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回乡隐居,多到城里打拼。

几单小业务凑在一起,收拾画具,辞别数瓜堂,下凡到红尘里忙了十多天,任由公号荒芜,惭愧!(国画培训


在城里奔走,感触颇多,当时曾想写几句、发公号,一是杂事缠身、太忙,二是静下来想想,很多所谓的感慨,于己虽是实情,旁人看来似有矫情之嫌,也就不了了之。中国画技法


城里一如既往的繁华热闹、生机勃勃,街头巷尾、商场餐厅、地铁上、办公室里每见帅哥美女如云,衣著光鲜亮丽,神态活泼开朗,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习惯了懒散的我,已经跟不上节奏。山水画简单画法


记起鲁迅先生的话:我看中国书时,总觉得就沉静下去,与实人生离开;读外国书——但除了印度——时,往往就与人生接触,想做点事。学国画需要准备


生吞活剥,唐突先贤,我改用一下,倒是切贴:我在数瓜堂时,总觉得飘在云端,就懒散下去,品茶参禅,虚度光阴;在城里时,往往回到地面,想做点实事,喝酒吃肉,看房买车。(花鸟画技法精讲)


在乡下虽有健康幸福生活的话,也多是空虚的幸福乐观;在城里即使是紧迫和辛勤的,但却是充满希望和活力的紧迫和辛勤。(国画临摹技法)


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回乡隐居,多到城里打拼。


不回乡下隐居,其结果不过不能栽瓜种菜而已。


但现在的青年最要紧的是“车”和“房”,不是“瓜”和“菜”。只要是活人,不能栽瓜种菜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历代名家山水画技法高清图例)






当然,如果非要吹毛求疵,城居生活美中不足的是:


一,通勤。时间太长,上、下班路上动辄要耗费一、二个小时;(怎么画茶花)


二,排队。坐车、办事(银行、医院等)、甚至吃饭、交钱都要排队,我在乡下被自由散漫惯坏了,在城里凡事都要排队,时刻考验我的忍耐极限。(中国工笔花鸟画常见问题50)


三,消费。嘴馋吃了个雪糕,有个牙根隐隐作疼,防微杜渐计,预约了牙医诊治,医生在我的嘴里捣弄了一会,说有些小窟窿需要修补修补,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几千大洋没了。草虫的画法


在数瓜堂,财政支出主要是买米买肉,蔬菜有百分之六、七十能够自给自足,不但不添著新衣,还扔了几套西装,虽然不详细记账,保守估计,每月开支总额应该不超过一千元。


一个小窟窿就填去了我的半年生活费,要是一个大窟窿,那还得了!想想就心疼。


不过,也要承认,城里几单小业务的利润,扣除在城里的各项支出,还略有盈余,能让我在数瓜堂活上好一阵子,乡下未必有很多机会让我赚生活费,这也是我赞美城市、尘根未净的一个重要原因。梅花技法






其实,我觉的最理想的生活方式是半乡半廓,半耕半读。


纯粹返乡种田,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不改其乐,那是圣人,非我辈俗人所能望其项背。梅花初期花蕾


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


这也是为什么千百年来只有一个陶渊明之故!


纯粹城居,则不能睡到自然醒,赖床看花开、听鸟语,采摘自己亲手种植的蔬果,在小院树荫下喝茶听书作画,亦是人生一大损失。枇杷的画法


“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之际,似乎很难体会得到“闲把史书眠一觉,起来山日过松西。”那份悠然自在、淡泊宁静的意境。写意花鸟画技法





滞留城里,闲暇时于数瓜堂念念不忘,揣想小院中的瓜菜是否干旱缺水、会不会有虫害侵袭,或又是三角梅该灿烂盛放了吧?瓜秧爬篱多高了?木瓜泛黄成熟了吗?……写意花鸟画


太多牵绊,未能学太上忘情,贻笑大方,奈何!


