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张渔:水墨中走出来《知否知否》


《风声》


媒体对张渔报道的频率基本与国产影视剧上热门的频率一致。前不久,因为给火爆各大卫视和网络的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制作片头,又有一波观众和业界专业人士关注到了青年水墨画家张渔以及她的作品。细节描写丰富人物形象


自进入影视美术设计行业以来,张渔已经为《西游记伏妖篇》《画壁》《九层妖塔》《四大名捕》《奇门遁甲》《女儿国》等诸多大荧幕影片绘制精彩的片头或海报,她将中国古典文化、武侠魅力和传奇色彩描绘得仙气十足,意气风发。印象派画家画作核心内容是他的终身伴侣马特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片头原画,2018年


作为水墨画家的张渔,不同于传统水墨画家在艺术创作上传达的意境和思想,张渔用温婉素雅的水墨讲述着一段段人间的爱恨情仇,引人深思。他的绘画内容能让英国人满意


众所周知,中国水墨画是领先东方乃至世界的,从传统水墨画发展到现在,不乏张渔这样优秀的插画家将传统水墨的魅力通过古典美学与现代插画的结合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张渔最初喜欢上水墨画就是被水墨这种浑然天成的气质所吸引,寥寥几笔中就见到风度和灵魂,足见画家的心智和气度。一直是一种自画、一种清扫,清风扫尘埃的那种清扫


《咸阳道》


在张渔尝试的诸多画作中,不难发现,她钟意水墨人物的描绘。在她的画笔下,有美艳的女儿国国王,有金光闪闪的齐天 大圣,有神,有仙,有佛,有魔。张渔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一个个鲜活、洒脱的人物。平遥柴油机厂国际电影展主场馆改造设计


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片头中,伴随着悠扬的乐曲,一幅幅水墨画映入眼帘,展示一株兰草从发芽到开花的过程,就如同电视剧主人公明兰的一生,经历了波折之后终于迎来最后的绽放。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片头原画,2018年


将水墨画与影视剧制作结合,可以说是国产影视剧独有的特色和绝活。张渔将参与电影美术设计这项工作最早可追溯到她高三那年。“当时为一部与NBA合拍的电影制作了片头动画。随后考上北京电影学院,在校期间也为一些实拍电影做过片头及造型设计。”张渔说。《大卢舍那佛》石雕


“那时候基本都是合拍片,美术部门并未像现在这样有相对清晰的分类。所以在完成前期美术设计后,也会跟剧组参与拍摄制作,例如当时在参与电影《画壁》的制作时,完成美术工作后也应导演要求担任了后期视效及片头动画的制作。”《飘露紫与丘行恭像》石刻浮雕


《海上牧云记》工笔画像,2015年


电影《画壁》的片头是通过张渔喜爱的岩彩壁画呈现的。孔雀蓝、朱砂红、石褐等经典颜色在壁画上绽放魅力,层层累积的岩彩,随着光线变化折射出的晶莹颗粒,也凸显出异常微妙的质感,这绝对是摄像机和电脑制作不出来的东西。《菩萨立像》白大理石


张渔爱上岩彩起源于敦煌。几年前,她被敦煌的壁画感动哭了。“我此生受到的最大震撼就是在那里了。”受到敦煌壁画启发,张渔自那以后便开始了岩彩的创作。妖娆灵动、精美细致、韵味浓厚,既有复杂的壁画之风,又有浪漫的写意之情。在敦煌壁画的启发之下,她给《鬼吹灯》设计的壁画则更加精彩,受到网友和影迷的好评。《胁待菩萨》泥塑


《寂静》


《画壁》的艳惊使得各类影视剧的邀约也纷至沓来。正是在壁画与水墨的碰撞下,张渔可以驾驭更多电影制作的任务,除了电影美术设计,还有造型设计。参与电影制作后,张渔最大的感受是“不再只需要靠绘画进行自我表达,而是在限制之内同多方合作。过程中会汲取各种纷杂的知识再归纳消化,也会有更多的角度去看待人和事上。通过这些经验的积累在个人绘画上会有不一样的表现”。这也是参与电影美术设计后,给张渔带来的收获和享受。《彩塑一铺》泥塑施彩


“以前我认为画一张画,是要将思想态度表达出来,用故事来承载情感。但是现在作画的过程中我总会觉得高兴。画作的神韵往往会自然流露。难以驾驭的水墨,也让我有了随心所欲的感觉。”张渔说。商周青铜器鹦尊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