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在红光下照射下,那些与BIAO有关的“潜影”

2019年4月12日,王功新的最新个人项目“潜影—与BIAO有关”于掩体空间开幕。展览从掩体空间的历史语境及空间形态出发,王功新运用既关联又对比呈现的方式,采用声光电等多种材料和物质媒介,营造出一种工作状态中的暗房式展览场景,来探讨一种复杂的历史与当下于“镜像”关系的视听体验。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现场报道。(国画培训)  

 

1995年7月,王功新在旅居纽约期间,应德国斯图加特市路德维斯堡10号艺术中心的约请,花费近一个月的时间在现场制作完成了《Biao》,作为首次在德的大型个展。此作品是用2000多张中国传统手工宣纸裱糊在所有展示空间的内部(地面、顶、墙、窗、柱),采用十张80x60cm的彩色照片复制出空间地面的原貌,并装置成以红灯为象征的暗房工作状态、照片浸于池中的药液中,全白的空间使其失去原“暗”房的功能。失效的药液将照片中的形象渐渐变色。(写意中国画牡丹)

 

▲ 王功新《裱 BIAO》,1995年,德国


作品《Biao》是将其原有的空间状态转换,在原有的架构上改变其外表。Biao: 裱—裱糊、表—外表或外部、表—时间的记录,是三者的同音。以中国传统裱糊的方式将柔软的、洁白的、其象征东方古文化的手工纸覆盖于以欧洲传统结构为主体并经历二战、冷战所留下的历史痕迹的空间外表、使人们步入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空间环境,从视觉到知觉直至传达到心理上对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战争、对抗、和平及东西文化融合的体验和思考。(工笔国画牡丹)


▲ 王功新《裱 BIAO》,1995年,德国


“王功新在装置创作中对灯光及液体间动态关系进行把玩,并颇具阐释意味地关联起材料与图像的关系:液体(显影液)在光照(红光等)下缓慢生成影像——不乏近似颜料在画面的组合与堆叠下对光影的捕捉。”(瞿畅)(牡丹白描水墨画)

 



4月12日,王功新以对应的时空关系为出发,通过五个展厅在作品材料与观念上的延续,在掩体空间中重新构建了仅于德国展出的项目《Biao》。拾阶而下,首先进入的便是一个充满历史想象感的空间环境。白色的墙壁四周挂满了1995年那场展览的图片与文献,在作品之外,对于二战历史的熟悉度很容易给观者带来共情的感受,并迅速地对所在空间在心理上产生了某种预设。(牡丹白描国画)

 

▲ “潜影—与BIAO有关”展览现场


随后便是一个圈。一个话筒在暗室红灯的照射状态下一圈圈地在地上划动着,仿若圆规一般精准。而在它的前方,话筒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透过音响,将放置于其上被蓝光显影的细砂振动不已。如果以人体器官为例,这间屋子仿佛是人的喉咙,那些历史、记忆与概念在上一间屋子(头脑)中生成与展现,随后将这些不可见之物通过话筒外放,作为一种声音或是时间的表达。(牡丹白描中国画)


▲ “潜影—与BIAO有关”展览现场


在第三个展厅里,王功新将掩体的地面割裂,开始又有了一丝《biao》的影子。在地下掩体的每一个“坑洼”里,有的被倒进清水,而有的则是显影液。这些“坑中坑”被暗室的红灯照射着,与24年前的作品彼此应和,彼此生成。(牡丹写意水墨画)

 

▲ “潜影—与BIAO有关”展览现场


缓步前行,下一个空间可以被视作是第三展厅的深入延续。在架起的水池里,散落着掩体空间地面的图像。10盏红色灯泡悬挂于其上,其中有2个保持不动,剩下的8个灯泡分为两组,在上上下下间交错浸入或吊离水面。同时,池子中的液体被引入顶上,又顺着吊起灯泡的线滴落而下,于起起伏伏之间构建了某种旋律性的节奏——它一方面仿佛是静止不动的,只是有时有规律地进行起伏;但在另一方面,那水面下的图像,也同样在缓慢地流动与变幻着。(牡丹写意国画)



