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艺术家们栖息的地方

跨年艺术项目“万家灯火”第三期“月圆之夜”在今日于晨画廊开幕。该艺术项目由三期组成,分别是“万家灯火”、“千里送乡音”和“月圆之夜”。以下是“凤凰艺术”专栏“黑匣子”为您带来的现场报道。(国画培训


2017年北京冬天的寒风,一直刮到了2018年直到2019年的今天。在这一年里,北京许多艺术区和城乡结合部的村落都被拆除,许多艺术画廊、机构及艺术家的工作室人去楼空,只剩下断垣残壁和土堆瓦砾留在荒芜的空置区。(写意花鸟画绘画过程中容易出错的地方)


许多艺术家离开了,或是去寻找在北京新的落脚地,就好像野火的种子,从一头被熄灭,而又燃烧在荒原里的另一头。由策展人崔灿灿策划的艺术项目“万家灯火”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孕育而生。北漂,作为一个中国特殊社会性的现象,在艺术圈中,它所带来的孤独、流浪和异客他乡与其他领域一样让人充满怅然与寒意。“万家灯火”所展现的,正是这样一群被京城边缘化,而又徘徊在乡愁两地之间的中国艺术圈的另一幅图景。(黄君璧作品赏析) 


▲ “万家灯火”:月圆之夜现场


该项目由三部分所组成:“万家灯火”、“千里送乡音”和“月圆之夜”构成。通过三个实验,三十天的行动,在春节这一中国人最重要的节庆里,经历个人与他人、故乡与他乡的空间位移中构成的不同关系和身份,在现实的遭遇与不可预知的生活处境里重获真实的自我感受及认知。(我们在绘画花鸟画中,需要掌握的画法)


2019年2月20日,从老家回到漂泊北京的艺术家们,于晨画廊再次相聚在一起,六桌热腾腾的流水席火锅,策展人崔灿灿亲自下厨,在正月十五刚刚过去的最后,相聚一堂。2019年是新的开始,风依然在刮,而春天也正慢慢来临。(花鸟画大师的作品展示)


第一回:万家灯火




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在每年的这一季传统的节气中,漂泊在外的游子总是惦记着家乡,若是有那么一点点时间,都必向往于回家过年,比中秋月圆之时,更加催人乡愁。作为身在北京的艺术家,却在近些年来,头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寒风,依然在这片土地上坚守自己的生活,正如艺术家李怒在作品中所表达的那样:凭一口气,点一盏灯。(我们一起来学习画花鸟画秘籍)


▲ 李怒,《凭一口气 点一盏灯》,2019年1月22日,北京顺义区39号国际艺术园(花鸟画题款的技巧与方式)


偌大一个中国,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仅仅只有数座城市,是艺术家们栖息的地方。在这些城市中,中国当代艺术的生态,正是在80、90年代的野草时代开始萌生和发展起来的。(中国画中的鸡的含义)


作为北京而言,即是中国的首都,同时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兴起和生发的地方。在这里,艺术家们的生活究竟是怎样?或许每一个艺术家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这次“万家灯火”的艺术项目,它的背景来自于艺术家们在近两年来的颠沛流离,它们不受艺术家的意志所左右,总有一股或多股的力量,拉扯着、撕扯着艺术家的生活。(传统花鸟画夜色写照)


谈到“万家灯火”,策展人崔灿灿想起他曾经喜欢一个人在北京的深夜里漫步的场景。凌晨三点,当夜幕如黑漆一般笼罩住整个京城的时候,他总能看见在那些高耸的居民楼或是低矮的民房里,有那么一扇窗户,依旧亮着灯光。(花鸟画公鸡的画法)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此刻还在黑夜中睁着双眼呢?歌德曾经说,此刻全世界,二十亿人已安睡,唯有我孓然一身,为世界站岗。这是一句多么浪漫的话,是谁在把夜晚的灯点亮?是谁在黑夜中坚守着自己的方向。黑暗中亮起一盏灯,整个世界应当在下落,但为何没下落,那是因为有人在向上拉着这整座世界。人们说世界是进步的,说这是历史的发展规律,但这世界并不存在真正的规律,特别是进步的规律。世界向前,也可以向后,但目视我们的四周,这世界没有堕落到黑暗中去?那是因为有其他的人在孤寂中做着什么。(几分钟就能看懂中国画)



