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徐渭最实用的写意花鸟画作品读解

徐渭,字文长,号青藤老人、天池山人、田水月,明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其人多才多艺,在诗文、戏剧、书画等各方面都独树一帜,与解缙、杨慎并称明代三才子。然而,徐渭年少成名却屡考不中,曾为东南第一军事却数次下狱,晚景凄凉。(国画培训班)


其一生命运多舛、历经动荡,精神痛苦,而其画作却成为明代泼墨写意画的代表。书画大师郑板桥就曾在瞻仰过其作品后,发出“愿为青藤门下走狗”。可见其功力之深。(工笔花鸟画)


徐渭的泼墨写意花鸟画,别开生面自成一家。其花鸟画,兼收各家之长而不为所限,无论是花卉还是花鸟,皆一挥而就,一切尽在似与不似之间。(黄公望《富春山居图》)


徐渭《墨花》九段卷局部

其《墨花》九段卷将牡丹之雍容、紫薇之隽秀、竹子之萧疏、霜菊之孤傲、寒梅之挺洁的神韵刻画的入木三分,分别舒展九尺与五尺的梧桐和芭蕉,直冲画外,不见首尾,开泼墨写意花鸟画一路,其画极少铺颜色,只以杂色辅之。(吴镇《渔父图》)


杂色是什么?用今天的话讲就是高级灰。其泼墨花鸟画也引领潮流,成为当时代中国传统绘画的主流。其言“从来牡丹真国色,点染胭脂媚俗人”,从画中也体现了文人的致趣品味。(王冕《墨梅图》)


其《墨花》九段卷将牡丹之雍容、紫薇之隽秀、竹子之萧疏、霜菊之孤傲、寒梅之挺洁的神韵刻画的入木三分,分别舒展九尺与五尺的梧桐和芭蕉,直冲画外,不见首尾,开泼墨写意花鸟画一路,其画极少铺颜色,只以杂色辅之。杂色是什么?(张渥所作《九歌图》)


用今天的话讲就是高级灰。其泼墨花鸟画也引领潮流,成为当时代中国传统绘画的主流。其言“从来牡丹真国色,点染胭脂媚俗人”,从画中也体现了文人的致趣品味。倪瓒《渔庄秋霁图》



徐渭的写意水墨花鸟画,气势纵横奔放,不拘小节,笔简意赅,用墨多用泼墨,很少着色,层次分明,虚实相生,水墨淋漓。水与墨调和生动,貌似狂涂乱抹,其实物象、姿态、用笔都十分讲究,能收能放,虽有泼墨的名号,其实有势亦有致。倪瓒


徐渭《墨葡萄图》

徐渭最有名的作品便是《墨葡萄图》。他的水墨葡萄,串串果实倒挂枝头,水鲜嫩欲滴,形象生动,茂盛的叶子以大块水墨点成,风格疏放,不求形似,代表了徐渭的大写意花卉的风格。其题字从左上角压下来,整个画面上看,似乎题字压弯了葡萄枝,构图中有力量的均衡。张渥


徐渭在画中,将自己的书法技巧和笔法融于画中,使人觉得他的泼墨写意画简直就是一幅慷慨淋漓的苍劲书法。张岱曾评论:“今见青藤诸画,离奇超脱,苍劲中姿媚跃出,与其书法奇绝略同。王冕


昔人谓摩诘之诗,诗中有画,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余谓青藤之书,书中有画,青藤之画,画中有书。吴镇


”他的《墨葡萄图》,题诗的字体结构与行距不规则,如葡萄藤蔓一样在空中自由延伸,书与画融为一体。徐渭的书法造诣很高,其跌宕纵横的笔法有助于绘画艺术的巧妙变化。徐渭的书法和画法都极为娴熟,功底深厚,他的题字,如他的泼墨写意画,纵横不羁,洋洋洒洒;他的泼墨写意画,融合了精熟的笔法,意趣横生,极富韵味。黄公望



值得一说的是,徐渭虽一生坎坷,其画中却没有萎靡压抑及愤怒之情。按理来说,徐渭这般悲惨的人生,作品中除了狂傲不平之气,也应有对自己坎坷人生的哀叹。但徐文长的绘画中,笔墨清明,毫无污浊之感,并不让人感到压抑、愤怒,反而是潇洒单纯,笔下花鸟澄澈,不把负面情绪带给观画之人,反传导出美好的愿景。画梅花的颜料


纵观中国传统绘画历史,泼墨写意画是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一颗明珠,其经过了从如实写貌到水墨为格淡施颜色再到完全不用颜色只用水墨,越来越简淡雅致,体现了明朝时期的艺术品位偏好清正文人之风,注重神趣意态、文人风骨,而在如今,我们仍可从画中一窥前人风采。国画梅花用什么颜料


cache
Processed in 0.0189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