▲ “潜影—与BIAO有关”展览现场


最后一个展厅则是这场叙事诗的结尾,是人体自上而下的传叙,内敛却又仿若高潮。六个灯泡并不十分笔直地排列在一起,但就在激烈的红色下,这些“点”与头顶那盏灯的“横”之间,仿佛构建起一种纪念碑式或十字架式的视觉感受,它们甚至造成了某种祭祀/历史感的神圣性错觉。而与前面展厅构成一致性的元素同样还包括红灯泡自身:永远是灯头朝下,即便灯尾不再有电线将其吊起。(牡丹画写意中国画)


 

▲ “潜影—与BIAO有关”展览现场




当然,值得明确的是,虽然此次展出的项目“潜影—与BIAO有关”回应到了1990年代艺术家的海外艺术生涯,但这或许也并不意味着是一种“重做”,或是对于个人经验的追忆。虽然空间具备相似性,但两次展览及其背后所属的时空关系更像是充满了互文性与互补性——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不同种族与文化在历史性结构层面的彼此中介,以及在当下世界所显现的种种历史性的创伤。


在秦思源看来,作为掩体团队首次以团队形式策划的展览,他们更希望在此呈现针对性的项目。而就本次而言,王功新所进行的便是穿插于历史间的针对性创作,同时,它们依然符合当下人们希望看到,以及还在探讨的问题与内容。(中国画工笔牡丹)

 


本次展览以“潜影”为主题的前半部分。一般而言,“潜影”共有两层含义:一是隐藏踪影,二是指在照相乳剂中,由于光的物理或化学的作用,在个别的结晶(一般是卤化银)中所形成的不可见的影像,在负片中经过显影使其变为可见的影像。就前者而言,展览所在的掩体空间成为纯正的隐藏踪影的绝佳场地,地下场所所独具的隔绝性使这里成为闭合的巢穴;同时,它又与后者相连,其阴影不经意间构建了一个“天然”的暗房,而王功新在其中的设置,更是将这种文字-图像-感受-想象间的链条打磨得更加牢固。

 


当然,如果严格来说,本次的掩体空间与148年前建成的德国路德维斯堡10号艺术中心并不完全相同。10号艺术中心的空间最初为德军的军马库,1946年二战结束后被美军作为军车库至1991年德国统一,近年来作为艺术中心,仍保留美军车库的原貌(地面上的停车番号及柱子和墙围上的颜色);而掩体空间则是当时驻华北日军司令冈村宁次修筑的地下工事。虽然10号艺术中心与掩体空间都源自战争遗迹,有着同时段(二战)、不同时空的历史记忆,但前者军马库与军车库的空间属性更像是“随时准备出征”;而对于后者而言,地下掩体里的气氛虽然同样弥漫着紧张感,但是它的属性却更偏重于“躲避危机”(即便它是在一个侵略者所占据的院子中)。(牡丹工笔国画)

 


于是,一个喻示着“守中之攻”,一个则指向了“攻中之守”,这不仅使得二者所隐含的文化气息又具备了差异性,并隐喻了个人/国家与文化在时代变革间的种种境况与策略,也与艺术家针对不同空间进行的设置进行了关联:在1995年的10号艺术中心,王功新用宣纸这一相对便宜的媒介包裹住了整个空间,将暗房的四周变为白色;而24年后,他却将整个空间设置得愈加黑暗。但也正是在这“一攻一守”与“一东一西”之间,两场展览仿佛是阴阳鱼的两端,表面上是对于作品的重新打磨与构建,实则呈现了西方历史语境与中国当代语境下在历史与思想结构上的融合、摩擦与碰撞,从而提示当下的种种问题。(水墨画牡丹图片)


▲ “潜影—与BIAO有关”展览现场



在王功新自己看来,本次项目与他曾创作的《布鲁克林的天空》有些相似,二者都很容易地会把观众带入一个充满想象力的空间——它是以王功新的个人经历,以及历史的时代背景为中介的,两端则连接着两种相似又不同的时空——这里有对于历史的想象,对于事件的回溯,对于纵向空间的延展,对于地面(历史)的 搜寻......(水墨画牡丹技法)

