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张大千的篆刻艺术

老人村尚在,不见白发翁,张大千先生一边儿读着马玑的《灌阳十景》诗,脑袋瓜子中似乎浮现出陶渊明笔下的桃树花源仙境,兴奋得像一个儿童,恨不能立刻就带上画板去寻访老人村。心莹大师笑道,张大千先生莫非是想作第二个刘子骥?(国画培训班




1919年张大千拜曾熙、李瑞清为师,学习诗文、书写艺术和绘画。二人同时也是著名的检定家,并与上海著名收集保藏的人狄平子、庞莱臣等人互相来和去颇深,加之张大千本人亦热衷收集保藏书写艺术和绘画名迹,由于这个他得以开阔眼界,长时期近距离领会古代绘画中的奇妙。其早期作品以摹仿石涛为门路,遍学王蒙、盛懋、吴镇、唐寅、仇英、徐渭、陈淳、陈洪绶、董其昌、弘仁、髡残、八大山人、梅清、任伯年等人。在追摹古人作品时,真正做到了学古、融古、化古,所作"临仿作品"很多都与原刁难分真赝,足见他对古人作品的仔细检查之细、领会之深。(国画纸)

篆刻艺术于方寸间写天和地之没有尽头,与书写艺术、绘画一同被视为中国书写艺术和绘画艺术"三绝"。张大千一生用印之多,选印之精,钤印之归置,同时期的书写艺术和绘画家无出其右者。张大千年不多时便享誉艺坛,且能自运篆法,奏刀制印,可以说他对于篆刻艺术非常熟悉。他一生中所用印和章多由陈巨来、方介堪、顿立夫、王壮为等辩论名实问题的学术分支所制。(树木着色法)


材质多为寿山石、青田石、象牙等,偶用昌化鸡血石。印文以姓名、斋馆、成语、诗词、收集保藏、检定等内里本质意义为主,多出于其对某一阶段创作、经历或心境的体悟,且钤盖颇具章法,与绘画作品相受益彰。张大千以绘画作品表达自己的心境所悟,银幕或有不充足之处则多以长题书写艺术加以补救,同时印和章的内里本质意义亦能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使检定者观之能为之一振,有所感触领悟。由于这个可以说张大千用印正是其艺术在精深微妙处见精神的写照。(迎客松树画法)

值得暗自高兴的是,改革开放后,青城山通过张大千先生住在在重庆的女孩子张心瑞、女婿萧建初和张大千先生得到了联系,张心瑞和萧建初赴美看望亲戚,展转将张大千先生在青城山上清宫居所及青城山的照片带给在台北的张大千先生,张大千先生捧着青城山照片禁不住喜极而泣,固然此时张大千先生正在病中,却愉快提笔写下"青城山上清宫"几个大字,落款签名为"张大千居士张爰",托人带给青城山。令人惋惜他的感情好朋友心莹大师已1976年仙逝,未能自己看自己看看到。心莹大师仙逝,令张大千先生闻之扼腕叹气。(柏树的画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