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潘天寿:笔墨取于物,发于心

潘天寿最早着手试验指墨画创作是在1930年左右,但技巧尚显幼稚,水平不高。1948年是潘天寿创作指头画的一个小高潮,这一年留下了《灵芝图》、《细雨蛙声》、《盘石墨鸡图》等多幅指墨画。"戊子"年款的《灵芝图》,构图简单,画一瓶,插两支灵芝,意境高古。(国画培训班


可清楚显露看出大致轮廓是用指甲勾勒的,用墨和涂色也都尚可,已经着手阶段的形成了自己指墨画的个人语言,但线条还没有晚年的老辣雄健有力量,尚显单薄。(中国画的种类)


同为"戊子"年款的《盘石墨鸡图》,上面有一段关于指墨画的题跋:"不作指墨三年矣,偶然现象着墨荒率殊甚,凭窗默坐,有忆铁岭高且园也,无奈何!"这段题跋,有些自谦,鸡的造型严密小心,笔墨洇散,构图讲究,是一件潘天寿早期指墨画优秀的作品。(国画毛笔)

舍取,必须合于理法,故曰:舍取不由人也。舍取,必须出于画人之艺心,故曰:舍取可由人也。知道此意,之后可以谈写生,谈安置。--《听天阁画谈随记》(国画纸)


安置,不止是技巧问题,还有思想内里本质意义与感情的问题,它是根据立意的要求而来,在构图过程中,感情、主题起着非常大的作用。(树木着色法)

如安置只着眼于方式,因奇求奇,玩弄技巧,是创造不出好作品来的。正如清沈宗骞说的:"因奇求奇,奇未一定要,而妖怪鬼妖怪之状毕至。"潘天寿先生在安置上很注意艺术技巧与思想内里本质意义的有机统一,这也是他安置上整个创造和得到成功的原因。(迎客松树画法)

笔墨取于物,发于心;为物之象,心之迹。--论画残稿(柏树的画法)


指墨兴起于明朝末代清初,起源于非官方的。指墨一道儿,或谓"偏侧小径"。然潘天寿却不涓细流,将指墨与笔墨同参造化,齐头共进。从历史的角度看,潘天寿没有疑问将指墨这种向来不登风雅之堂的"偏侧小径"发扬光大,这源自潘天寿独有尤其的天份和极具卓识的艺术理念。以指墨作画,筹划帷幄,作这么大幅且气象恢宏者,在画史上潘天寿真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杨柳的画法)

以虚实而论,他说:"大概实处之妙,皆因虚处而生,"即"以虚显实","老子说:'知白守黑',就是说黑从白现,深知白处,才能处置好黑处",所以,画事安置重在布虚,即着眼于空白。(椿与槐的画法)


画家追求个性的另一种方式是维持艺术作品的独有尤其别的性质,但为了更好地符合新社会的需求,她们也需求压制自己的个性,激励多元的创作。李可染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于 1964 过年画了一幅画,觉得合适而运用他所知道得清楚的漓江行船的场景图式来描画毛泽东一首战胜国民党的重要战役的诗词中的一句:「一百万雄兵过大江」。(枫树的画法)


这是将传统风格更换新用途的一个例子,看中去非常成功。但是这种取纳现成主题和风格的作法最后证明并非是中国传统绘画发展的令称呼心方向。(国画砚)


做人一定要老实,实事求是。但画画不可以以太老实,否则就没有艺术性。--课堂教学中对学生语(中国画的颜料)

cache
Processed in 0.0256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