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松美术馆展览现场  (国画培训)


作为路易丝·布尔乔亚在中国举办的首个大型展览,继去年在上海龙美术馆展出之后,“永恒的丝线”第二站于日前在北京松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展出了艺术家创作生涯中的诸多代表性作品,除了其标志性的蜘蛛雕塑,亦包含了其上世纪40年代创作的“人物”雕塑系列、90年代创作的“牢笼”装置系列,及晚期创作的“织物”系列。在前一站展出作品的基础上,松美术馆的展览特别添加了12件作品,以期以一种细腻的呈现方式,更加全面、深入地对“永恒的丝线”这一主题加以诠释。(中国画的理念知识点)

 

布尔乔亚擅于在创作中运用符号,而丝线这一符号在其作品中则承载着诸多身份与含义,它既可以是其早期绘画作品中头发与扭曲时间的象征,也指向了其后期创作中对织物媒介及缝纫方式的运用。而从更为抽象的意义上来说,丝线在其作品中亦代表着母亲与孩子之间的联系……在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看来,丝线般扭曲的时间,以及有意识和无意识之间无休止的潮起潮落,正是布尔乔亚所有作品的一个总体主题,而“永恒的丝线”也可被解读为“一个无意识的、无尽的、永恒的领域,从中诞生了各式各样的,甚至有时相互矛盾的艺术形式。”(山茶花的绘画基本步骤)


《无题》281.9×215.9×210.8cm 布料、线、钢、骨、橡胶 1996




《情侣》48.3×15.2×16.5cm 布料 悬挂件 2001


在松美术馆前的草坪上伫立着布尔乔亚为人所熟知的巨型蜘蛛雕塑作品,这件名为《妈妈》的作品创作于1999年。蜘蛛是布尔乔亚心中母亲的象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其创作的灵感来源、形式、过程以及材料均体现出一种对母亲的认同。菲利普认为,巨型的蜘蛛不是抽象的反映,而是对她与母亲之间关系的多方面的、具体的形式化展示。同时,这也是一幅布尔乔亚的自画像,因为蜘蛛用它自己的身体吐丝织网,而布尔乔亚在强调艺术的物理领域的重要性时指出她从身体中创造了她的雕塑。(虞美人基本画法详细步骤)

 

展厅一层的空间展示了艺术家创作于1990-2000年代的作品,其中一件名为《无题》的装置作品以五件悬挂的织物象征了布尔乔亚的家庭,这既指代了其原生家庭,亦指代了其与丈夫建立的五口之家。与亲人之间的情感羁绊始终是布尔乔亚创作的内在驱动力之一。艺术家曾说:“我需要我的记忆。它们是我的档案。”晚年的布尔乔亚开始使用包括服装、床单、桌布、毛巾等在内的生活中的布料进行创作,这些饱含了记忆与情感的材料由此获得了一种新生,并得以长时间地被保存下来。在布尔乔亚心中,“编织、缝合和连接皆是象征,实现了她心中和解与补偿的愿望,隔绝了她因分离和遗弃而产生的如影随形的恐惧。”(中国山水的石头画法步骤)


《歇斯底里之弧》83.8×101.6×58.4cm 青铜、抛光铜绿 悬挂件 1993

 

展厅二层的一个空间呈现了两件悬挂的作品《亨利特》及《歇斯底里之弧》。前者的灵感源于布尔乔亚姐姐的义肢。而这件作品不仅是对姐姐的描述,亦是布尔乔亚对自身的影射。正如姐姐需要义肢才能弥补身体的缺陷从而可以行走,带有内心创伤的布尔乔亚则因为有了艺术才使自己能够继续生活下去。这种在他者身上进行自我影射的表现方式同样体现在《歇斯底里之弧》中,这件作品呈现了身体高度紧张与高度放松的状态,隐喻了过去对现在的影响,而不锈钢材料所具有的反射特点使观者在观看这件人物雕塑的同时亦从中看到了自身。(中画绘画的写意染色画法)

 

二层另一个空间的作品集中反映了布尔乔亚与母亲之间的关联。如果说布尔乔亚早期的作品更多是以一种复杂甚至是负面的情绪表现她对父亲的反抗与不满,那么其创作生涯后40年的作品则更多体现了对母亲的认同与情感。在该展厅中呈现的作品《蜘蛛》是唯一一件牢笼系列与蜘蛛系列相结合的作品。一个巨型蜘蛛的下方是一个装满了布尔乔亚生活用品的笼子,犹如蜘蛛结下的网。笼子中的物品包含了三个拔罐,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布尔乔亚曾用它们来缓解母亲的身体疼痛,“在这里象征地体现了她成为了保护母亲的角色,而这一角色也有助于减轻她自己的精神痛苦。”(中国国画鸡的绘画技法)


《蜘蛛》449.6×665.5×518.2cm 钢、挂毯、木材、玻璃、布料、橡胶、银、金、骨 1997

 

正如策展人所言:“布尔乔亚将自己喻为‘未被串起的木珠’和‘支离破碎如一块兽皮,被穿破而无望修复’。她渴望得到治愈,得到心理完整的心情,和希望找到问题源头的心情一样迫切。忘记并记住、治愈和探查伤口的过程:形成了不可分割的对立面,无休止地缠绕在一起,就像一个双螺旋。在布尔乔亚艺术的永恒主题中,结与缝始终如一。”(中国画的词用意详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