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潘天寿艺术创作的高峰时期

美就象火之热情,美有冷静之头脑,美有冰雪之聪明,美有自由之规律,美有没有边际之诚恳,美有极度之好意,美有至乐之境域。--论画残稿(国画培训班


山无云不灵,山无石不奇,山无树不秀,山无水不活。--《听天阁画谈随记》(人物画的写生)



练笔在课堂,选取材料在天然,立意留心上(思想)。--转引自1980年五月二十八号《群众早晨出版的报纸》(工笔人物画的白描)


国画中的大虚大实,大疏大密,是为求银幕的清楚明豁,主体之点突出。由于人看东西,往往"心不在焉,视而不见", "触目横斜务必朵,赏心只有两三枝。"(工笔人物画的设色)

所以,画家作画,只要着眼于"两三枝",其他"心不在焉"的东西,一并予以省略,以至代之空白,使"两三枝"清楚,突出,给人印象深刻就好了。此所说的"有所得必有所失"也。如求面面俱到,巨细不遗,则反易消弱全幅力量生气之表示。(工笔人物画的作画步骤)

为高峰增高阔,这就是潘天寿先生的"高峰认识",而潘天寿也正是在这条道路上身身体的力量行。新国画运动着手于上百年50时代,尤其是1954年以后,文艺界着手调整在创作中对待传统的虚无主义倾向,在这样一个相对宽松的客观环境中,潘天寿进入了到了艺术创作的高峰阶段。他的创造力在这个阶段得到了彻底的释放,成功实现了作为艺术家的志向。(工笔人物画的配景)


在前几年深刻深思的基础上,以自50时代中期至60时代中后期创作的一批国画类别、花鸟绘画作品品为中心,潘天寿找到了一条古人没有走过的路。没有了古代文人画的荒疏野逸而保存了雅致,带有现代的积极乐观,同时又多了一份沉静。表示题材更是不拘泥小节,无论什么生存中目之所及都可画入画图。(写意人物画的发展)

作品所表示出来的意境也不再是旧文人画家追求"出世",而是关心注视自我的精神世界。(银杏树的画法)

他觉得,虚实疏实是安置中最重要的问题,也是国画的重要独有尤其的地方。他说:"画事之安置,极重疏、密、虚、实四字,能疏密,能虚实,即能得空灵变化于景外矣。"(芭蕉的画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064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