 

▲ 开幕现场,艺术家刘炜(左)和艺术家王功新(右)

▲ 开幕现场,艺术家王功新与艺术家张培力

▲ 艺术家林天苗在现场

▲ 开幕现场,艺术家刘炜(中)和艺术家王广义(右)

▲ 开幕现场,原《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策展人、艺评家舒可文(右)

▲ 开幕现场,从左至右:策展人董冰峰、音乐人左小祖咒、艺术家刘炜、艺术家王广义


掩体团队的另一位成员董冰峰在接受“凤凰艺术 ”专访时表示,事实上,本次项目的回溯与相关性并不仅仅是24年前后的两场展览,也不局限于两个战争遗址式的艺术空间之间的呼应与对照;最重要的是,本次项目所真正回溯与相关的,是当下中国与九十年代中国生态间的特殊关联。在他看来,当下的中国当代艺术较90年代早已不再“野生”,但成长的代价却是原创性与实验性的消失。那么,当下是否还能找到空间去进行实验,允许艺术家对历史、理论与艺术创新的问题继续挖掘,成为掩体团队所最为看重的关键所在。而在同时,“必须要继续实验,我们要非常明确个人艺术展览和社会位置的关系是什么”。于是,本次项目在作品形式与观念的关联性背后,其本质是将90年代在柏林最紧张的政治对抗的环境下的作品拿回当下做一个重新置换,以去探寻当下中国在地点、政治、文化与历史语境下的种种张力与可能性。(水墨画牡丹视频)



▲ 掩体团队在开幕现场,策展人董冰峰(左)、艺术家秦思源(中)、掩体空间创始人彭晓阳(右)

▲ 开幕现场,从左至右:策展人谢素贞、艺术家喻红、艺术家刘小东、艺术家姜杰


艺术难以独立于社会之外,犹如艺术社会史学家阿诺德·豪泽尔(Arnold Hauser)所说的:你可以想象没有艺术的社会,但无法想象没有社会的艺术。因而,这便要求艺术家进入与他人的关系,进入一个自己存在其中而非外予的社会关系,而非进去“他者”的世界。(水墨画牡丹画法)



在这个世界上,绝大数艺术家都是被历史选择的;而只有极少数人,是在通过自己的创作去选择历史。如果说在一些艺术家那里,历史就像一本复写本,不同“版本”的历史在其中相互堆叠,等待着被发现的那一天;那么对于王功新来说,历史则更像是暗房中的那缓缓流动的显影液:它就在那里,却总是会显现出不同当下的样子。(水墨画牡丹入门)


▲ 掩体空间开幕现场

▲ 晚宴现场,艺术家蔡锦、艺术策划人翁菱、艺术家林天苗、西班牙驻中国的文化中心塞万提斯学院的院长易玛、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专员汤迪(水墨画牡丹步骤)



关于艺术家



▲ 王功新在1995年“BIAO”德国展览现场


王功新,1960年生于中国北京,1978年考入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982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87年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习。2002至2007年在中央美术学院担任客座教授。2013年获英国伦敦“奥利弗”戏剧金像奖最佳影像设计大奖提名。2014年获得纽约州立大学荣誉博士。现生活创作在北京与纽约。(荷花水墨画步骤)

 

王功新的作品曾在圣保罗双年展、台北双年展、上海双年展、日本越后妻有三年展、日本和多利美术馆、东京森美术馆、旧金山现代美术馆、纽约MOMA PS1、伦敦V&A美术馆、纽约皇后美术馆、德国ZKM媒体艺术中心、柏林世界文化宫、英国泰特利物普美术馆、澳洲NGV国家美术馆、古根海姆美术馆、柏林汉堡火车站国家美术馆、白立方画廊、日本福岗美术馆、伦敦ICA当代艺术中心、纽约布朗美术馆、上海当代美术馆、OCAT上海馆、尤伦斯艺术中心及中国美术馆等地展出。(荷花水墨画画法)


展览信息




cache
Processed in 0.0046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