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米哈伊尔·顾依达的艺术创作生涯



  他九十岁上普通学校三年级时,开始去一个职业画家那里听课。这是他的远亲瓦西里·契尔年科,他先后毕业于克拉斯诺达尔艺术学校和师范学院,那时正担任学校的绘图课和绘画课教师,并把一个小房间变成了散发着浓烈颜料味道的画室。他们在这里为学校写标语、画板报,进行水粉静物写生。老师把鲜花放在透明玻璃花瓶里,让大家用水粉写生。在老师的指导下,米哈伊尔在十岁时用油画颜料完成了他的第一幅静物写生画—上面放着一个陶罐和几只苹果的金色托盘。米哈伊尔从这时起对绘画产生了“真正”的兴趣。老师不会提出复杂的构图,总是让大家画一些简单的而又意想不到的东西。(国画培训


  有一天,老师拿来一双自己女儿穿旧的小凉鞋。米哈伊尔与老师的女儿是好朋友,他饶有兴趣地画出了这双穿旧了的凉鞋。当年,《旧凉鞋》在巴黎国际儿童画展上获奖。老师为自己的学生感到骄傲,而母亲感到惊奇:“为什么是一双旧凉鞋,它们有什么特别的吗?”但是少年画家明白了一个道理:对工作的态度和倾注到工作中的爱可以将简单的东西变成富有表现力的东西。当获奖的消息传到帕夫洛夫斯卡亚村后,谁也没有对此感到惊奇。米哈伊尔在作文《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中写到:“著名画家”。米哈伊尔有一个朋友把象棋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当他的朋友发现棋盘已经变成画板时也没有生气。足球教练责备米哈伊尔,说他很有运动天赋,但训练太少。音乐老师说,如果抽出更多的时间练习,他会成为音乐家。只有绘画老师从没有责备过他,因为他不需要督促,相反,很难让他停止画画儿。写意花鸟画
  1969年,米哈伊尔14岁,这一年他八年级毕业,准备报考艺术学校。帕夫洛夫斯卡亚村位于罗斯托夫市和克拉斯诺达尔市之间,这两个大城市都有艺术学校,但是米哈伊尔选择了克拉斯诺达尔市的艺术学校,因为帕夫洛夫斯卡亚村隶属于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当父亲发现他八年级毕业证书上数学和物理的三分成绩时,非常生气,说这样的学生“只配去拽牛犊的尾巴,而不是去报考艺术学校”,不准他去克拉斯诺达尔市应考,也没有给他路费。米哈伊尔从叔叔那里借了钱,瞒着父亲去了艺术学校。这些借来的钱在他到达克拉斯诺达尔市最初几天里就被人偷去,但是学习绘画的强烈愿望使他坚持下来。考试竞争非常激烈,他的竞争者们富有才华,准备得非常充分,还有些人很有经验,这些人不是第一次来参加考试。在考试过程中,他对一切都感到新奇,饶有兴趣地观察其他考生如何作画,并从中学到许多东西。对他而言,起决定作用的是构图考试,考试内容是设计出一个装饰图案。他甚至不知道装饰图案是什么,更不知道如何设计。老师做了简单的讲解,展示了几个花边样式。米哈伊尔·顾依达想出一个由小鸭子和芦苇交替组成的装饰图案,这个装饰图案显得有些幼稚,但鲜明而新奇,独树一帜。他在这门考试中得到最高分,使他成功进入克拉斯诺达尔艺术学校装饰艺术系学习。工笔画染色方法
  米哈伊尔·顾依达最幸福的岁月来临了,虽然缺吃少穿,与其他学生合租简陋的住所,但所有这些与美好的新生活相比,已经不重要了。他有时每天要画五幅画稿。一年之后,他的艺术素养有了显著提高。同学们学习非常用功,毕业时,他们班17位同学中有14位考入高等院校,实现了当艺术家的愿望。米哈伊尔·顾依达常常回忆他在克拉斯诺达尔艺术学校的老师阿拉·比留科娃,维克多·萨夫连斯基,亚历山大·扎伊采夫……工笔画染色步骤
  在克拉斯诺达尔市学习期间,他阅读“二战”后出版的Н.格《写给青年画家的笔记》达到入迷的程度,对作者的创作历程非常感兴趣。当时的他还极其欣赏К.科洛文对色彩、光和世界的看法。他在В.苏里柯夫的创作中找到了灵感,却对凡·高的(水墨画技法)
  作品无动于衷,只是把他的创作看作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并同情他的悲剧人生。但是后来当他在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见到了凡·高作品的原作时,他感到极其震惊,并获得了新的灵感。本书稍后还将谈到维拉斯凯兹、普桑和惠斯勒对他产生的重要影响。(山水画画法教程)
  米哈伊尔对学习非常迷恋,除了上装饰艺术系的课之外,他还上绘画艺术系的课,毕业时拿到两个文凭,绘画艺术专业的毕业设计是《库班河上的渔夫》(1973),装饰艺术专业的毕业设计是电话局内部装修。需要指出的是,1973年6月,毕业答辩结束后的第二天,他应征加入苏联军队。他首先在普斯科夫州接受新兵训练,然后被分配到波罗的海的苏维埃茨克(原来的蒂尔西特)服役。(水墨画基础入门)
  他在军队中的运气非常好,当领导知道他是职业画家时,给了他从事艺术创作的机会。除了士兵俱乐部的装饰工作外,他还为士兵画肖像。虽然这些肖像具有画稿的性质,但是行动和创作受到限制的年轻画家把自己的全部热情都倾注到肖像画的创作中。他在一年中画了那么多的肖像画,以致于在苏维埃茨克的文化宫举办了米哈伊尔·顾依达下士的个人画展。集团军司令员得知这一情况后,下命令把画展变成了流动画展。展品开始在集团军的各个驻地巡回展出,直到有一天在某一个地方失踪为止。(专用名词)
  在军队服役时,他还反复阅读经典作品。图书馆管理员感到惊讶:他不像他的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喜欢读侦探小说和爱情小说,而是选择陀斯妥耶夫斯基、契可夫、普里什文、秋切夫、莱蒙托夫、普希金、蒲宁、布尔加科夫、涅丘亚-列维茨基、弗兰克、列霞·乌克兰英卡等人的作品。(书画保管)
  1975年5月,米哈伊尔·顾依达复员,他立刻前往莫斯科报考苏里柯夫艺术学院。由于他是装饰艺术专业毕业生,招生委员会建议他去报考斯特罗加诺夫高等艺术学校。但是这所院校是纯设计类的院校,而他热衷于绘画,于是作为权宜之计,他又返回家乡,并在离克拉斯诺达尔市不远的伊利斯卡亚村找到一份工作。这是一间装潢师工作室。大家每天下午五点下班后都回家了,只有一个人不回家,这个人就是米哈伊尔·顾依达。从下午五点开始,这间工作室变成了他个人的创作室,他在这里思考、探索,准备考大学。他在这里完成了几件作品,并带着这些作品参加过几次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举办的画展。每周六他到一所中学给学生上图画课。(画树的步骤)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