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古今画家有几人拿蜘蛛入画?

唐诗人元租说“蜘蛛天下足”,城市、乡村无处不有它的家庭存在,树间、草丛、檐下,这个丑怪的小精灵,“缝隙容长踏,虚空织横罗”(元镇《蜘蛛三首》),以捕捉虫蛾为活。法布尔在《昆虫物语》中说:“它的丝囊是制造丝的器官,上面有细孔,像喷水壶的莲蓬头一般。”“放射形蛛丝从中央向四周扩散,然后在这上面连续地盘上一圈圈的螺线,从中央一直到边缘。(国画培训


整张网做得非常大,而且整齐对称。”蜘蛛撑开八足,静坐网中央,等待入网的美食。唐人孟郊在《蜘蛛讽》中说:“……蚕丝为衣裳,汝丝为网罗……百虫虽切恨,其将奈尔何。”在诗人的笔下,蜘蛛简直是个独夫民贼了。另一个唐代诗人苏拯也写了一首《蜘蛛询》,对蜘蛛痛加讨伐:“…….蚕丝何专利,尔丝何专孽。映日张网罗,遮天亦何别……”宋代花鸟画发展巅峰


但蜘蛛在民间,却被视为是吉祥之物。“今野人昼见嬉子者,以为有喜乐之端”(《刘子》)。嬉子,即“小蜘蛛长脚者”(《尔雅翼》)。“稚子怜圆网,佳人祝喜丝”(元孩《蜘蛛三首》),是预告久别的亲人即将归来,岂不是一件大喜事?宋明绘画作品欣赏


当然,这只是一种民俗的象征性吉兆文化,未必确真。但农民看见蜘蛛织网便知天要下雨,则是符合季候学原理的。初学者临摹谁的画适合


古今画家有几人拿蜘蛛入画?超越时代审美的绘画案例


齐白石却有《蜘蛛蚊子》的画传世:画幅中部工笔写蜘蛛,浓淡服写蜘蛛头、身。足、须,特别八足姿态各异,极为生动,上右部作一工笔蚊子。蜘蛛通视蚊子,表示出一种急迫的心情。右下侧题一行款:“八观楼头久别人。白石。”中国文化的变动与进程


上海老画家唐云画蜘蛛,先从右上角到左下角画一巨大的蛛网,线条纤细而有韧性;左上部垂下一根细丝,与一只用浓淡墨涂成的写意蜘蛛相连,表现出它正在吐丝布网的动作,很是传神。中画绘画史能画动物的画家


湘籍画家黄永玉,则以浓墨画蜘蛛头、身、触须,以淡墨写八足,足夸张得长而有力,题款可说是石破天惊:“在我的上层建筑上,有许多疏忽者的躯壳。”遥想许多知识分子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厄难,怎不令人怦然心动,反思再三!我是从心底里不喜欢蜘蛛的。中国花鸟画的技法 


看过些文章,还会看:

蚕头燕尾的运用 

杰出的中国花鸟画

自学该注意些什么

写意花鸟画的当下思考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