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张大千的人物、走兽作品中则兼取敦煌艺术

值得暗自高兴的是,改革开放后,青城山通过张大千先生住在在重庆的女孩子张心瑞、女婿萧建初和张大千先生得到了联系,张心瑞和萧建初赴美看望亲戚,展转将张大千先生在青城山上清宫居所及青城山的照片带给在台北的张大千先生,张大千先生捧着青城山照片禁不住喜极而泣,固然此时张大千先生正在病中,却愉快提笔写下"青城山上清宫"几个大字,落款签名为"张大千居士张爰",托人带给青城山。(国画培训班)





令人惋惜他的感情好朋友心莹大师已1976年仙逝,未能自己看自己看看到。心莹大师仙逝,令张大千先生闻之扼腕叹气。(中国画的题款与用印)

心莹大师见张大千先生面露失望的神态,又说,但是清初灌县知县马玑作的《灌阳十景》,诗云:青城描不尽,客赏意何穷。翠竹窝栖凤,寒潭卧伏龙。离堆岚锁峽,洞口石生风。晚渡江沙白,灵岩灯火红。竹林飞夜雨,圣塔响晨钟。老人村尚在,不见白发翁。有诗为证,想必不假。(中国画的装裱)

20百年40时代在这以后,在国画类别方面,张大千以学习元代王蒙为门路,继而着手追慕五代董源、巨然的画风。以体悟人家少的山、华山、雁荡山、峨眉山、青城山之天然变化为楔入点,以高远、平远的图式和独有尤其的笔墨技巧为手段,形成了一种极新的、充满古意的国画类别风格。(国画装裱技法)

在花鸟画中,他一方面追求宋代院体宏伟好看金碧的风格,一方面也多作大写意国画画法荷花和"没骨"花卉。在人物、走兽作品中则兼取敦煌艺术与五代两宋绘画独有尤其的地方,以极富力量感的线条和惊艳的色彩塑泥刻画形象,与之前清爽新鲜简淡的风格相比产生了非常大变化。(中国画的鉴别)


张大千先生指着《青城山十景图》上的幽深之处对心莹大师说,大师啊,听说这处有个青城老榷村,不知大师去过没有?心莹大师说,听椿仙大师提起过,清初灌县知县马玑作的《灌阳十景》诗也提到,在青城后山的大山深处,有一在社会上处世外桃园,其景堪比陶渊明笔下之桃树花源,村中多长命之人,世说人的生存七十古来稀,可老人村里**十岁的老人也不稀罕,百岁老人也常常可见。少顷,心莹大师抚着茶杯多少有些遗憾地说,我还真没见过。(人物画技法)

上个百年五十时代初,灌县教育界泰岳北斗余定夫先生翻山越岭亲身到青城老榷村考察。余定夫先生在实地察看了老人村后,写下了《重访老人村》诗二首。从诗的标题可知,余老先生是接着不停一次访问老人村。余定夫先生在灌县教育界日文化界久负非常大的声望,一向研学严密小心,诗文所记之事天然可靠。且在余定夫先生的诗中亦有 "凡此皆传闻,我欲得实际上。(人物画的临摹)


武陵再问津,桃树花旧相识"之句,证明余定夫先生数次实地察访老人村之物质的真实物质情形。惜乎余定夫先生实地考察青城老榷村在这以后过几年就逝世了,所据资料为其长子余昌一先生珍藏,故在相当长的时间一样的人不知青城老榷村的具体位置。(人物画的写生)



上一篇文章 : 张大千的绘画人生 下一篇文章 : 张大千书画拍卖价格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