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潘天寿运指如运兵,排兵布阵,挪动造境

指墨兴起于明朝末代清初,起源于非官方的。指墨一道儿,或谓"偏侧小径"。然潘天寿却不涓细流,将指墨与笔墨同参造化,齐头共进。从历史的角度看,潘天寿没有疑问将指墨这种向来不登风雅之堂的"偏侧小径"发扬光大,这源自潘天寿独有尤其的天份和极具卓识的艺术理念。以指墨作画,筹划帷幄,作这么大幅且气象恢宏者,在画史上潘天寿真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国画培训班)


《无限风景》正是潘天寿"高峰认识"的绝色典范。潘天寿曾说:"有至大、至刚、至中、至正之气,蕴蓄于胸中,为学必尽其极,为事一定要其全,涉及艺事,不求工而自能无与对等。"《无限风景》整幅生气憾人,一股正大刚直贯穿银幕。巨石自银幕右侧斜倚,极险!苍松老干自悬崖下方向银幕左下角斜出而去,若"单鞭下势",更险!(人物画的临摹)


然苍松如小龙自左下方腾跃而起,一举"化险为夷"!且腾势而起、趁机而上、一上再上,至悬崖、至顶峰、至顶峰而上的风轻云淡。此时回望,画幅右下流出的一截清泉似乎份外令人喜爱,为险境增加了平衡的力量。这就是潘天寿的构图有经验,惊心动魄,制造冲突又化解冲突,造险、破险!冲战、破局!(人物画技法)

潘天寿说:"我想以奇得到胜利,一看使人惊到"。潘天寿正是以其见识,以其气量,以其奇绝霸悍,在传统国画的高峰之上愈加增高增阔。(中国画的鉴别)


吾国绘画,以笔线为间架,故以线为骨。骨须有骨气;骨气者,骨之质也,以此为表示对象外在生生存力之基础也。故张爱宾云:「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于用笔。--《听天阁画谈随记》(国画装裱技法)

1963年的潘天寿心里充满着雄心完成了这么巨幅的指墨《无限风景》,第二年1964年他又完成了平生最大的横幅笔墨巨制《光华旦旦》,这两件或可视为代表他指墨和笔墨两座高峰的记念碑,这真是他艺术的顶峰时刻!"老夫指力能扛鼎,不遣毛龙张一军"。(中国画的装裱)


潘天寿运指如运兵,排兵布阵,挪动造境。俯仰天和地,奔放方遒。在当时的条件下,他在这么很大的画幅中作画时甚至于没有方法看到画幅的整个状态。整个的"气"和整个的"势"都在他的胸中,整个的"险"和整个的"境"都在他的腕底。(中国画的题款与用印)

首先,潘天寿指出吸收或吸收外国艺术并不是没有先例--汉代以前,外国的艺术家们就曾来到中国;汉后数一百时代里,佛教曾强烈地影响了中国的艺术日文化;晚明一段时间,耶稣会传教的人的来临更为中国艺术引进了不少外国元素。其次,潘天寿觉得当时已经到了可不断吸收外来文化的成熟一段时间。(中国画的构图与透视)


他给出四点理由,那边边一些就是中国绘画在过去三千或四千年尤其长的历史中自身发展起来的特地的看方式在当时:「已经不易在未来掀开新路径,由于这个有不可以缺少吸收外来的新方法。(中国画的墨法)

我自己在几十年对这些个问题的深刻深思中也确信,跨文化的交流合成一体不论从哪一个方面看,总体上都是健康和生机流露的样子的,它并没有切断原来的艺术传统,尤其是当传统停止不前、产生危机的时刻。(中国画的用色)


笔墨取于物,发于心;为物之象,心之迹。--论画残稿(中国画的颜料)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