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齐白石,中国近现代水墨画行家的生平

乡土的渊源,加上一个送上门,一个正好需求一把砍伐中国传统画的大斧子。这样一个木匠的齐白石就成了中国美术家协会的第1任主席,成了中央美术学校的教授。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流毒几十年,齐白石的木匠简笔划彻底把国画生生阉割了。(国画培训班)



他的行书一生未脱李北海窠臼,篆书至死也没有跳出天发神谶碑的藩篱。所说的的变革,就是把这些个碑学大师的金石味改成了刻刀刻在木实上的木实味。他的篆书用笔,改方起为圆起,尖收为平出,转折处加重顿笔,都是木实材质散松软和决定刻刀的力道和走向,要和在结实又硬的金石上的有很大区别造成的;尤其是他的行书,捺划翻腕,甩手儿出锋,更是木匠常用的手法,金石的结实又硬决定了石工和金匠都做不到这一些,而木匠容易,这就是齐白石书写艺术的整个神秘,一些也不高深。牡丹白描中国画

他游历过很多著名大山大川,他也从没有作为他去过的国画类别过一幅画,他画不来真实的山水,也画不像。这种山是一团黑的恶习,成了他的学生李可染乌黑山水的起源。牡丹白描国画


齐白石的确是一个有趣儿味的人,也是一个很现实的人,与他的出身和经历以及社会环境有关。既道士,又单纯,既怪癖高傲,又世俗。他的一幅润格告白书现在成了传颂的帖子:"卖画无论交情,君子有耻,请照润格出钱"。一个爱财爱钱的农民画家,活龙活现,不隐藏本色,活了一个大自在。白石翁也是个倔犟不承认失败的人。有诗文为证:"余宁肯饿死京华……","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牡丹白描水墨画

齐白石胸无点墨,在中华民国度大计出了名的。他从来没有就不看书,来客都很惊讶:他的画室里怎么一本书都没有。齐白石没有上过几天学,只读了不到一年的私学。在画上题的诗和非官方的顺口溜一样,根本不敢拿诗的平声和仄声、韵律、对仗等去要求,他的老师王闿运奚落他的诗是"薛蟠体",也就是大老粗的非官方的顺口溜,不是言过实际上。工笔国画牡丹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