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芍药是春季开花较晚的植物

宋代著名词人姜夔,曾写过一闵传世不朽的《扬州慢》,结尾云:“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国画培训)


这里说的红药,即芍药。芍药在我国栽种的历史很早,《通志略》中说:“芍药著于三代,风雅所流咏也。”在画花鸟画的时候,我们怎么运用水


所谓“三代”,指夏、商、周三代。《离骚》中称其为“留夷”,《诗经·郑风》说:“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芍药在我国以扬州为胜,姜词中所写扬州情物,自然是不可无此君的。不过,他说的“红药”只是芍药家族中的一种。

书画如卿,花鸟画作品欣赏  


芍药,在我国品种繁多,明代王象晋的《群芳谱》记载有39种,到了清代陈正子的《花镜》中增加到88种,芍药花色有白、粉白、粉红、紫红、墨红,有单瓣、重瓣、千瓣、楼子四大类,但都花型硕大,如楼台,如冠冕,如盘,如碗,如绣球,如马鞍,异彩纷呈。让花鸟画能变得灵动,只有他了


古时,芍药又称离草,男女相别常以此相赠,如《诗经·郑风》所言。唐人张泌亦言:“零落若教随暮雨,又应愁杀别离人”(《芍药》)。芍药又是古代男女的定情之物增的高将行看”(宋,带元言《对药》,“却是双红有深意,故留存色敏人“(味。靠哀《见芍药》)。好的花鸟画百看不厌


的高产丰成,教有色。香,的三类,故世除壮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来代苏东就对它评价极高:“扬州近日红千叶,自是风流时世妆”(《赵昌四季药药》)。清人孔确任把它比做倾国倾城的美人杨贵妃:“一枝芍药上精神,斜倚雕栏比太真。料得也能模国笑,有红点处是樱唇”(《脉一捻红芍药》。红芍药姚媚可爱,白对药亦楚进动人:“天风香泛玉堂春”(明·文征明《芍药》:“白裕衣单银押重,玉第声里惩扬州”(清、黄崇惺《陈白,阳白芍药》)。花鸟画在绘画中如何处理好之间的关系


芍药是春季开花较晚的植物,“四月待花移芍药,不知忧国是何人”(唐·吕温《侦元十四年旱甚见权门移芍药》):“牡丹落尽正凄凉,红药开时醉一场”(宋·王禹第(芍药》):“芍药开花端午时”(元·马祖常《五月芍药》》。因其开花晚,苏东坡有诗云“多谢画工怜寂寞,尚留芍药殿春风”,故芍药之别名又叫“殿春”。

花鸟画的意境写照

4.jpg

清末民初的大画家吴昌硕,以大写意笔触粗豪地描绘芍药,名重一时,他以曙红味源一笔一瓣“积”成花形,以墨蓝、浅蓝写茎写叶,然后以浓墨勾叶纹,一扫纤霸之气。题款为“名园;大师的花鸟画创作技法详解


芍药见重台”:或以长款平衡画面,字与画相得益彰。有时,他在画中配以巨石,更显得大气磅磷。当代画家萧朗的芍药,也很耐看,以粉红写花瓣,以深红、藤黄、石绿点花杰,以淡黑写茎写叶,以浓墨勾叶纹,再点缓几只飞海的蜜蜂,整幅生机勃勃,毫无幕春的凄凉之感。天津老画家孙其峰画白芍药,则以英噩线勾花瓣,花瓣上略染藤黄,以浓墨写茎写叶,饶有风致。汇集中国画中的花鸟画技法要点 


有趣的是清代著名文人李酒。他认为芍药为花相是委屈了它,其位应在“五等诸之”,即“王之下,相之上”,所以“每于花时莫酒,必作温言慰之日:‘次非相他,前人无识,课那此名,花神有灵,付之勿较,呼牛呼马,听之而已。”(《阳情倒奇》)为药有此天下第一知己,岂能不欣然欲舞?花鸟画的诗意表达方式,怎么去感染人


看过些文章,还会看:

花鸟画的形式与美学观

历代名家的花鸟画作品欣赏

我们平时画花鸟画时所需的基础和条件 

花鸟画中的意境表达方式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