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画家心中的鳜鱼是什么样的

在淡水鱼的家族里,鳜鱼是一个凶狠的家伙,以鱼为食,横冲直撤,闹得水乡泽国不得安宁。它脊背隆起,且坚硬;口阔,下颌突出,牙齿尖利:身上缀着杂色斑点,样子极为难看。但诗人、面家却拿它人诗人面,是自有其缘由的。(国画培训)  


其一,它的味道鲜美。已故老作家、美食家汪曾棋就对它颇为珍视。他说:“鱼里头,最好吃的,我以为是鳜鱼。”“鳜鱼刺少、肉厚。蒜瓣肉。肉细,软,鲜。清蒸、干烧、糖酯、做松鼠鱼,皆妙。余汤,汤白如牛乳,浓而不腻,远胜鸡汤聘汤(《鳜鱼》)。”(人物画的写生)


级鱼最肥嫩的时节,一是初春,一是深秋。“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娠鱼肥”(唐·张志和《渔歌子》):“昨夜江南春雨足,桃花瘦了鳜鱼肥”(清·孙原湘《观钓者》):“碧芦花老鳜鱼肥”(宋·王庭建《题郭秀才钓亭》)。在古代菜诸中,“松鼠桂鱼”(注:概鱼,又名桂鱼、花鳜鱼)是苏菜中的一道名菜。乾嘉时的大型菜谱《调鼎集》中载“松鳜鱼”的条目:“取花鳜鱼肚皮,去骨,拖蛋黄,炸黄,做松鼠式。(工笔人物画的白描)


油、酱油烧。”如今“松鼠桂鱼”的做法,与古谐大致相同,去骨后的整条鳜鱼,拖淀粉,油炸后浇卤汁,只是将“烧”改为炸后“浇卤汁”。炸好的状如松鼠的鳜鱼端上桌时,厨师随即浇上精的国计,令人大开胃口。(工笔人物画的设色)


其二,“娠”与“贵”谐音,“鱼”与“余”谐音,象征“富贵有余”。齐白石曾作一画,上有一站鱼、一级鱼、一鳜鱼,题

款为“既有长年大贵,又可谓曰三余。人十七岁白石。(工笔人物画的作画步骤)


”这三余”老人在此画中没有细说,但在另一幅画着三条鱼的画中,在题款中有着详细的说明:“苦人有三余,‘余’宇谐‘鱼·之音。予亦有三余,日:画者工之余,诗者睡之余,寿者劫之余。九十一岁白石。(工笔人物画的配景)


李苦禅师承齐白石,卓然自成一家。他画的级鱼、站鱼、鳜鱼,皆浓淡墨写之,造型简洁传神。他出身贫寒,在进入晚境后,常画鱼蔬果品,寄托他对幼年生活的回顾,如《过秋图》,左上角画一尾肥社的紧鱼,右下部画一棵大白菜和几只菌子,纯用水墨;中部题长款曰:“曾记幼时家贫困,过年节,邻里鱼肉果品丰满杂陈,馈床袭鼻而至也。(写意人物画的发展)


而家中娱索寂然耳!癸卯夏六月忆写幼年事。”他对画道孜孜以求创新和突破,时有自警之意,在《连年有余图》中,用水墨画一概鱼一站鱼,题款为:“有清以来,画鱼者首推八大山人、李睛江两人而已。余则自邻以下矣。”(银杏树的画法)


八大山人朱耷,明室王孙。自清立朝,他有一腔国恨家仇,不得不隐姓埋名以避杀身之祸。他的画和诗,有一种刻骨铭心的身世之叹,与新王朝取一种对立的姿势。(芭蕉的画法)



他画过一幅跃鱼图,只有一条弧寂冷清且有点幅直的概鱼,停住在深水中,鱼眼向上翻,白多青少,鱼嘴张而不语,一腔痛苦和愤德可向谁言?!水深鱼寂,亦如他的生存境况。(杉树的画法)


面上题了一首诗:“左右此何水,名之日曲阿,更求渊注处,料得晚霞多。”用的是《世说新语》中的典故;谢万途经曲阿潮,看到水经曲折面洋蓄为湖,想到人应该有高深的修养,“纳面不流”。暗示自己如戴鱼历尽曲折,但复明之希望渺花,今后只有独善其身,保持崇高的气节。(梧桐树的画法)


当代画家中面概鱼的高手很多,如潘天寿、吴莞之、王雪涛、叶尚青、高冠华诸公,皆有其独到之处。(藤蔓植物的画法)


看过此文章的,还会看以下文章:

(中国人物画技法)

(人物画写生技法)

(怎样画石与山)

(山的皴法)

上一篇文章 : 春蚕到死丝方尽 下一篇文章 : 鲤鱼的画家笔下的形象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