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一只鳖画在纸上,有何妙旨?

偶读郑逸梅老先生的《艺林散叶》,其中有一则殊为有趣;“金松学与吕碧城,乘舟作水上游,吕见田滕间耕牛宾水,加以眼罩,而松岑适御近视眼镜,乃戏以‘两岸桔棒牛戴镜’七字请松岑为对。时吕穿长裙,松岑一笑对之曰:‘一行若藻鳖拖裙。”(国画培训)  


这自然是文人的玩笑之作,但下联却道出了鳖的生理特征。清人李渔亦在《闲情偶寄》中写道:““新粟米炊鱼子饭,嫩芦笋煮鉴裙羹。’林居之人述此以鸣得意,其味之鲜美可知矣。”(画家与文人的对蝉的描写


鳖,别名甲鱼、脚鱼、王八,它味美、丰腴,自古一直是做佳肴的好材料。尤其是鳖甲四周的柔软部分,称之为“裙边”者,更是鲜美可口,营养丰富。清代美食家袁枚写过一本《随园食单》,此中关于鳖的莱目,便列出好些种,如:生炒甲鱼、督炒甲鱼、带骨甲鱼、青盐甲鱼、汤规甲鱼、金壳甲鱼,并详细写出烹饪之法,可谓深得此中真味。(听取蛙声一片


在三十年前,湖南到处都能买到签,且便宜,但正式酒席上却难见此君,究其原因是它的名字不雅、形状丑陋之故。曾在乡间遇到一位捉整奇人,不用钓钩,不用网,手中唯有一细长竹竿和一只竹婆。他先用竹竿在水塘的水面拍击一番,待水静,便从口中发出一种古怪的声音,谓之“唤整”,不久水面便有了各种小小的水泡。(黄雀的描述与绘画作品)  


他能看出哪些水泡是蛋叶出的,然后一头扎入水中,待出水时他一手举一只大签,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捉整,是一种祖传的技艺。(古往今来对燕子的叙述)  


毛主席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中有句诗云:“可上九天撞月,可下五洋捉鉴,谈笑凯歌还。”这“捉鳖”的典故源自元康进之《李逵负荆》曲:“这是揉着我山儿的痒处,管教他瓮中捉鳖,手到拿来。”(历代文人与画家对鹦鹉的描写)  


鉴之形并不雅观,拿它入画者不多。即使入画,也多与其他物件相聚而成。如湖南老画家高希舜,曾与齐白石、徐悲鸿有深交。1981年,湖南美术出版社曾出版《高希舜画集》,由百岁老人孙星佛题签,88岁的老人张国基作序,为一时之盛事。画集中有一条幅《鱼瓮图》,上部高悬一鱼一鳖,下部靠右立一酒瓮,纯用水墨完成。题款是一首绝句:“厨下有鱼皆可砍,堂前有瓮未曾开。与君不饮何时饮,李白刘伶安在哉。”此画作于1924年,其时高先生正年少矣! (历代对鹤的描述与绘画意思


但也有例外,老画家吴苑之在抗战时期,曾在一画中单画一鳖,水墨淋漓,栩栩如生。他画此图,是因“在重庆时,有位朋友送来几只鳖,后来朋友走了,我发现地上的几个小生命爬动挣扎的状态十分可爱,顿时触动画机,于是我迅速用笔勾画下来,水墨溶溶中夹杂点点斑白,恰如其分地表达了鳖甲背部的质感,脚爪很有力度,眼神与动态又合意趣”茅大为《吴之(鳖显神韵)》。画左上题款曰:“偶忆韩非子之妻买鳖事,戏为写之。(随类赋彩,色彩是流动的旋律)  


三十一年菱荷香侯,不信无家可归者苑之于剑津。”又自题签条:“鳖三十三年初秋裱于渝州,变。”(大美至简的新美式生活)  

1.jpg

所谓韩非子买鳖,出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乙子妻买鳖的典故:“郑县人乙子妻上市,买鳖以归,过颖水,以为渴也,因纵而饮之。遂亡其鳖。”(上班族最爱的减脂早餐


联系款中语:“不信无家可归者”,则此画大有深意矣。(我们对生活的期许


一只鳖画在纸上,有何妙旨?但高明者一经题识,便光彩夺目,此为大师与匠人之区别也。(我怎么开始在家教我的孩子英语


看过些文章,还会看:

(2010年幼儿专业准备标准)

 (现代教育原理你知道多少

(你觉得艺术教育重要吗

(母乳喂养技巧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