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李可染国画类别的风格,以"深秀谨密"四字赅括为宜

"可贵者胆,所要者魂"是可染先生的自勉印和章。胆就是要敢于开拓创新,就是为了艺术要有牺牲自己忘死的胆量和勇气。魂就是精神,就是境界。以我的胆识,励精图治,创造时期的精神和自己独有的艺术精神。这便是这句话的意义。这样的话,绝对可以撼高大的山、扬各处,唤醒过现代中国几代艺术家的变革认识。李可染先生一向不追求高深难懂的理论,他自己的绘画脉络也非常清楚,但是他说的话整个实用,也全部说在血脉上。(国画培训班)  



李可染国画类别的风格,以"深秀谨密"四字赅括为宜。深秀涵括着天然对象的特点标志,也涵括着李可染对水墨性格、水墨思想格调的独有尤其熟悉与把握。李可染国画类别的最大独有尤其的地方之一是喜用墨,墨色浓重并以黑色为主调。(藤蔓植物的画法)

在他的笔下,一片黑色可以千变万化,他的黑色不是单调不纯熟的,而是滋润亮堂的,他的黑墨色好象苍深绿薇,深而秀,灵而动,宽容着整个天然的美和心源感应。这出自画家对传统水墨的熟悉,出自他对水墨意境和意匠的把握方式和习惯。(中国人物画技法)


原因之二,是一些坚决维持文人画传统的艺术家们身上存在的守旧倾向。这一物质情形可见于1947年发生在北平国立艺专的徐悲鸿与秦仲文、李智超和陈缘督三教授之间的争执。徐悲鸿力图用文人画之前他说的"古典"写实绘画传统和西洋画的现实主义来推进国画的革新,而作为"京派"画家的秦、李、陈三位,都曾得到过"国画学研究会"创立人金城的引导,在笔墨上颇有造诣。(人物画写生技法)

她们不赞成徐悲鸿用西洋画来改造传统文人画,不赞成把"单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西洋画主张逼迫接受于国画教学,应该说是有道理的。但是徐悲鸿当时着重提出"竖立新国画,既非改良,亦非中西合壁,仅直接师法造化而己"(徐悲鸿《新国画竖立之步骤》,原载1947年十月十六号《世界早晨出版的报纸》),除了"仅"字有极度意味外,着重提出"师造化"也的确是正好击中时弊的。(怎样画石与山)


色彩的意匠预设要决断,最怕犹豫不决。预设颜色一定要思索问题到银幕本身的艺术效果,不可以以绝对根据客观对象。国画的色彩宜单纯,变化不舒服宜太大,通过预设突出一种调子作为基调,如尽量渲染夕阳的红,雨后的绿,别的色彩可以压低,需求浓的可以尽量浓,需求淡的可以尽量淡,总以烘托意境加强表示力为根据。(山的皴法)

国画中墨是主要的,要画够,明暗、笔触都要在墨上解决,着色只是辅助,加颜色时必须调的多些,切合实际防止干枯,老画家说要"氺灵灵的",才有光滑润泽的效果。(怎样画云)


基本功赅括了创作的基本需求,绝对是为创作服务的。假设不创作就无须乎基本功,好象不盖房子就无须乎打地基一样。"四人帮"一伙所说的"用基本功不赞成创作"的讲法,如不是假造现实歪曲,逼迫接受罪名,那就是愚笨不明事理。还有一种讲法,"基本功好,不相同定能创作",言外之意,创作不可以以,病根在基本功,实际上,不可以以创作,是由于没有在创作上下功夫,基本功仅仅是创作的一个基础环节,其他还要做很多很多工作,创作必不可以少的生存根基和多方面的修养假设有所欠缺,难于搞出创作,这能怪基本功吗?(怎样画云雾)

这种否决基本功作用的讲法使我想起一个笑话:独自一个人饿了,先吃了个火烧饼,不饱。再吃个白馍,还不饱。又吃一个小笼包,饱了。他说:早知道火烧饼、白馍无用,开头就只吃一个小笼包就好了。在基本功和创作的关系上,有的人也这么不深的见解,总想走灵敏方式,"毕其功于一役"。(怎样画水)


当时,齐白石正在摇摇椅上养神,画送拿到手头,他便顺手儿接过。最初他或者半躺着看,待看了两张以后,他已由不能自己地坐了起来,再接着看,齐老眼里放出亮光,身子也随着站了起来,边看边说:"这才是大写意呢。"(工笔人物画)


cache
Processed in 0.0162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