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李可染先生的书写艺术

"可贵者胆,所要者魂"是可染先生的自勉印和章。胆就是要敢于开拓创新,就是为了艺术要有牺牲自己忘死的胆量和勇气。魂就是精神,就是境界。以我的胆识,励精图治,创造时期的精神和自己独有的艺术精神。这便是这句话的意义。这样的话,绝对可以撼高大的山、扬各处,唤醒过现代中国几代艺术家的变革认识。李可染先生一向不追求高深难懂的理论,他自己的绘画脉络也非常清楚,但是他说的话整个实用,也全部说在血脉上。(国画培训班)  


以前,有人曾对我对李可染先生的书写艺术艺术前一阶段比后期好的观点提出过质疑。我实际上对李可染先生的书写艺术和绘画艺术给与很高评价,含有觉得可染先生书写艺术艺术后期的没有前一阶段的好,也并不是整个否决后期的作品,比如仅指线条的质感而言,没有疑问可染先生后期的作品是成功的。(工笔人物画的白描)

并且可染先生一流的线条品质影响了很多人,含有在当代独步书坛的上海沃兴华先生,实际上受可染先生的影响非常大,现在沃先生的很多作品中都可以清楚感觉到可染先生的影子。评价可染先生的书写艺术艺术前一阶段的比后期的好,是针对他个体而言,以一个大师的标准而言。假设就是把他后期的作品和当代书坛一些自夸会进入了书写艺术史的书家相比,又会是什么效果呢?有可能不言自喻。(工笔人物画的设色)


艺术家要特长学习,向传统学习,向同时期的人学习,黄宾虹老先生说,学艺术要多"交朋友",他广为各处寻找古今中外的作品,作为自己的吸收。我去访问他,发觉他家里各处都是图书写艺术和绘画册,真是只剩下了仅容面对面坐着之地。(工笔人物画的作画步骤)

原因之二,是一些坚决维持文人画传统的艺术家们身上存在的守旧倾向。这一物质情形可见于1947年发生在北平国立艺专的徐悲鸿与秦仲文、李智超和陈缘督三教授之间的争执。徐悲鸿力图用文人画之前他说的"古典"写实绘画传统和西洋画的现实主义来推进国画的革新,而作为"京派"画家的秦、李、陈三位,都曾得到过"国画学研究会"创立人金城的引导,在笔墨上颇有造诣。她们不赞成徐悲鸿用西洋画来改造传统文人画,不赞成把"单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西洋画主张逼迫接受于国画教学,应该说是有道理的。(工笔人物画的配景)

但是徐悲鸿当时着重提出"竖立新国画,既非改良,亦非中西合壁,仅直接师法造化而己"(徐悲鸿《新国画竖立之步骤》,原载1947年十月十六号《世界早晨出版的报纸》),除了"仅"字有极度意味外,着重提出"师造化"也的确是正好击中时弊的。(写意人物画的发展)


可染先生当然是不世的牛人,他的"生而知之"透漏在他异乎常人的语言方式。这是一种只可有一,不可以有二的语言方式,一种极具个性化的符号,它的存在表示了先生俯仰天和地,浩然叹气的胸襟,这不是每一个苦学者所可达致的。"生而知之",我们可以在未来找到科学的解答,而这种牛人的存在则是毋庸怀疑的,由于这只属于为数极少的人物。(银杏树的画法)


当然可染先生知道自己有"生而知之"的本能,但凭着他更深邃的智慧,认识到它的不可以靠,或者他甚至于看到一些恃一曲之才而毁掉自己艺术的聪心地光明的人,当白色昙花一现的时节过去在这以后,留下的是残枝干枯脱落的叶子。(芭蕉的画法)

齐白石晚年有个习惯,认画不认人。看完画以后,他将注意力转移到可染身上,问:"你就是李可染?"李可染忙赞成。齐白石高兴了,赞许道:"30年前我看到徐青藤真迹,没想到30年后看到你这个年轻人的画。"徐青藤即徐渭,是明朝著名的花鸟、国画类别家,其画以用笔豪放恣纵,萧洒洒脱,名重一时,对后世亦有极大影响。齐白石一辈子非常推戴徐渭,由此可见他对可染的赞扬。(杉树的画法)


二十百年五十时代,国画界变革的呼声日高,激励大家新国画。于是1954年后他以造化为师,屡下江南,探索"光"与"墨"的变幻。李可染的国画类别将光引画入画图面,尤其特长表示有山有树树林的地方晨夕间的背光效果,使作品具有一种模糊迷离恍惚、流光来回走的独有尤其的风格,形成了其作品的独有尤其风格。(梧桐树的画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067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