▲ 梁浩,提供工作室艺术家:赵晨,北京北石槽镇燕山印刷厂院内,2019年1月16日(零基础的工笔花鸟画法) 


▲ 张云峰 《祝福天才宝贝计划》提供工作室艺术家:梁浩,燕郊,2019年1月


正如展览的介绍所说,这是春节前的最后几天,也是对过去一年的最后怀念。这一年人们经历了许多,有人要在新搬的工作室里度过新年,有人还在为来年的地方做个盘算,有人永远的离开北京。似乎,我们刚缓了一口气,在早晨,或是深夜里有过片刻的安宁。但,我们并不愿意粉饰太多,动荡不安的下沉感,让我们没有太多力气去粉饰。(百花争艳之荷花画法)


艺术家的生活应当是简单的,他们有权利简单,这世界并不非要背负给他们什么。在“万家灯火”中,我们看到的,正是这样普通的、简单的、寻常人的生活,艺术家有权拥有属于自己的温暖的小窝,有权拥有属于自己简单的生活。但这世界与这生活并不,它们并不愿意放过艺术家们。生活让艺术家去感受重力,用黑夜去围堵他们的眼睛,但艺术家,在这里点亮一盏灯。(大写意花鸟画的说法)


▲ 伍伟 《闪避·铁剑·指向天空》提供工作室艺术家: 刘成瑞,2019年1月21日(黄宾虹的《黄山汤口》)


▲ 刘嘉南 《The Clean Woman》提供工作室艺术家:王将,酒仙桥路一处自如寓,2019年02月23日 10:00—17:00

▲ 陈浩洋 《礼物》提供工作室艺术家:王礼军,北京顺义,2019年1月25日


一盏灯的亮度并不能顶替了太阳,但它可以像一个小太阳一样,放在脚边,用温暖的温度和亮光,照亮房间中那试图吞噬一切的阴影。(整个中国画深度比较强的人)


临近年关的时候,岁暮天寒,⼈们开始整理过去。这一年,我们喝过许多酒,喝醉之后,说过很多肝胆相照的话。2018年就这样过去了,许多艺术家开始短暂的离开北京,原本万家灯火、熙熙攘攘的艺术区,在之后的几天里,变的稀稀松松,只剩几盏亮光。暗哑的、离开的未必是孤独,长明的、留下的也未必是希望。(花鸟画设色技巧方法)


▲ 蒲英玮  《没有什么能为你做的》提供工作室艺术家:雷童,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国际艺术区,2019年1月21日-28日

▲ 常晓军 《你我未曾谋面》提供工作室艺术家:高峰工作室,顺义区府前街 北京市燕山印刷厂院内


回家过年,成了许多艺术家心里盘算的日子。彼时,离开的工作室的灯或将许久不亮。邀请一些艺术家,留下钥匙,或是去那些短暂无人的工作室做些事情,可能是一个行为,在无人的床上睡上一觉,照顾些无人看管的花草,或者只是去看看陌生的房间里的一束阳光;也可能是一些痕迹,一件物品,在那些空白的画布上涂抹,在角落处藏匿一件礼物;或是留下一桌饭菜,擦拭满是灰尘的窗户。无论如何,它都是一个陌生人或是故友给予的一份友谊,一种认定,或是一个惊奇。(清水出芙蓉的荷叶画法)

 

“万家灯火”是一种意味,意味着一次艺术的行为,一种偶然的相遇。它也是象征着一种情境,一个社群的联系,在这片土地上更广阔的人群,漂泊者,异乡人,无力者,悲观者,满腔热血和满怀失望的人们,在这个特定的时空里,孤星异常闪烁。(白阳陈淳写意花卉作品中)


