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李可染对艺术深邃的智慧

当时,齐白石正在摇摇椅上养神,画送拿到手头,他便顺手儿接过。最初他或者半躺着看,待看了两张以后,他已由不能自己地坐了起来,再接着看,齐老眼里放出亮光,身子也随着站了起来,边看边说:"这才是大写意呢。"(国画培训班)  



可染先生当然是不世的牛人,他的"生而知之"透漏在他异乎常人的语言方式。这是一种只可有一,不可以有二的语言方式,一种极具个性化的符号,它的存在表示了先生俯仰天和地,浩然叹气的胸襟,这不是每一个苦学者所可达致的。"生而知之",我们可以在未来找到科学的解答,而这种牛人的存在则是毋庸怀疑的,由于这只属于为数极少的人物。荷花工笔


当然可染先生知道自己有"生而知之"的本能,但凭着他更深邃的智慧,认识到它的不可以靠,或者他甚至于看到一些恃一曲之才而毁掉自己艺术的聪心地光明的人,当白色昙花一现的时节过去在这以后,留下的是残枝干枯脱落的叶子。荷花工笔水墨画


一幅国画类别的格调要统一,一幅画和一曲音乐一样,要有统一的旋律。一种表示方法是一种旋律,或是粗放,或是清秀。荷花写意中国画


不可以以单纯根据对象,比如画人物的用笔要和画风景的用笔要统一,远景和近处摄影的用笔要统一,假设人物题的画的工细,山石的格调又很粗放,就不协调。有时刻候表示对象仅用一种笔法便于单调,如皴山,点叶,可以集中笔法搀兑运用,但又要在多种笔法中求得统一。格调色调本身就代表一种思想格调。荷花写意国画


思想格调不止含有具体部分,也含有抽象部分,有人排异抽象部分是错误的,抽象和具体相联系,思想格调就更鲜明突出。荷花写意


一幅画要笼罩着一种氛围,有了氛围画才能活起来。齐白石说:"笔笔相生,笔笔相因,"也是为了一张画的气贯连,气贯连才有力量,才能具有活力。画人并非画跑的人才具有活力,静止的就不具有活力,小睡也可以画的很具有活力,具有活力就是气要联接贯通。荷花写意水墨画


中国国画从来没有讲究氛围。如说:"山中有龙蛇",就是贯气,又说"空旷遥远之气","含烟带雨","挥毫落纸如云烟","试着看看笔从烟中过"等等,都含有这个意思。国画类别中留出合适的空白亦有助于氛围的表示。荷花画白描

基本功是从非常多而复杂的艺术修炼的全过程中,抽出那边边有关准确反映客观真实的最根本、最困难、最带关键性的规律部分,给以重点集中的锻炼。这是在艺术创作前基本有经验的大储藏,也是一种严肃吃重的攻坚战。只有这些个最根本的规律被掌握被攻破了,以后在创作上一些具体问题也就比较容易解决了。荷花画白描中国画

原因之二,是一些坚决维持文人画传统的艺术家们身上存在的守旧倾向。这一物质情形可见于1947年发生在北平国立艺专的徐悲鸿与秦仲文、李智超和陈缘督三教授之间的争执。徐悲鸿力图用文人画之前他说的"古典"写实绘画传统和西洋画的现实主义来推进国画的革新,而作为"京派"画家的秦、李、陈三位,都曾得到过"国画学研究会"创立人金城的引导,在笔墨上颇有造诣。荷花画白描国画

她们不赞成徐悲鸿用西洋画来改造传统文人画,不赞成把"单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西洋画主张逼迫接受于国画教学,应该说是有道理的。但是徐悲鸿当时着重提出"竖立新国画,既非改良,亦非中西合壁,仅直接师法造化而己"(徐悲鸿《新国画竖立之步骤》,原载1947年十月十六号《世界早晨出版的报纸》),除了"仅"字有极度意味外,着重提出"师造化"也的确是正好击中时弊的。荷花画白描水墨画


cache
Processed in 0.0065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