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潘天寿关于"悍"字的整个意义

潘天寿的绘画,呈现出的不止是一种迎着脸而来的正大刚直和令人拍桌子叫绝的奇异构图,还有一种能让你慢慢感触领悟的没有搅扰之意境。对此,潘天寿先生曾形象地说过:"石溪开金陵、八大开江西、石涛开扬州,其功力全从蒲草垫子中来","静则静如老僧补纳"。而"从蒲草垫子中来",就是指心要极静。艺术需求热闹,更需求寂寞,一种忘我的寂寞。心里等备一蒲草垫子,常常独坐一会儿,悠远悠远。。。(国画培训班

做人一定要老实,实事求是。但画画不可以以太老实,否则就没有艺术性。--课堂教学中对学生语(书画保管)


也许,当今的画家们,仍要从潘天寿身上看清他从传统文人画中一路走来,他的志向是重塑国画的雄强力量,他以他的出手、他的气量、他对银幕结构超强的控制力,一扫传统花鸟画的颓靡之气,在吴昌硕的金石路径上腾跃而起,屡攀高峰。(画树的步骤)


潘天寿先生主张花鸟画的安置,应以势为主,他说:"气要盛,势要旺,极力追求在银幕上造成繁荣灵动的生机和节奏韵味,以达到中国绘画特有的具有活力性。"至于安置的方法,他觉得是以"搜尽奇峰打草稿",选奇峰配奇峰,即以奇配奇,六特殊计。(树根的画法)


"霸"既属于气的范畴,那末"悍"肯定是属于"法"的范畴了。潘天寿作品中的"悍"则具体表示出来在了他作画用笔以方笔强折和以指代笔的不纯熟、结实又硬效果上。众所周知,潘先生一生喜作指画。况且特长以生宣纸作巨幅指头画。这是一种困难程度非常高的作画手段。所以他的生纸巨幅指画,幅幅可以称作中国绘画史上史无先例的绝代佳构!(树叶的画法)

以手指头代毫笔来运用,其独有尤其的地方是可以达到生、熟之间,毫笔所达不到的奇异效果。当然,作指画的前提是很熟练驾驭了毫笔。由于这个,强有力量的骠悍、力能扛鼎的多变线条,就完整地表示了潘先生关于"悍"字的整个意义。(中国画与西洋画的区别)


艺术为人的总称精神之形成结晶体,又为人的总称精神之粮食。--论画残稿(中国画的立意)

我们对另外一些画家的创作也应作如是观,还有更多卓越的画家为了绘画的新功用而改变自己的风格和构图。(中国画的造型)

在赞扬她们风格独自创造性和丰富性的同时,也要带着同情心来想象,是一些逼迫接受于她们的要求使她们迫于无奈做出改变。傅抱石的转变基于他对石涛绘画的研究,他将原本带有人物的浪漫国画类别转变成新纪元的景象,比如在画中,军人们正用卷扬机和缆绳在峨眉山的两山之间的低凹中输送物资。(中国画的种类)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