▲ 李毓琪,提供工作室艺术家:康靖,李桥镇卢各庄村,2019年1月26日

▲ 康靖,提供工作室艺术家:昆鸟、李毓琪,北京通州宋庄万葫堂时间:,20191月26号

▲ 吴小武《见面很好》、姜波《不安之地》北京,时间:2019年1月26日


春节应当是热闹的,但春节也依然是寒冷的。人往往在最热闹的地方,感受到最刺骨的孤独。中国艺术圈是什么?人们往往看到的热闹,但热闹之外呢?“万家灯火”为我们展开了中国当代艺术圈的另一面,那就是:边缘。


当代艺术圈在整个中国中是边缘的,而艺术圈的大多数艺术家们,也处于艺术圈中心的边缘。一种关照,在这里,我们能感受到”万家灯火“带来的那一点点关于人性中最温情的气息,正如崔灿灿所说,他希望人们能体验到一种温度,他希望这个项目是温暖的。正如艺术家雷童在叶甫纳的工作室中所做的:“我带来一件礼物,不告诉主人放在哪是什么;我自作主张地拿走一件喜欢的东西当作礼物,不告诉主人是什么。主人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我拿走了什么,但觉得少了些什么;主人可能永远不知道我带来了什么,总觉得多了些什么。”(有着中画花鸟画意境的瑜伽垫)


▲ 张进《艺术家工作室一角》提供工作室艺术家:马思博,宋庄大兴艺术区,2019年1月23日

▲ 张永基、金雨,提供工作室艺术家: 郑维、齐乐工作室,北京市顺义区龙塘路28号润丰顺喷灌设备公司,2019年1月22日


戴陈连找到与母亲所连接的含羞草,梁浩在赵晨工作室中寻找他物品摆放的线索,赵邦在室内制造爆破,那林呼带着猫猫去送温暖,宗宁陪着妻子和家人度过三个小时,卞青在贺勋的工作室烧了一道迹象符,刘成瑞用避雷针试图闪避隐藏的危机,蒲英玮为雷童打扫房间......(花鸟画表达画家们的个人情感)


这些故事,每一件都打动着彼此,打动人们的心灵,让人们体验到在寒冷的日子里,在即将人去楼空的归家途中,一扇新的空间被开启,关于心灵的空间。(写意花鸟画教程之荷叶的画法)


▲ 昆鸟《給康靖家人的一封信》提供工作室艺术家:康靖,北京顺义区李桥镇芦各庄村,2019年1月28日

▲ 贾羽明GnimuyAij 《你看看~》提供工作室艺术家:孟祥龙,三河市燕郊镇东方夏威夷社区,2019年1月27日(工笔画的发展历史)


这是一条温情之路,我们和朋友短暂的告别,开始一段归乡的旅程。(花鸟画作品欣赏)


这也是冬天里平常的一天,北方的树木早已枯黄落尽,南方的木棉还挂在枝头。人们急匆匆的返乡,带着一年的满足和遗憾,从久别的房间中懒洋洋的醒来。清晨是新的,也是旧的。楼下总有忙碌声,红色的春联,写着最喜庆的祝福,囤积的年货在锅里冒着白气,热腾腾的。(工笔花鸟画巨匠作品欣赏) 


正如上文所说,偌大的中国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地域的差异铸就了同一片天空下完全不同的文化和价值的疏离。“千里送乡音”体现的就是这种差异的张力。我们成长在一块土地上,而生活在另一块土地上,如今,我们回到曾经成长过的那块土地,在那里,阳光所投下的影子,比篱笆女人和狗,还要相离。(中国绘画上面题款必锦上添花) 


由艺术家孙闻冠+黑毛+罗蔼盈所组成的小组“江边老头乐”,展现的正是这样一个来自陌生而又熟悉的国度里的家乡一景。黑色的舞厅,那里绽放着不为人知的花朵。在如今的现代化都市之外的另一片领域,北方老式的歌舞厅,一些老人用三十年前的方式活在舞厅,以此区别和逃避着外面飞速变化的现实和文明。(中国古代人物画总是看着不那么写实)


