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涂鸦”艺术后当代城市的自白

近日,《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国际艺术大展在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开幕。展览邀请8位国际涂鸦界重量级艺术家,共展出92件艺术作品,他们以全新的视角,剖析当下时代精神,从城市人文到街头文化等多重话题,为国内观众创作具有时代精神的前卫艺术展览。(国画培训


如今的涂鸦,早已与涂鸦的“黄金时代”截然不同,然而大众对于涂鸦艺术(graffiti-art)的“刻板印象”却并未完全消失。在这个没有记录就没有发生的时代,当班克斯(Banksy)用 Instagram 和 Facebook 等流行的社交网络“捉弄”大众,创造了轰动世界的艺术事件,他向世人证明,涂鸦艺术掀起的运动从未停止过。从街头走进美术馆,涂鸦艺术记录着城市变迁,他们以特立独行的方式挑动着城市的神经,成为城市文明的一部分。而你,对于涂鸦艺术的理解是否有发生变化呢?以下是“凤凰艺术”带来的现场报道。(写意花鸟画的画法)

 


▲ “凤凰艺术”独家视频:《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国际艺术大展(中国画兔子的绘画技法)


还记得那句火遍艺术圈的一句话吗:“We just got Banksy-ed”?(我们被班克斯了)(浅析中画绘画的中的留白意思 )

 

作风神秘,但作品广为人知的涂鸦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在苏富比艺术拍卖会现场的众目睽睽之下,“自毁”以104.2万英镑拍出的代表作《女孩与气球》。正当全世界为班克斯的行为哗然之际,他又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解释了他为何会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自毁被卖掉的画作,即:“摧毁的冲动也是一种创造性的冲动 -——毕加索。(The urge to destroy is also acreative urge)”(实用国画兰花的画法说明)

 

▲ 班克斯在 Instagram 发布的照片


这件连续发酵一周之余的热点事件,被人们加以各类猜想,有人将此事件归类为公关噱头或可爱的恶作剧,也有人将其视为艺术历史转折点,类似于杜尚的《泉》。两者之间模糊的界限说明在这个泥泞的艺术历史时刻,社交媒体的炒作超过了专家和学者的意见。从中,我们也看到这位享誉世界的(匿名)街头艺术家是如何运用当下流行的社交网络“捉弄”大众。(水墨黄山瀑布的绘画步骤)

 

当接头涂鸦占领”美术馆......



近日,《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国际艺术大展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开幕。展览由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执行馆长孙文倩携手韩国新生代策展人林志秀共同策划,邀请谢泼德·费利(Shepard Fairey(OBEY)、琼万(JonOne)、约翰·马托斯·克拉什 (John Matos Crash)、泽夫斯(ZEVS)、阿特拉斯(L’atlas)、维尔斯(Vhils )、M·恰特(M.Chat )、坦客(Tanc(Tancrede Perrot))8位国际涂鸦界重量级艺术家,共展出92件艺术作品,他们以全新的视角,剖析当下时代精神,从城市人文到街头文化等多重话题,为国内观众创作具有时代精神的前卫艺术展览。(山水国画技法中的基本功)


▲ “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 “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涂鸦体验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新世代是这次参展艺术家共同的成长背景,8位艺术家他们生长在七十和八十年代,这些大众文化的先驱者从城市的街角,一步一脚印的走进艺术殿堂,驿动的心在画布上宣泄的激情与躁动牵动人们的情绪,引燃的文化浪潮,从艺术到设计,流行音乐到街舞运动,从城市边缘到文化中心,或许不是每一个人都认同它,但是我们却不能忽视它们对文化、对美学的影响力。(工笔画荷花的画法步骤示范)


▲ “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涂鸦艺术自诞生之初似乎就与“对抗”、“反叛”联系在一起。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美国正与苏联处在冷战时期,反战的声音在社会中此起彼伏。受二战的影响,国内经济发展恢复缓慢,生存压力带来的焦虑成为大众共鸣。与此同时,处在社会边缘的黑人妇女也掀起了第二次女权运动。在社会的动荡喧嚣之中,一群黑人青年在街头用廉价的材料写下风格化的签字(tag),以表达对社会的不满,宣泄自我情感。这便是早期的涂鸦艺术,拥有着直指人心的力量(中国山水画的笔法、墨法、水法浅析)


