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古往今来,牡丹才是老百姓的最爱

历代名家国画牡丹作品大赏(国画培训班)



清 马逸 花鸟画 工笔牡丹《国色天香图》挥寿平《秋海棠图》


《国色天香图》是一幅富丽堂皇的工笔重彩花卉图。图中的牡丹花开娇艳,明丽动人,色彩丰富饱满,姿态优雅,设色极其讲究,勾线细致圆润。《国色天香图》堪称“中国牡丹第一图”,是中国古代牡丹绘画最杰出的作品。龚贤《自藏山水册》



清 余稺 小品 清宫廷工笔花鸟画 牡丹 《花鸟图册》梅清《白龙潭》


此册共十二开,构图简洁、高雅,设色明丽妍美,笔法工整细腻,飞蝶、蚱蜢、小鸟的造型准确,栩栩如生,说明画家有扎实的写生功底。高其佩《九老图》




清 郎世宁 小品 清宫廷工笔花鸟画《仙萼长春图之牡丹》李方膺《墨梅图》


此图册分别描绘了牡丹、兰花、罂粟、萱草、荷花、梅花等艳丽多姿的花卉和体态生动的蝶、鸟。(水墨画技法)




清 恽冰《牡丹图》国色天香 花鸟画小品(郎世宁《佶闲骝图》)


款题“蒲塘秋艳,抚南田公本,女氏恽冰。”钤“恽冰”、“清于”印。作者以写实的手法,成功刻画了蒲塘秋日的丽景。(赵之谦《紫藤》)



近现代 于非闇《牡丹魂》国色天香 花鸟画立轴(虚谷《猫图》)


于非闇先生的这件作品,创作于1954年我国宪法公布之日,表达他欢欣鼓舞的心境。作品主体是一株牡丹和几只小雀、数点蜜蜂。(任伯年《松藤斑鸠图》)



近现代 于非闇《玉堂富贵图》国色天香 花鸟画立轴(戴进《金台送别图》)


奕正神采,“松脆隽永”,心存浩然,“很有兴味。”(林良《鹰鹊图》)



近现代 陈之佛《牡丹富贵图》花鸟画立轴(吕纪《寒雪山鸡图》)


陈之佛的工笔花鸟可谓别具一格。他的创作,殚精竭虑,汇古创今,开拓了前无古人的新意境。(沈周《庐山高图》)


傅抱石给陈之佛的《寒梅小鸟》题过这样的两句诗:“雪个已矣瓯香死,三百年来或在斯”。意思是说自从八大山人朱耷及恽南田死了以後,这三百年来花鸟工笔画的创作大概就算得上陈之佛了。(唐寅《事茗图》)



北宋 佚名《牡丹图页》花鸟画小品(蒲华《墨竹图》)


图绘牡丹花后魏紫,花冠硕大,重瓣层叠,娇艳华贵,左右以绿叶相衬。(吴昌硕《梅花图》)



明 唐寅《题牡丹图》花鸟画立轴(高剑父《芦苇蜻蜓》)


《题牡丹图》是唐伯虎的一幅画作,牡丹虽富丽,但亦有卓尔不群的傲然之气。(黄宾虹《黄岳灵泉院》)



近现代 于非闇《蝶影牡丹图》国色天香 花鸟画立轴(齐白石《蛙声十里出山泉》)


20世纪20年代,于非闇曾从齐白石学篆刻和写意画,30年代改画工笔,在北京画坛环境和张大千等的影响下,攻摹宋画,写赵佶瘦金体书,成为北京地区工笔花鸟画的领军人物。(于非阁《牡丹峡蝶》)


于非闇的工笔花鸟,其勾勒能刚能柔,填色匀厚,在写生、白描、渲染各方面都有深厚功夫,画风雍容典雅,对传承与发扬宋代院画作出了突出贡献。(林风眠《黄山》)


此图是其晚年之作,以老舍庭前所种大丽花为“画稿”,并赠送老舍先生。粉红的大丽花在春风中摇曳,两只蜜蜂飘忽飞来,更增加了作品的诗意。



清 钱维城《国色天香图》牡丹 花鸟画立轴(徐渭《花卉图》)


钱维城的《牡丹图》是乾隆皇帝旧藏,后赐与大臣英和,其意义可与《石渠宝笈》等同。(董其昌《仿北苑山水图》)


据了解,《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内收录钱维城书画作品共一百六十件,数量之多足以说明清宫对其艺术造诣的赏识。此外,《清史稿》卷504更赞扬钱维城的花卉画作“花卉传色尤有神采”。(曾鲸《王时敏像》)




清 汪承霈《三春韶牡丹图》花鸟画横轴



金 佚名《牡丹湖石图》花鸟画立轴(陈洪绶《水浒叶子》)


相传常于晓露未干时,细心观察花卉,对花调色摹写,所作精于晕染,明润匀薄,特工敷彩,色若堆起,惟笔迹较为柔弱。(蓝瑛《白云红树图》)



清 恽寿平《山水花卉神品册页之牡丹》花鸟画小品(王鉴《梦境图》)


cache
Processed in 0.0064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