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苦行艺术家 | “流浪大师”沈巍


毫无疑问,你一定已经在微信群或者抖音快手上,看过下图这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了。艺术就是告诉大家不知道的东西


▲  “大师”在网络走红的视频截图


在被疯传的视频中,他滔滔不绝地谈《左传》、《诗经》、《了凡四训》、《菜根谭》等古书,聊保护中小企业的利益、稻盛和夫、医生私有化……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住在桥洞下、靠捡垃圾为生的流浪汉,怎么还有心情琢磨这么“知识分子”的话题。


不过,这位名叫沈巍的52岁流浪汉,其实“不差钱”。他大学毕业后,曾在上海徐汇区审计局工作,家里拆迁还得到一小笔拆迁费。“涂鸦”艺术后当代城市的自白


这就更吊诡了,为什么一个不缺钱的人会流落街头捡垃圾呢?




什么是苦行僧?


对于这一大多数人难以理解的生活方式,沈巍的解释是:


“我的手机里存着甘地的照片,我特别崇拜他,我愿意主动过苦行僧的生活,我不标榜,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无数个建筑或角落间的抽象视觉元素


▲ 印度著名民族领袖:甘地


作为手机壳和壁纸都臭不要脸地写着:“一个俗人,贪财好色”的一代人。我们恐怕得借助两大搜索引擎,才能准确理解沈大师嘴里“苦行僧”的含义。


“苦行僧”,又名Sadhu,是印度比较盛行的一种修炼方式。新一代的艺术家们所担负的不仅仅是美的探索


▲ 印度街头打坐的苦行僧们


苦行的人常常不在乎自己的外在形象,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认为自己的身体是罪孽的载体,是臭皮囊,必须通过极端的自我折磨承受肉体的痛苦,才能获得精神自由和灵魂解脱。


他们能忍常人忍不了的事情,比如长期断食甚至断水、躺在布满钉子的床上、行走在火热的木炭上、忍酷热严寒等,来磨练自己的意志和提高忍耐力。


也许你会说,这不是非跟自己过不去吗。偏偏有另一波人——艺术家,同样对这种“作妖方式”欲罢不能。这些被艺术家本人命名为“世界地图计划”


那么我们今天就来盘几位“苦行”艺术家,让大家更好地理解“苦行”这件事,也将沈巍其人看得更透彻些。



艺术和苦行僧


跟自己过不去的艺术家不在少数。


比如,美国一位83岁的艺术家Leonard Knight,就曾在南加州的一个荒漠里住了24年,建造了一座名为“救赎山”的作品。宾德奖以其专业水准和国际影响力


▲ 在荒漠里创作24年的Knight


生活在荒漠里,长期没有电、水、空调、电话,买点食物要去很远的地方,洗澡还要到附近的温泉里。


同时饱受着炎热和风沙等气候困扰。而陪伴Knight的只有一群无家可归的猫咪和一辆破卡车。几个小鲜肉演主演电视剧马上要开播了


4层楼高的艺术小山,全部由Knight一人,搬运当地粘土和稻草所堆积完成。


另一个艰苦创作的C位男孩,当属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复古广告的需要多看几遍才能体会


▲ 著名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


文森特至死都没有稳定的收入,靠弟弟接济,维持创作……相比沈巍“生前就走红”,他是从未尝过一丝丝甜。


如果19世纪有微博,荷兰人大概会把#心疼文森特#刷到热搜第一名。品牌商位很多都喜欢在广告中进行煽情,有一些用实力搞笑


再比如,华裔行为艺术家谢德庆,想通过一种苦行的方式,来探索肉体和精神的边界。


▲ 谢德庆作品(1978-1979):笼子


八十年代创作期间,他在笼子里生活了一年、每小时按时打卡打了一年、在户外“荒野求生”一年、与另一个人用绳子绑在一起一年。大众手机APP标配是哪一个


“生命是终身徒刑,生命是度过时间,生命是自由思考”。



不被理解,为什么还要苦行


这些艺术家的日子苦吗?


在旁人看来确实太苦了,且没必要,不体面。春节婆婆和妈妈的相处之道


那么他们自己是怎么说的?


“如果我的画卖不动,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但那一天终将到来。人们会认识到这些画要比颜料和我们花在上面的,我困顿的生计,更有价值……”


这封文森特给弟弟的信,证明其根本不在乎创作时经历的这些苦。春节回家都会有一些什么节目


▲ 《西西弗斯神话》


“就像西西弗斯一直在推石头上山,石头滚下來他又推上去,有时候你对抗命运的方式,就是尽力地去做荒谬的事情。”


生命的广度与深度在于你是否有全身心地去体验它。而苦行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极端的做法。飞猪就“搞了件大事情”


▲ 怀素《食鱼帖》


比如,当我们观看怀素的《食鱼帖》,可能无法想象到,古人的胸中为何能迸发出如此超维度的气息。


生命的广袤不在于接受信息的多少,而在于向内的挖掘。早起比什么都更管用的,是麦当劳的早餐


谢德庆认为自己的苦行,是对存在主义的一种践行。人的存在本来就是荒谬的,其意义必须要通过自身的存在来定义。


▲ 谢德庆《户外》


“欢乐并不能教会我们什么,痛楚、苦难和障碍却能转化我们,让人变得更好、更强大,认识到生活于当下时刻的至关重要 ”。


而面对多家媒体的苦苦逼问,沈巍几乎是在告饶:中国国际太阳能十项全能竞赛冠军作品长屋


“你觉得捡垃圾苦了?我的苦是因为你们整我才苦,我本身不苦”。


他早习惯了这种流浪生活,压根没觉得辛苦。旧东西就能变成新的“家用神器”啦



“天黑了,大师要睡了”


唔,支撑着艺术家们苦行的理由真是千奇百怪,值得提醒的是,苦,和甜各位都可以选。究竟是孩子的问题?还是书本问题?


无论我们选择哪种生活方式:是直接送到嘴边的甜,还是经历痛苦后一丝丝甜的奖赏,抑或让身体痛苦至死,都应该被尊重。


它们本没有高下之分,你可以自由定义自己如何存在。申城各校都组织开展了环保教育、劳动教育德育活动


等哪天流浪捡垃圾,和做家具、养竹鼠、焊铁器这种事,不会被大家像看猴子一样围观,那就证明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匮乏了。



而现在,沈巍还是每天被各地赶来的网红、网友们围得水泄不通,天晴时差点发生踩踏事件。手机画意摄影,最美不过中国风!



天黑了,大师要睡觉了。


有千里追‘星’的那功夫,诸位多看看书、丰富一下自己的真实生活吧,别永远盯着玻璃罩子里,那几个可怜的生存样本。封面极简风,彩色作品色彩清淡、温暖又明快



说到底,“大师”并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不过是围观者太low。调色可以让照片更加出彩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