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16年磨一剑,泰康构建起一个序列化的收藏体系

近日,“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在798艺术区A07大楼开幕。该展览通过将当代艺术与中国红色时期的艺术并置观看,着力提示二者之间历史性、复杂性的关联,它可以被视作一则以机构为主体、强调收藏作为生产力的实验个案。  (国画培训)


▲ “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开幕式现场


作为中国大陆最早进行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金融企业,经过其创办的艺术机构泰康空间十余年的运营、研讨与梳理,至今已开创并树立起一个颇具美术史意义与规模的艺术品收藏体系,此中不乏相关美术史生长阶段中的标志性作品和代表性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山水画技法入门)


它从泰康学术研究和收藏体系出发,以当下为基点,重新审视过往,深入挖掘和集中呈现1942年以来中国现当代艺术历史与发展的复杂性。“中国风景”收录了泰康历年收藏中来自三个不同代际的55位艺术家逾70件不同媒介的作品,以及20世纪40年代以来涉及艺术与社会的各类重要文献。(山水画技法讲座)


本次展览策展人、泰康保险集团艺术品收藏部负责人、泰康空间总监唐昕说到,“中国风景”来源于泰康收藏十余年的积累,源自泰康空间以“追溯和激励”为理念不断深入的长期实践。一方面,泰康空间以帮助企业建立具有美术史意义的艺术品收藏体系为宗旨,对已经发生的艺术历史进行再研究,同时关注未来、探索艺术未来发展的方向。另一方面,泰康收藏通过机构为主体的研究和实践,将体系化、学术性作为目标,使收藏在这个意义上成为一种艺术生产的方式。(人物画技法视频)


在展览的策划思路上,有意悬置了常规的编年式的叙述框架,转而从单个作品和创作个体的观看、研究出发,力求重新发现其中的内在逻辑和复杂关系。它将1942年至改革开放前,改革开放至今,以及由当下向未来延伸的三种历史时间并置,从这三个代际的艺术家中选择那些最富时代敏感性的作品;“中国风景”将线性时序转化为关于历史与现实、传统与当代、艺术与政治等主题的九组平行叙事,深入提示中国改革开放以前的艺术与当代艺术之间的复杂关系,呈现出一种历史性的人文景观。(人物画技法入门)


▲ “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展览现场


早在2009年,泰康空间就在国内率先提出将收藏“体系化”的理念,其保藏实践与藏品研讨,可追溯至1930年代早期的中国现代绘画与摄影,早期的红色艺术以及建国后兴起直到1976年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等,也包括了中国当下最受关注的新艺术。泰康收藏对中国现当代艺术提供的基本历史框架、根源性问题的再研究以及艺术档案的保存,通过展览、出版、研讨等多样的形式在以泰康空间为主的专业机构发布。(写意人物画技法)


而泰康空间,自2003年起,在泰康保险集团的支持和赞助下,为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泰康空间的成长映射着中国当代艺术生态发展历程,同时作为金融企业创办的非营利艺术机构,泰康空间从经营模式到学术研究,成为在金融界和艺术行业中具有重要参考价值的案例。(名家教你画牡丹)


▲ 蒋兆和,《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1949

▲ 沈尧伊,《革命理想高于天》,1976


在展览的第一部分“起点:新时代的来临”中,《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是蒋兆和仅次于《流民图》的一件大尺幅作品,画面中的皴法与渲染技法已经跳脱传统中国水墨画的笔法。画家齐白石曾称赞这件作品“能用中国画笔加入外国法内,为中外特见”,画面中传达出“为表现新中国而努力”的艺术家立场,也是个人叙事与国家叙事之间的互动。(国画如何入门)


展览的第二部分为“讲述与聆听”。1949年,新的国家政权在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上表述其文艺政策。它要求文艺创作为新的国家主体建立全新的叙事体系。新政权的自我确认与合法性叙事有赖于人民的集体想象与认同,并将其在不同的代际之间持续地传递。新中国美术的发展围绕着为新的民族国家叙事创造视觉内容,让人民能够喜闻乐见地接受、认同乃至信仰、团结在其周围。1958年,《红旗》杂志提出,毛泽东同志提倡“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红色”图式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达到顶点,其中包含“三突出”、“红光亮”、“高大全”的创作准则,对毛泽东形象的神化塑造,对英雄主义的赞颂,以及“全盘苏化”的语言样式。(国画入门教程)


虽然红色美术特别是文革美术所承载的宣教内容、道德意义与叙述逻辑已随着那个时代的落幕而被彻底掏空和拆解,但它的基本图式、语言特征和情感能量,就像某种视觉暂留现象或身体的惯习,仍深植在我们的当代文化之中,并一次又一次以各种不同的面貌显现出来。后者同对历史有针对性的,有目的性的反思、审视和批判一道,构成了今日的一种现实。(荷花的画法)


▲ “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展览现场


展览第三个部分为“时代肖像:从国家到个人”。新中国的诞生,标志着一个从未有过的集体主义社会从此成为现实,文艺从此为国家意识形态所整合,服从于社会主义国家建设与发展的要求。 浪漫的、崇高的、英雄主义的人物形象,传递着集体主义价值观,国家、民族利益高于个人的准则。虽然典型形象带有特殊年代的烙印,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仍可以把它们看作是集体理想投射下的自我意识表达和个体塑造。只不过,在这些人物形象中,国家作为一个占主导地位、更有力和更突出的”大我",遮蔽了"小我"的个体生命叙事。(梅花的画法)


