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漳浦六鳌写生画画之行记录

(心不闲,隐居得再偏远也是白费,又忙了十多天。

此刻,提笔续写这篇潮汕游记,已是回瓜堂后的两个多星期。幸亏当时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写几句、粗略记录当天的行程,否则,经过这段时间的忙乱,旅途印象已被各种杂事挤得一塌糊涂、想写也无从下笔了。)(国画培训



出来玩,并无明确的目标和日程,任性随兴。(写意人物的小品画)


在南澳呆了三天,环岛巡游了一圈,该吃的海鲜已经吃过,该看的景点已经看过,是时候往下一站前进了。(山水画法)


晚上查看地图,虽然对梅州客家围屋很感兴趣,不过,最终还是决定往漳浦、厦门、福州方向,一路玩过去。


到酒店前台询问明天上午从南澳至潮汕高铁站的班车情况,美女们非常肯定地告诉我:有三、四趟班车,正常情况下,二个多小时车程可抵高铁站。(山水画)


网上预定了明天中午十二点往漳浦的车票,安心睡觉。(山水画的笔墨)



一夜无话,第二天七点半起床,洗漱完毕,吃早餐,收拾行囊,出发。山水画的构图


八点半钟,上车,启程。


沿海岸环行,路边的三角梅依然争红斗紫、热烈灿烂。


车辆悠悠晃晃,不紧不慢,沿途断续的上客、下客,看看时间,十点四十分,才到澄海,我暗叫不妙,按照这个速度,十二点是赶不到高铁站了。画浅绛山水


匆忙查看地图,发现澄海离高铁站较近,而且显示澄海有直达高铁站的专线快车。当机立断,下车,坐出租车至专线大巴候车站。


(叫出租车时有个小插曲:司机说路程很远、要加价,我问他是否熟悉该车站,他拍胸脯说是本地人、绝对熟悉,我把手机里高德地图的信息给他看:只有两个公交站的距离,怎么会很远?司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解释说这条路是新开的,以前一直要绕一个大圈云云。由于赶时间,我懒得计较,微笑上车,几分钟就到达目的地了。)中国山水画


上了专线车,问司机,答曰:四十分钟可抵高铁站,惴惴之心稍安。山水画的写生



十一点多,抵高铁站,取票、安检、上车:潮汕至漳浦,乘客寥寥,约略一半多空座。


至漳浦,颇冷清,人少车少,一下子转入慢节奏,优哉悠哉候车,勾勒了两幅速写。山水画的写生




换乘了两趟,辗转至六鳌镇,已是下午三点多钟。山水画的点景


镇上民宿不少,且是淡季,打折揽客,任君选择。看了几家,环境卫生、价格都差不多,随便选了一家住下。云水画法


放下行李,出门逛街。


六鳌镇,与国内大多数小镇并无二致,普通的街道、普通的集市,普通的居民,市集上很多地瓜、海苔,十字街头海鲜摊档也不少,价廉物美,(具体的价格现在己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现摘新鲜生蚝肉,每斤十元)。国画入门



从地图上看,古城就在附近,转了几街角,找不着北,询问路人,一位骑摩托车小帅哥从后面绕过来,热情指路,提出要载我过去,我还未来得及开口,帅哥又笑笑的䃼充说,他不是拉客的,不收钱,免费送我过去。由于地图上显示只有二三百米,我更喜欢慢慢逛过去,谢绝了他的好意。工笔花卉的渲染


走了几步,帅哥从后面跟上来,热情邀请我到家里坐坐、吃个饭什么的,我表面不动声色,笑着回应,心里却有点狐疑,仔细看着他的脸,年青、五官端正,面色和善,甚至还带一丝拘谨,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阴谋或恶意。工笔花卉的白描


然而,出门在外,初来乍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含糊其辞回应他的邀请,互相加了微信,道别。花卉的类别


来到所谓的古城,就是一些老房子,实话说,这几年探访过的古城古镇太多,已经审美疲劳,匆匆勾勒几笔速写,天色渐暗,华灯初上,打道回府。中国工笔花鸟画



回到旅馆,看手机微信,刚才街头偶遇的摩托帅哥发来个定位,邀请我过去吃晚饭。好奇心起,我翻看他的微信相册,内容平淡无奇,既无反动言论亦无邪教宣传,应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普通小镇青年。花鸟画的情趣与意境


犹豫片刻,还是谢绝了帅哥的好意。


帅哥表示理解,又说送些紫菜让我带回去,估计是担心我怀疑他是推销产品,还补充了一句:不要钱的。中国花鸟画


我笑了,好感陡升,挺淳朴的小镇青年!


想着,这事暂告一段落,临走时再约他出来吃餐饭吧。


(闲暇练习‘,非现场写生作品)


出门吃晚饭,街上多小餐馆,选了一家食客较多(准确地说,也不算多,只有两桌)的餐馆,红烧鱼味美可口,鲜汤配料太多,浪费了那么新鲜的海螺。原材新鲜,直接清水煮熟便是佳肴,配料纯属画蛇添足。水墨画白描荷花画


总体而言,性价比超高,饭饱水足,满意而归。花鸟画技法


(闲暇练习‘,非现场写生作品)


cache
Processed in 0.0064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