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潘天寿写兰,应从风格推王者!

"霸"既属于气的范畴,那末"悍"肯定是属于"法"的范畴了。潘天寿作品中的"悍"则具体表示出来在了他作画用笔以方笔强折和以指代笔的不纯熟、结实又硬效果上。众所周知,潘先生一生喜作指画。况且特长以生宣纸作巨幅指头画。这是一种困难程度非常高的作画手段。所以他的生纸巨幅指画,幅幅可以称作中国绘画史上史无先例的绝代佳构!(国画培训班)



以手指头代毫笔来运用,其独有尤其的地方是可以达到生、熟之间,毫笔所达不到的奇异效果。当然,作指画的前提是很熟练驾驭了毫笔。由于这个,强有力量的骠悍、力能扛鼎的多变线条,就完整地表示了潘先生关于"悍"字的整个意义。(国画砚)

中国成立着手的一段时间艺术家们所面对的问题和她们的保存生命情形仅有非常有限的熟悉。对我而言,完全从风格问题辩论潘天寿的绘画似乎好象更容易一些,这样可避开关于他身处的历史境地和政治影响这类更为复杂的话题,由于这些个话题其他学者比我知道得更多也可以谈得更深入。但是我在这处想供给一种「他者」的眼光,认识到仅就风格辩论也有片面性,至有些扭曲。(枫树的画法)


由于这个我想谈谈我们这些个外国人所熟悉的当年那一些艺术家所面对的境地,也希望以此方式记念潘天寿先生。(椿与槐的画法)


傅抱石早期的绘画推戴自我独有尤其别的性质,表示居士学者与天然的感情好接触;在这以后,一幅作于1964 年的绘画,偏重于表示群众大众精神,他的画中显露出来了平列成对的大农场工人,还有汽船和工厂烟筒的浓烟--红色的天空不再是乡愁的傍晚黄昏,而是工业污染,反映社会进步提升的正面的形象。(杨柳的画法)

近年国内拍场上偶有潘天寿的指墨画上拍,不少还拍出高价。2010年某竞拍公司曾高价交易成功过一件指墨《微风家燕斜》,此件拍品疑是仿制真迹《微风家燕斜》而来,只但是改头换面,将家燕从银幕的左上角改成左下角来了。2016年某竞拍公司高价竞拍之《欲雪》,也是疑点多多。2016年某竞拍公司69万元交易成功之荷花题材《清远溢香》,疑是冒名潘天寿的国画画法指墨。(柏树的画法)

2017年春拍,某竞拍公司估价280万元之《红运当头》,疑是克隆自中国美术馆藏的潘天寿指墨画真迹《棕树图》,只是在拍品上添加了个虫。总之,近年潘天寿的指墨画在拍场大有渐渐增多之势,买家或者要对潘天寿指墨画多加研究,维持几分警惕,以免受骗受到欺瞒。(迎客松树画法)

有理论方面,成篇于1960年的《听天阁画谈随记》,可视为潘天注定的岁数十年艺术理论研究的总结赅括。在具体的艺术实践方面,其重要的艺术创作更是数承担不行数。依照黄专和严善錞的统计,在这一一段时间潘天寿共创作了近800幅作品。含有《鹰石山花》、《灵岩涧一角》、《记写百丈岩古松》、《长松流水》、《小龙湫一截》、《雨后千山铁铸成》、《雁荡写生卷》、《昏暗的天空的颜色空旷遥远看劲松》等等均创作于这一一段时间。(树木着色法)



cache
Processed in 0.2280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