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背上画夹去写生,水彩画写生作品

晨起,洗漱完毕,吃早餐(酒店含早餐),可能是住客太少吧,品种不多,小鱼干,味鲜美,下粥愈香,吃了两大碗。(国画培训


收拾画具,出门,乘环岛公交车往深澳,并无固定目标,坐落靠窗位置,一路观望,见到合适的景色就下车。



启程不久,见田野那端耸立一白色教堂建筑,前绿野,后青山,极具画意。下车,沿田埂走去,路旁河畔一排三角梅,临水,灿烂盛放。再往前走,见几栏竹架,村民在桶里捞出湿海苔(即紫菜),摆放在竹架上,团成圆饼状,以便晒干。(杨柳的画法)


平生第一次实地看到晒海苔,颇新鲜。



找到适当位置,摆开画具,写生一幅。


往镇里走,穿街走巷,见一老民居,虽然墙壁有点斑驳削落、残垣断瓦,不过,规模尚存,依稀可见雕梁画栋、飞檐斗拱,韵致不减,昔日应是大户人家,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不胜唏嘘。(椿与槐的画法)


走累了,坐大树下小憩,嚼紫菜,喝本地土产的一种什么汤(据摆摊的大姐说是本地一种什么果熬炼的,味酸甜),画速写。(枫树的画法)



期间,有位年轻的尼姑骑电动车路过,见到我坐在路边写生,竟然停下车来,探头看了看,莞尔而笑,赞:“画得好!”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吧,我颇怀疑她是个演员什么的,这么年轻而且眉清目秀、笑容露出一口皓齿,实在不太像平时常见到的营养不良、面色黯淡的出家人。(国画砚)


镇上居民大多悠闲平和,围观写生时也是淡淡的、慢声细语发几句评论,有位老伯还善意介绍了附近一些值得写生作画的景点,感谢!(中国画的颜料)



午饭时间,打听了一下,居民说,镇上餐馆都差不多,于是,顺路就近选择,入座点菜,清蒸白金龙、鲜蛤豆腐汤、青菜,由于食材新鲜,几乎不用烹调技巧,煮熟即是佳肴。食指蠕动,一解馋思,连汤带汁吃得干干净净。(中国画的墨法)


懒洋洋出镇,坐车往北回归线广场。


广场耸立一雕塑,我不懂欣赏,不作评价。(中国画的用色)


沙滩漫步,一帅哥再三劝我坐他的小游艇,四十分钟环海水绕一圈,中途既不能停泊、也不能上岸,无法停下来写生,遂婉拒。(中国画的构图与透视)


广场附近客栈不少,大多是生意清淡,据说暑假、五一、十一期间,游客云集、一房难求。


沿海岸线徒步,走走停停,遇礁石,写生。



旁边有四位美女正在拍照,莺歌燕语,吱吱喳喳,伸腿扭腰,各种pose,甚至瑜伽动作、芭蕾舞姿都出来了,拍了看,看了又拍,反复折腾。(中国画的题款与用印)


似乎由于沙滩作背景,穿三点式并不觉唐突,美女们更衣换妆时竟然落落大方、旁若无人,丝毫不在乎正在旁边装模作样写生的猥琐大叔的色迷迷目光。(中国画的装裱)


我已经画完一幅,美女们还在拍照,一般而言,颜值与自拍时长成正比。闲聊几句,知道美女们是从漳州过来的,看到她们兴致虽高,摄影技术却不太出色,忍不住拿过手机帮她们拍了几张。(国画装裱技法)


美女连声赞叹:到底是艺术家,拍出来的照片就是不一样!(中国画的鉴别)


我老实招供:主要是你们长得漂亮,怎么拍都好看!


被美女们的热情感染了,我顾不上自己的老胳膊老腿、使劲蹦哒,请美女帮忙拍了二张。(人物画技法)


(晚上回到酒店,翻出两年前在海南拍摄的照片,明显感觉老了不少,叹一口气,光阴荏苒,岁月蹉跎,年年人空老,慵慵闲余生。也罢!)(人物画的临摹)



最后,皆大欢喜,依依道别,美女们意犹未尽,还在折腾。我则一路向前,边走边画。(人物画的写生)


暮色苍茫,风浪渐大,寒意轻袭,匆忙收拾工具,回到公路上,候车,(岛上有环岛公交车,双向对开,交通方便,很赞!),回城。


中午吃多了,不饿。决定换换口味,记得以前在潮州吃过的牛肉火锅,印象深刻,本地也有牛肉餐馆,尝试一顿,味一般,略失望,跑到海岛来,不吃海鲜,失策。(工笔人物画的白描)


沿街闲逛,景致寻常,并无太多惊喜。(工笔人物画的设色)


回房,码字写游记,整理画稿,沐浴就寝。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