艺术家用他们的参与,去体验那个远去而又近在咫尺的世界。人们在这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净土,那里既有色情交易,也有没有任何肌肤之亲的交谊舞。这就像是一种中国社会人生百态的缩影,在“千里送乡音”里,我们感受到那些来自不同老家的艺术家们为我们带来别样的信息。(花鸟画设色怕几种情况)



▲ 诸鸽 《新城夜话》(装前:庙(戴眼镜微胖)罗(红色上衣)诸(寸头))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明光西路明乐苑9栋3单元顶楼,2019年2月3日(在校生国画专业的作品) 

▲ 诸鸽 《新城夜话》(换装后)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明光西路明乐苑9栋3单元顶楼,2019年2月3日

▲ 莫棣《猪年数猪》悉尼,2019年2月1-6日

▲ 汪华 《叙家谱 1》湖北荆州沙市荆江堤,2019年2月8日(大年初四)

▲ 黄文亚《花》湖南韶山,2019年2月14日


回家过年,饱含着两种情绪,一种是团聚的乡音,一种是与北京截然不同的现实。当我们回到故乡,或是远赴他城时,意味着曾经在我们经验中不断消失的记忆,变的再次清晰、连贯。一切历历在目,我们终归在故乡遇到过去的自己。(如何学习工笔画)

 

我们很难不爱故乡,特别是远离以后,距离消散了过去的不甘和困境。我们只需回家过年,然后擦拭现实的玻璃,灰尘一扫而净。当故乡的温情再次涌起,随之而来的同样是个麻烦。早已不再适应的生活,让你我成为某个小城的闯入者,一个原本属于这里的局外人。(水墨画的价值)



▲ “万家灯火”:月圆之夜现场


艺术只能依靠画廊、美术馆、博览会和白盒子吗?正如中世纪的人们的生活只能依靠教宗的道德律令和神权制度吗?(学习工笔画方法)


这当然是一种问题,正如人们会说,艺术家要想活,必须得依靠于商业的系统。艺术家当然是需要现实生活的,但现实不能作为对艺术家的异化。如今我们正在艺术圈看到,艺术的价值被艺术家之外的其他势力所掌控,在这里,提出一个问题,艺术的价值究竟应该会到什么人的手中?(花鸟画的创作过程)


“万家灯火”展现了一群不一样的艺术家,他们大多在中心之外。或许我们正在看到这样的一个趋势的苗头,一种系统之外的生长。(教你如何画好写意花鸟画)




▲ “万家灯火”:月圆之夜现场


正如崔灿灿所表示的,艺术展览能不能做成一场运动会?能不能做成一个歌唱比赛?在后现代的语境下,艺术的方式是可以有无穷的。如何形成一种全新的方式?在这里,我们甚至能回望历史,当一座小便池放入展厅的时候,它所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艺术品与现成品界限的打破,更是打破了一种美术馆体制。这个寓言曾经发生过,但这个寓言还会再发生。如今,新生代的艺术家、策展人和批评家们,正在带着一种新的眼光,来审视这个世界。(宋代花鸟画发展巅峰)


无论如何,新的一年开始了。从这天起,我们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活,进入一个新的年份。我们所遭遇的一切,都具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意义。至于,生活中这个新阶段将怎样结束,在将来,自会明白。(宋明绘画作品欣赏)


十五的月亮,总有残缺,月亮总在十六团圆。“万家灯火”的艺术家和其他参与人们,中国当代艺术的候鸟们,于正月十六的中午开始,到深夜结束。大摆群雄宴、流水席,百斤白酒,百斤硬肉。休问多少,大碗只顾喝来。世谓月圆之夜,方能三碗过冈。(初学者临摹谁的画适合)

上一篇文章 : 釜山双年展艺术汇总 下一篇文章 : 中画红的运用与装饰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