▲ “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当然,也有艺术评论家认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兴起的涂鸦艺术是对波普文化的一种继承和发展,它们在精神上有着一致性,都倾向于关注大众文化。涂鸦绘画起初处于一种自我发展自我满足的地下状态,逐渐成为纽约画派中流行的一种绘画风格(写意石榴完全解析画法)

 

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涂鸦艺术从与警察“猫鼠游戏”的对抗到学院派艺术的加入,再到大众的喜闻乐见,反而变得更加多样化:从街头涂鸦(Graffiti)再到板模涂鸦(Stencil graffiti)、海报黏贴(Wheat pasted poster Art)、贴纸艺术(Sticker Art)、街头装置、雕塑(Street installation or Sculpture) 等。值得注意的是,那些起初具有反叛意味的涂鸦文字、涂鸦符号逐渐与品牌跨界合作,涂鸦艺术与商业的关系由此变得微妙起来。越来越多的美术馆、艺术机构展出甚至收藏越来越多的涂鸦作品,人们在“白盒子”里试图用学术性的艺术语言解读这些涂鸦,涂鸦艺术逐渐得到主流艺术认可。(中国绘画的技法中的笔法运用)


▲ 约翰·马托斯·克拉什 (John Matos Crash)、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 约翰·马托斯·克拉什 (John Matos Crash)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国画中的技法你还有哪些不知道 )


在《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中,无论是艺术家从真实生活经历取材构建城市风景,还是使用街头文化的碎片重筑城市文明,艺术仿佛是一柄石锤,敲碎了1970年代到2019年从西方到东方之间的一堵又一堵时空之墙,透过墙洞窥探当代艺术的轨迹,那个躁动不安却又思潮迸发的时代,涂鸦、音乐、舞蹈、戏剧、文学等多元的艺术形式交织为城市的自白传诵来到上海。这也正是展览名中“7019”这组数字的由来。(中国画夜景的画解答)

 


▲ 坦客(Tanc(Tancrede Perrot))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写意马的国画教程绘画技法)

▲ 泽夫斯(ZEVS)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花鸟画的水墨展现)


▲ 阿特拉斯(L'Atlas)作品 《黑色射线》


在展览现场,涂鸦艺术家琼万(JonOne)穿上白色外套,踩上一把人字梯,在美术馆的聚光灯下当起了“粉刷匠”,色彩鲜艳的颜料被刷成整段的色块在长达7米的画布上互相叠加。在整件作品的制作过程中,人们感受到跳跃的线条以及缤纷的色彩带来的视觉愉悦。原本街头的涂鸦艺术变成美术馆里的行为表演,这件涂鸦艺术作品本身则被人们认为是具有抽象表现主义特色的艺术杰作。(颜伯龙花鸟画作品赏析)

 

▲ 艺术家琼万(JonOne)在“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开幕式上现场创作,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清代 周之冕花鸟画作品赏析 )

▲ 琼万(JonOne)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 “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开幕式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6


“所有人聚集在 MoCA,我们正在努力去创作一种历史,去大声喊出自我,付出时间和努力。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情。”艺术家琼万(JonOne)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如是说。(花鸟画古往今来,全新局面的境界)


▲ “凤凰艺术”采访艺术家琼万(JonOne)


琼万(JonOne)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涂鸦创作,受 Basquiat 等纽约初期涂鸦艺术家的影响,他将纽约的地铁、墙壁等渲染成了鲜艳的抽象风格,与生俱来的充满活力而流畅的创作个性,使得他的作品在城市里散发出积极的正能量。

 

▲ 琼万(JonOne)作品 《重生》


事实上,涂鸦艺术从街头走进美术馆并不是新近发生的事情,这次展览的8位艺术家之中有很多都收到如蓬皮杜等权威美术馆的邀请,有些作品甚至被美术馆永久珍藏。对此,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执行馆长孙文倩表示:如今,涂鸦艺术已经成为当代艺术很重要的支派。它不再是我们所想象的边缘的艺术、次潮流的文化,而是影响到我们当代的新的文化理念。(我们对大写意花鸟画详细解读)


▲ “凤凰艺术”采访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执行馆长孙文倩

 

韩国收藏家咸昌贤(CetH)是促成本次展览的重要推手,他表示:“街头艺术只是一种概念,现在正在走向公众视野。许多人认为街头艺术是很低级的,但并不是这样。正如安迪·沃霍尔、毕加索打破了艺术传统的框架,创新了艺术的形式,涂鸦艺术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艺术运动。街头艺术正在接触到更大的世界更多的人群,因此有时候街头或者任何地方都可以成为美术馆。”(在中国画构图中我们需注意的问题)

