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齐白石,中国画行家的毕生述写

更由于他多年以前花匠的学徒献身某种活动,失掉了绘画学习儿童功训练的最佳一段时间,功力不够,其笔下的梅兰竹菊似乎好象缺少了传统程式的基本定式,尤其毛竹的撇法,比较不细腻,不够讲究。他笔下的人物、翎毛、动物造型也比较幼稚。(国画培训班



徐悲鸿是看到齐白石画风里浓烈的非官方的气息,对传统文人画很大破坏性和冲击性,惺惺惜惺惺并利用齐白石罢了。有一则日志能还原出真实的齐白石,而不是四九年以后的掩盖污点的齐白石。(树根的画法)

他也很聪明,知道扬长避短,我学不来,我不是木匠吗,画家有几个是木匠出身的,所以齐白石就"逢人耻听说荆关""老夫看惯桂林山。"我就照我的木匠思维画。并洋洋得意地刻了很多诸如"木人、"木居士"、"老木"、"鲁班门下"、"大匠之门"表明自己身分的印。(画树的步骤)


再则他为了出势,一味以偏锋出锋,看似雄强,其实乡村山野缺少知识,竖划任意拉长,不知放收,人为造成很多雷同的平行直线;单字结体,却又过多搅扰,虚张声威生气,给人强烈的局促和压迫感,这也是乡村木匠雕刻花纹常常用的手腕儿。任意拉长,是为了垫补图案的空白;过多搅扰,又让人觉得好看。(书画保管)

吴昌硕开辟近现代花鸟画先河,诗书写艺术和绘画印修养各个方面,构图变化多种多样,笔力扛鼎,有高涨之气,文人画气息深厚。这些个,都是齐白石所没有方法比拟的。由于这个,勿以画价论画家的短长,更不可以以以竞拍价高低一锤定音。(专用名词)


cache
Processed in 0.0070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