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潘天寿最大指墨巨制,尽显思想精髓与创作魄力!

西洋画的**是错觉的科学,国画的**是幻景的科学。实际上方桌的四面儿是一样长的,近大远小是眼球的错觉。国画根据作者和观众的心理要求,不受焦点**的限制,按想象合理团体银幕,这也是一种科学--艺术的科学。--1961年对学生语(国画培训班)



他觉得,虚实疏实是安置中最重要的问题,也是国画的重要独有尤其的地方。他说:"画事之安置,极重疏、密、虚、实四字,能疏密,能虚实,即能得空灵变化于景外矣。"山水画的写生

以虚实而论,他说:"大概实处之妙,皆因虚处而生,"即"以虚显实","老子说:'知白守黑',就是说黑从白现,深知白处,才能处置好黑处",所以,画事安置重在布虚,即着眼于空白。山水画的写生


实际上,摆实就是布虚,布虚就是摆实,无虚不可以以显实,无实不可以以存虚。况且,还要能"以实求虚,以虚求实际","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虚者实之为求虚,实者虚之为求实际",而"实中之虚,重在大虚,虚中之实,重在大实",于迫塞之中求空灵,空灵之中求韵味。安置中这种虚实相生的辩证处置方法,是他与众不同的成就。例如《睡鸟》,由于虚实相比较强烈,使银幕明豁无比,主点非常突出,一目理解,印象深刻,这就在于他虚实处置的妙处。中国山水画


两只睡鸟用重国画画法画成,是实;石块本实,为突出睡鸟,实者虚之;环境一片空白,本虚,但因画的是水边雏鸟,使人一看即知空白是水,这是虚者实之。画浅绛山水

这种大虚大实的处置,使银幕空灵开朗,韵味具有活力。又如《秋酣中国南部雁初飞》,一座极大的山岩布满了银幕,加上几乎与纸面平行的90度角形山头,使银幕处于迫塞之中,这是虚以实之,重在大实;但是这座山的三分之二未加皴,使近处的树树林道路层次清楚,这是虚中求实际,以虚显实;上面不多的空白处画一行初飞之雁,遂使人有天和地无限广阔之感,这是虚中求实际为求虚,画中的扳塞之气就消失了。这是他虚实相生的原理在实践中的运用。山水画的构图

画事之安置,须注意银幕内之安置,有主客,有合适,有虚实,有疏密,有高低上下,有纵横曲折,然尤须注意于银幕之四面儿四角,使与画外之画材有关联,生气相承接,自能得气趣于画外矣。--《听天阁画谈随记》画材安置于画幅上,须平衡,然须注意于灵活之平衡。灵活之平衡,须先求其不公平衡,之后求其平衡。--《听天阁画谈随记》(山水画的笔墨)

原来,潘天寿用指头作画,是为了在平常用的毫笔上发发生灾难化,通过这种变化,找到毫笔与指头之间的不同技巧和情趣,因此突破毫笔作画的常规,最后或者为了使自己的艺术得以开拓和创新。他深知"有常必有变"的道理,但是"常"易"变"难,变革越难,他越要往前走,尽管他谦虚地称自己是"钝根"之人用钝方法变革。(山水画)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