 

▲ “凤凰艺术”采访韩国收藏家咸昌贤


如今,这8位国际级的涂鸦艺术家们正“占领”着上海当代艺术馆。1800平方米的展示空间,200平方米的涂鸦体验区,观众被涂鸦“围剿”,脸上洋溢着涂鸦带来的惊喜。(现代青年画家的作品展示)

 

▲“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涂鸦体验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在展览现场,艺术家M·恰特带来他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微笑猫”系列架上绘画及艺术装置。艺术家因为他的“微笑猫”而广为流行,巴黎、纽约、首尔、香港等城市都能看到他的作品。清晰而简单的线条勾勒出青年男男女女的日常生活,画面轻松活泼,洋溢着城市的人情味儿。在忙碌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亚健康”成为城市的整体精神状态,艺术家M·恰特的涂鸦恰恰是城市精神文化发展所需要的一股治愈力量。“微笑猫”更像是艺术家创造的“心灵治愈师”,它的微笑拉近了人与人、人与城市之间的距离,给予我们精神上的慰藉。(花鸟画精华作品展示,秘诀要点)

 

▲ M·恰特(M.Chat )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艺术家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又称 OBEY,他的作品不仅被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等世界各地重量级博物馆所珍藏,甚至还被法国总统马克龙收藏,悬挂在他的办公室里。(工笔花鸟画技法全释)


▲ 挂在法兰西共和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办公室中的 OBEY 涂鸦作品 “自由,平等,博爱”,这件作品原先是画在巴黎国家街的HLM墙上,它是构成巴黎第13区街头艺术路线的伟大作品之一(中国画的布局与构图方式 )


▲ 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竞选总统前与 OBEY 会面,艺术家发表在 Instagram 上表示他支持马克龙竞选

▲ 2008年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奥巴马的总统竞选海报“希望”是由 OBEY 设计的巴拉克·奥巴马的形象,被誉为分发最广泛的海报


在涂鸦为主流的街头文化中,OBEY 以丝绢网印花法的海报和贴纸作品,创造了更为新潮的涂鸦方式。本次展览展出 OBEY 的涂鸦作品《OBEY的眼睛》《宣传服务之眼》一如他往常的创作风格,带有鲜明的政治色彩。正如作品中心的文字“never trust your own eyes believe what you are told。”( 永远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别人告诉你的)所写的,“OBEY 的眼睛”更像是给这个国家人民的冷眼忠告。(成人零基础如何学习国画)

 

▲ OBEY 作品 《OBEY的眼睛》

▲ 谢泼德·费利(Shepard Fairey(OBEY) 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受班克斯创作理念的影响,艺术家维尔斯选择用墙壁记录一个国家和城市的历史与变革。通过他“浮于表面”(浅浮雕雕刻技术)的创作,维尔斯在城市的墙面凿出匿名的人物肖像画,并为这些被遗弃和忽视的墙重新赋予价值。他很少使用彩色颜料,而是利用墙面本身的色彩和经过敲凿后裸露出的砖头作为作品本身的颜色。他曾表示“美丽是肤浅的,丑陋藏在骨髓,美丽消逝后,丑陋仍牢牢抓住它的所有”。这也是亚历山大·法托对自己艺术创作最权威、直接的解读。(中国水墨画的水的运用技法)

 

▲ 维尔斯(Vhils )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2


“每个人行走在街上,我们看到的涂鸦也是城市文明的一种文化。当人们回顾2019年发生的事情,看着像我们的艺术家,那是我们遗留下的东西,也代表着我们想要表达的文化。”在琼万(JonOne)看来,涂鸦是一座城市文明的印记,这种印记取决于艺术家本人内心所想。(水墨画竹子的各种技法)


如今的涂鸦,早已与涂鸦的“黄金时代”截然不同,然而大众对于涂鸦艺术的“刻板印象”却并未完全消失。在这个没有记录就没有发生的时代,当班克斯用Instagram 和 Facebook 等流行的社交媒体“捉弄”大众,创造了轰动世界的艺术事件,他向世人证明,涂鸦艺术掀起的运动从未停止过。从街头走进美术馆,涂鸦艺术记录着城市变迁,他们以特立独行的方式挑动着城市的神经,成为城市文明的一部分。而你,对于涂鸦艺术的理解是否有发生变化呢?(中国画虫鸟画技法大全)


cache
Processed in 0.0066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