随着文革的结束和社会的解冻,独立的个体意识成为80年代,特别是“85新潮”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的精神底色。然而,这种精神性、反思性的个体重塑在90年代经历了巨大的落差。改革开放的深入,市场经济时代的来临,西方思潮对东方传统的冲击,消费主义的影响,大众文化的兴起……中国社会再次面临个人与集体,自我与社会,理想与现实等复杂关系的重新定义。(梅花写意画法)


▲ 谢墨凛,《叠No.038》,布面丙烯,170×170cm,2013

▲ 袁庆一,《春天来了》,布面油画,170×189cm,1984


展览的第四部分为“从神性到日常”。肖像画所描绘的对象如果不是艺术家本人(即自画像),其创作条件与种类往往取决于委托人自身的社会阶层。艺术家选用的绘画技巧可以反映他们所处历史时代发生的社会变革。新中国的成立产生了与新的政权、新的文艺方针相适应的艺术任务。绘画成为再现并向大众传播历史事件、意识形态、领袖形象的重要媒介之一。“文革”时期的艺术形成了人物构图“三突出”、英雄形象“高大全”、色彩使用“红光亮” 的特点。政治领袖形象的英雄化以及大规模文艺宣传所造成的个人崇拜现象,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中由狂热回归理性。(梅花花瓣的画法)


展览的第五部分为“中国风景”,我们通常对风景所做的“自然风景”与“人文风景”划分,区别在于人类是否将自己的文化特征叠加到风景之上,共同点却是人类对自己的所见所闻在身心感知,尤其是视觉感知上的体认。(国画教学服务)


▲ 张培力,《X?系列》,布面油画,99×79.5cm,1987

▲ 刘野 朝阳 布面 油画 60×40cm 1999 


展览的第六个部分为“传统与现代之间”。艺术的“传统”是经过代际间相传的、具有群体认同基础的形式与内容,趣味与情感。“现代”,作为一个舶来词最早被新文化先驱鲁迅、瞿秋白等人使用时,只取其直接文意即“现在的时代”。林风眠、吴大羽等人在杭州艺专的实践,以及1929年发生的“二徐之争”,让当时的知识界了解到“现代艺术”的面貌,也认识到中国艺术家对传统与现代的不同取向。与来自艺术家之间对艺术语言个体化的、自觉的判断、选择不同,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左翼的文学、美术运动有组织地开展起来,一个新的艺术实践体系积淀形成,这个体系以艺术的功能和服务对象为基石,同时重视艺术性的自律。(国画学习问题)


展览的第七个部分为“从形式到态度”。艺术家个人对于绘画语言的思考与实践通常在求学授课、自我组织艺术社团(如“决澜社”)、举办展览、发布艺术评论等公共活动中得到推进。典型的事件之一是1929年的“二徐之争”,即徐悲鸿与徐志摩就中国艺术家对西方写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的美学探索展开的论战。绘画形式的发展总是经历着来自艺术内部或外部社会的反思与批评。80年代出现了许多探索现代主义绘画语言的展览,艺术家通过画作与文本表达各自对于形式的追求。(国画梅花画法)


▲ 隋建国,《结构系列(云石)》,1993


展览的第八个部分以“观念的拐点”为主题讲述20世纪初的中国,西方的现实主义艺术传统因多种机缘被介绍进来,而后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的迅速传播,以及苏俄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等几条脉络相互交织,使得“现实主义”成为了一种显性的文艺思潮,也揭示出当时的时代特质。改革开放之后,政策的相对宽松为艺术表达的自由创造空间。同时,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在国内被译介,作品关注的人文主义及其观念化、哲学化的转向,对中国青年艺术家产生了启蒙式的影响。他们开始反思革命现实主义艺术的单一性与宏大叙事,试图表达个体经验和自我价值,将观念融入艺术实践。(国画梅花)


展览的最后一个部分为“造像与造形”。20世纪上半叶,一批雕塑家从西方带来了以现实人物为模特的雕塑理念和手法,向图谱化、象征性、服务于宗教的传统中国雕塑发起了有力冲击。一系列以民族英雄为主体的纪念性雕塑,开启了现实主义手法同民族的时代的需要相结合的探索。此后,新中国雕塑事业将现实主义融入革命叙事结合,以写实手法突出英雄形象的总趋向。从1950年代开始,随着新中国选拔留学生到苏联学习和交流,苏式的革命性现实主义雕塑也被引入中国。人民英雄、劳动模范、甚至普通人物都成为这一时期主流雕塑所表现的对象。(学国画的步骤)


▲ “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展览现场


经过16年的发展与沉淀,泰康对中国艺术生态的影响被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这种感受可能更多的是在投入资金与人力、物力,购买、维护艺术品、支持年轻艺术家创作上面,从而促进了艺术市场的稳定,鼓励了实验性创作的持续发展。(山水画技法)


▲ “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展览现场

艺术品收藏积累到一定阶段,它肯定有趣味和价值投射在上面, 当它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或是作为一种观念呈现的时候,对艺术家、艺术机构,对艺术史研究又都会产生一定影响,甚至起到干预作用。实际上收藏作为艺术生态中的一种力量,非常不可小觑,到2005年以后,收藏在中国伴随资本开始作为强大的力量出现。提起泰康收藏 ,也许可以用几个词归纳它的特点:昂贵、代表性、本土、体系化等等。而泰康收藏正是构建一个系统,构建一个序列化的呈现。(梅花树枝的画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