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潘天寿的十年艺术理论研究

色彩的调配,要符合相比较强烈、明豁的要求。色彩取之于对象,根据需求,有时刻又应与对象不同。这是东方绘画的处置法。唐代以后,激励大家"水墨为上",墨竹是没有问题的,由于有很久的历史了,但也有人批评这是不合符合现实,于是改用绿颜色来画,效果反还不如墨画的好。-1965年浙江美院附国画讲座(国画培训班)


有理论方面,成篇于1960年的《听天阁画谈随记》,可视为潘天寿的十年艺术理论研究的总结赅括。在具体的艺术实践方面,其重要的艺术创作更是数承担不行数。依照黄专和严善錞的统计,在这一一段时间潘天寿共创作了近800幅作品。含有《鹰石山花》、《灵岩涧一角》、《记写百丈岩古松》、《长松流水》、《小龙湫一截》、《雨后千山铁铸成》、《雁荡写生卷》、《昏暗的天空的颜色空旷遥远看劲松》等等均创作于这一一段时间。中国花鸟画



"霸"既属于气的范畴,那末"悍"肯定是属于"法"的范畴了。潘天寿作品中的"悍"则具体表示出来在了他作画用笔以方笔强折和以指代笔的不纯熟、结实又硬效果上。众所周知,潘先生一生喜作指画。况且特长以生宣纸作巨幅指头画。花鸟画的情趣与意境

这是一种困难程度非常高的作画手段。所以他的生纸巨幅指画,幅幅可以称作中国绘画史上史无先例的绝代佳构!以手指头代毫笔来运用,其独有尤其的地方是可以达到生、熟之间,毫笔所达不到的奇异效果。当然,作指画的前提是很熟练驾驭了毫笔。由于这个,强有力量的骠悍、力能扛鼎的多变线条,就完整地表示了潘先生关于"悍"字的整个意义。中国工笔花鸟画

艺术有其真、善、美之最高处境,然此全从真实之现有世界而来。故不通世务、不心地光明的人情物理者,不可以以踏入其堂坳。--论画残稿花卉的类别

美就象火之热情,美有冷静之头脑,美有冰雪之聪明,美有自由之规律,美有没有边际之诚恳,美有极度之好意,美有至乐之境域。--论画残稿工笔花卉的白描

而这一切,皆缘于潘天寿独立高峰的文化自信,而潘天寿正是这条道路上的身身体的力量行者。工笔花卉的渲染


cache
Processed in 0.0153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