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李可染先生知道自己有"生而知之"的本能

"可贵者胆,所要者魂"是可染先生的自勉印和章。胆就是要敢于开拓创新,就是为了艺术要有牺牲自己忘死的胆量和勇气。魂就是精神,就是境界。以我的胆识,励精图治,创造时期的精神和自己独有的艺术精神。这便是这句话的意义。这样的话,绝对可以撼高大的山、扬各处,唤醒过现代中国几代艺术家的变革认识。李可染先生一向不追求高深难懂的理论,他自己的绘画脉络也非常清楚,但是他说的话整个实用,也全部说在血脉上。(国画培训班)  


"牛也,力大没有尽头,俯首小孩而不能志强。一生辛苦劳累,事人而安不居功。纯洁善良温顺,时亦强犟,稳步向前,足不踏空,形容无华,度量不凡,吾崇其性,爱其形,故屡屡不厌烦写之。"这是著名画家李可染多次题写在他的以牛为主题的作品上的跋语,牛是李可染先生一生喜爱描画的对象,从40时代着手,一一直到他生命完结,他留下了很多以牛为题材的精彩作品。荷花工笔水墨画

齐白石晚年有个习惯,认画不认人。看完画以后,他将注意力转移到可染身上,问:"你就是李可染?"李可染忙赞成。齐白石高兴了,赞许道:"30年前我看到徐青藤真迹,没想到30年后看到你这个年轻人的画。"徐青藤即徐渭,是明朝著名的花鸟、国画类别家,其画以用笔豪放恣纵,萧洒洒脱,名重一时,对后世亦有极大影响。齐白石一辈子非常推戴徐渭,由此可见他对可染的赞扬。荷花工笔

基本功赅括了创作的基本需求,绝对是为创作服务的。假设不创作就无须乎基本功,好象不盖房子就无须乎打地基一样。"四人帮"一伙所说的"用基本功不赞成创作"的讲法,如不是假造现实歪曲,逼迫接受罪名,那就是愚笨不明事理。还有一种讲法,"基本功好,不相同定能创作",言外之意,创作不可以以,病根在基本功,实际上,不可以以创作,是由于没有在创作上下功夫,基本功仅仅是创作的一个基础环节,其他还要做很多很多工作,创作必不可以少的生存根基和多方面的修养假设有所欠缺,难于搞出创作,这能怪基本功吗?荷花工笔国画


这种否决基本功作用的讲法使我想起一个笑话:独自一个人饿了,先吃了个火烧饼,不饱。再吃个白馍,还不饱。又吃一个小笼包,饱了。他说:早知道火烧饼、白馍无用,开头就只吃一个小笼包就好了。在基本功和创作的关系上,有的人也这么不深的见解,总想走灵敏方式,"毕其功于一役"。白描中国画荷花


天天儿做总结赅括,总结赅括什么?主要总结赅括自己的欠缺。人的进步提升有两条;一是发展自己的工作特长,一是改正自己的欠缺。这是铱炖钟淇飕盾,而改正欠缺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由于有点跑不行,欠缺是拦住前进道路虎,是向前迈进中的障碍。欠缺是自己觉得最困难、最画非常不好的地方。好象走路,后脚不向前,你只好永远逗留在那一个地方。写意水墨画荷花

假设你画非常不好树,就要花气力专攻画树,树画好了,就向前迈进了一步。一个特长学习的人就是特长认识欠缺,改正欠缺的人。客观物质的发展是永远不公平衡的,滞后点永远存在,物质总是在不断改正滞后点而逐层向前迈进的。我觉得我的画欠缺多,每克服一个欠缺、每向前迈进一步,都要交出坚忍刻苦的尽量尽量。写意国画荷花


我画画时总是在旁边儿放一个本子或一张纸,有所感觉就记上几句,是不断总结赅括的。天天儿做总结赅括,总结赅括很重要。我的总结赅括都是如实践中得出来的。没有实践,就没有道理论,有了实践而不总结赅括也不会有道理论,有总结赅括而不做系统周密的深刻深思,就不会有系统完整的理论。实践经验只有提升到理论上来,知识、技能才能巩固和发展,减少认识不清性。这就是毛主席说的,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过程。写意中国画荷花


李可染国画类别的风格,以"深秀谨密"四字赅括为宜。深秀涵括着天然对象的特点标志,也涵括着李可染对水墨性格、水墨思想格调的独有尤其熟悉与把握。李可染国画类别的最大独有尤其的地方之一是喜用墨,墨色浓重并以黑色为主调。在他的笔下,一片黑色可以千变万化,他的黑色不是单调不纯熟的,而是滋润亮堂的,他的黑墨色好象苍深绿薇,深而秀,灵而动,宽容着整个天然的美和心源感应。这出自画家对传统水墨的熟悉,出自他对水墨意境和意匠的把握方式和习惯。工笔国画荷花

可染先生当然是不世的牛人,他的"生而知之"透漏在他异乎常人的语言方式。这是一种只可有一,不可以有二的语言方式,一种极具个性化的符号,它的存在表示了先生俯仰天和地,浩然叹气的胸襟,这不是每一个苦学者所可达致的。"生而知之",我们可以在未来找到科学的解答,而这种牛人的存在则是毋庸怀疑的,由于这只属于为数极少的人物。当然可染先生知道自己有"生而知之"的本能,但凭着他更深邃的智慧,认识到它的不可以靠,或者他甚至于看到一些恃一曲之才而毁掉自己艺术的聪心地光明的人,当白色昙花一现的时节过去在这以后,留下的是残枝干枯脱落的叶子。水墨画荷花绘画技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