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张大千以绘画作品表达自己的心境所悟

张大千先成长时间旅居国外,但他对青城山的想念轻易时间的推移逾发强烈,进入了晚年后仍创作了数目多以青城山为题材的国画。他知道这辈子怕是难于再上青城山了,更不要说再去寻访青城老榷村,于是凭着对青城山的回想,想像创作了大型国画《青城老榷村》,了结他朝思暮想的青城老榷村之梦。国画《青城老榷村》在张大千先生的很多创作中并不显山露水,但却是凝聚了张大千先生一生的宿愿和对青城山的无限热烈地爱。(国画培训班)


从这以后张大千先生离去大陆,先后展转到台湾、印度、欧罗巴洲等地游历和旅居,最后在南美巴西定居,修建了著名的"八德园"。在"八德园"中,张大千先生将他对青城山的想念和深切留念倾注在"八德园"的景观预设中,各个地方表示出来现了青城山的风景元素,那边边就有青城老榷村的梦想风景。(国画毛笔)


60时代初,他在巴西创作了巨幅国画"青城全景国画画法山水",意犹未尽,接着次年又创作了《青城山全景图》,并提诗画上:沫水犹然作乱流,味江难望蜀醪投。平生梦接青城宅,掷笔还羞与鬼谋。(国画纸)


几年时间,张大千先生的足迹踏遍了青城山,但是有一个叫"青城老榷村"的地方,他却一直未能访问,现在他要离去青城山了,他没想到留下遗憾。易心莹大师是青城山继彭椿仙道长在这以后的又一位道学大师,几十年精研道教,著述颇丰,成了青城山道教的一代宗师。心莹大师除了在道学上有很高的造诣外,对艺术也颇有体会,张大千先生在住在青城山时,心莹大师常到张大千先生的画室与其辩论诗词书写艺术和绘画;(树木着色法)

张大千先生也常常访问心莹大师,与心莹大师一道儿研究辩论道家的保养之道。固然说张大千先生推戴佛学,身为佛门居士,但他对道教的道学一样敬重,尤其是对道家的自但是然、无为而治、境由心造等思想或者很有兴趣,尤其是道家的养成长命之道,更是钦佩,且心向往之。当他获悉著名的"灌阳十景"中有一个地方叫青城老榷村,便一直想亲临其境,探寻青城长命之秘,但一直到他要离去青城山了还未能符合愿望。(迎客松树画法)

心莹大师见张大千先生面露失望的神态,又说,但是清初灌县知县马玑作的《灌阳十景》,诗云:青城描不尽,客赏意何穷。翠竹窝栖凤,寒潭卧伏龙。离堆岚锁峽,洞口石生风。晚渡江沙白,灵岩灯火红。竹林飞夜雨,圣塔响晨钟。老人村尚在,不见白发翁。有诗为证,想必不假。(柏树的画法)

篆刻艺术于方寸间写天和地之没有尽头,与书写艺术、绘画一同被视为中国书写艺术和绘画艺术"三绝"。张大千一生用印之多,选印之精,钤印之归置,同时期的书写艺术和绘画家无出其右者。张大千年不多时便享誉艺坛,且能自运篆法,奏刀制印,可以说他对于篆刻艺术非常熟悉。(杨柳的画法)

他一生中所用印和章多由陈巨来、方介堪、顿立夫、王壮为等辩论名实问题的学术分支所制。材质多为寿山石、青田石、象牙等,偶用昌化鸡血石。印文以姓名、斋馆、成语、诗词、收集保藏、检定等内里本质意义为主,多出于其对某一阶段创作、经历或心境的体悟,且钤盖颇具章法,与绘画作品相受益彰。(椿与槐的画法)


张大千以绘画作品表达自己的心境所悟,银幕或有不充足之处则多以长题书写艺术加以补救,同时印和章的内里本质意义亦能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使检定者观之能为之一振,有所感触领悟。由于这个可以说张大千用印正是其艺术在精深微妙处见精神的写照。(枫树的画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075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