千年前庄子已一针见血指出:人类为物所役,愚蠢可笑。


几年前赫拉利(《人类简史》作者)也有同样的发现:工笔画染色方法


农业革命是人类发展史上最大的一桩骗局。


骗局的主谋是小麦、稻米和马铃薯等少数植物。


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植物,但其实是植物驯化了智人。


在1万年前,小麦是众多野草之一,只出现在中东一个很小的地区。但就在短短1000年内,小麦突然就传遍了世界各地,小麦在全球总共占据大约225万平方公里的地表面积。工笔画染色步骤


生存和繁衍正是最基本的演化标准,而根据这个标准,小麦可以说是地球史上最成功的植物。


小麦的秘诀就在于操纵智人、为其所用。智人这种猿类,原本靠着狩猎和采集过着颇为舒适的生活,直到大约1万年前,才开始投入越来越多的精力来培育小麦。


而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间,全球许多地方的人类都开始种起小麦,从早到晚只忙这件事就已经焦头烂额。(水墨画技法)


种小麦可不容易,照顾起来处处麻烦。


第一,小麦不喜欢大小石头,所以智人得把田地里的石头捡干净搬出去,搞得腰酸背痛。(山水画画法教程)


第二,小麦不喜欢与其他植物分享空间、水和养分,所以我们看到男男女女在烈日下整天除草。(水墨画基础入门)


第三,小麦会得病,所以智人得帮忙驱虫防病。


第四,不论是蝗虫还是兔子,都不排斥饱尝一顿小麦大餐,但小麦完全无力抵抗,所以农民又不得不守卫保护。


最后,小麦会渴,所以人类得从涌泉或溪流大老远把水引来,为它止渴;小麦也会饿,所以智人甚至得收集动物粪便,用来滋养小麦生长的土地。(专用名词)


智人的身体演化目的并不是为了从事这些活动,我们适应的活动是爬爬果树、追追瞪羚,而不是弯腰清石块、努力挑水桶。于是,人类的脊椎、膝盖、脖子和脚底就得付出代价。


研究古代骨骼发现,人类进到农业时代后出现了大量疾病,例如椎间盘突出、关节炎和疝气。此外,新的农业活动得花上大把时间,人类就只能被迫永久定居在麦田旁边。这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书画保管)


其实不是我们驯化了小麦,而是小麦驯化了我们。


“驯化”(domesticate)一词来自拉丁文“domus”,意思就是“房子”。但现在关在房子里的可不是小麦,而是智人。(画树的步骤)


小麦究竟做了什么,才让智人放弃了本来很不错的生活,换成另一种悲惨的生活方式?



我曾经调侃城里朋友,背负各种贷款,自甘堕落,含辛茹苦,沦为车奴房奴。(树根的画法)


反观自己,处境更惨:竟沉沦至花奴菜奴,为几棵植物牵肠挂肚、忧风忧雨,被无形的枷锁束缚着,连出门几天都不自由。如果再养几只鸡,那真的与囚徒无异,永远别想走远了。(树叶的画法)


然而,每天捡鸡蛋的乐趣又是一个巨大诱惑,我也不知道能抗拒多久。


半饥半饱等闲休,无枷无锁自在囚,苦耶?乐耶?(中国画与西洋画的区别)





由于数瓜堂的小院树木茂盛,遮挡了大部分阳光,又见缝插针种了一些花花草草,已无地方种菜。(中国画的立意)


于是跑到屋顶阳台上开辟小菜园,然而总是觉得局促狭窄,不能尽兴。


近期又翻看了不少英国花园、法国鲜花小镇的介绍,中毒愈深,不能自拔,雄心勃勃,计划回数瓜堂后,找附近村民租一亩半亩土地,把土地一分为三,一种菜,一种花,一养鸡,再搭个小茅屋(或树屋),用于喝茶静坐、参禅悟道。


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数瓜圃。(中国画的种类)


白天在工地边画画边浮想联翩,好几次晚上做梦都是数瓜圃的画面,其中一个画面是:大风刮掉了树屋一角,蒲团散落在菜地上,小茶桌挂在树枝上如挂钟来回摇摆……,醒来,睁眼看着无尽的黑夜,听着不远处马路传来的低沉车声,不懂解梦,叹一口气,有点沮丧。(国画毛笔)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业务完成,收工结账,归心似箭,当天中午连午饭都没吃就匆忙赶回数瓜堂。(树木着色法)


进堂的第一件事就是巡视前庭、后院、阳台上的瓜菜花草,令我欣喜的是,离开数瓜堂的二十天里,所有的植物都没有因干旱而枯萎凋零,这就是水培和双桶种植的优点。


阳台上的菜椒已挂果,豆角苗结了几条瘦长的小豆角,瓜秧已分枝攀出一米多长,当时光秃秃的洋葱头亦已发芽长叶,虽然由于缺肥,瓜菜大都面黄肌瘦、纤细孱弱,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国画纸)


门前三角梅依旧花叶疏朗,非如我所期待的花团簇拥,也罢。


窗前翠蔓交错、绿叶纷披,惬意!当初我执意不装窗帘,设想以绿叶为窗帘,现已初见成效,自己给自己赞一个!(迎客松树画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067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