做好,但是土壤不行,例如说政策行不行?物业是否还有产权的问题?合作社是否成立好?让村民村集体有一个抓手,能跟外来的社会资本和创客对接,以及创客或者资本或者市民进入到乡村里边,不会发生任何欺凌,这个里边平衡问题如何解决?这些其实都是土壤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乡村振兴,才真的是既有乐土,又有种子,再加上温度,湿度,风,水等外界条件,才能茁壮成长(中国画的题款与用印)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