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日本新一代设计师玩转新原料


工藤健太郎打造的“裙摆墙”(Dress wall)


在过去的五年里,“实验性创造”(Experimental Creations)组织让日本新一代设计师玩转新原料:从废弃蔬果制造的纸张,到蛋壳再循环成为花瓶,还有金属的混合等。如此新鲜且充满未知的钻研成果,对于这个逐渐倾向于创造文创品的国度而言,无疑成为了一种必需品。诚如创办人上野侑美所说:“实验性创造不仅仅专注于原料的实验和创作过程,也希望能揭示产品的本质。组织的成立,是为了响应现代社会中所出现的特点。尤其在多样化设计泛滥之际,产品开发的过程中就需要更为创新的观点。”(国画培训)  


土井智喜的“hibukuro”灯具


在历经31名才华横溢的日本设计师的洗礼后,第九次的实验计划的主题在获得荒川(Arakawa)技研工业公司的赞助下,七组年轻设计师以公司旗下的“Grip”悬挂系统作为“原料”,运用他们的观察力和探索力为这项系统寻求创新功能。(中国花鸟画的技法) 


这样的“考题”似乎偏离了原料领域的实验,但在单一“原料”的限制下,设计师们天马行空的概念却没有收敛。“Grip”是一种悬挂系统,常见于在画廊、陈列室等商业空间,也同时可作为吊灯或衣柜橱柜的居家补助品。设计师们自然不发愁灵感来源。(蚕头燕尾的运用)


展览现场


STUDIO noem 的工藤健太郎巧妙地悬挂起尼龙薄纱打造出“裙摆墙”(Dress wall),创造了隔间的诗意性。村越淳的灵感取材于日本插花的静谧感。在他的眼中,能够承受重力的细长条设计,总是有着一种迷人的微妙美感。所以取名为“平衡”(equilibrium)的作品靠两条铁丝的悬挂力,让一系列的细木条漂浮在半空中,看似栩栩如生。他说:“这样的尝试,是希望线也能被建立为一种单独的产品。”这个设计与西方风格的设计大相径庭。(杰出的中国花鸟画)


新晋设计双人组 Bouillon 的“位置”(Position)同样探索了悬挂系统中吊线和夹具之间的关系。他们说:“与其将系统安装在现有的结构上,我们考虑是否能将其转移到其他居家物品如木块,尼龙、棉花、硅和纸上。”(自学该注意些什么)



STUDIO BYCOLOR的“把握色彩”(GRIP on the COLOR)



滨西邦和的“然而它依旧移动”(And yet it moves)电子钟摆


其实,并非所有的设计品都如此抽象。充满实际用途的作品,就有 and Associates 设计事务所的土井智喜带来的“hibukuro”灯具,还有滨西邦和的“然而它依旧移动”(And yet it moves)电子钟摆。土井智喜的灯具,简单地将悬挂系统作为折纸的调整机制,打造出灵活的 3D 物品,这也是对日式灯笼的传承。(写意花鸟画的当下思考)


山口幸宏设计的“美丽的弯曲”(A beautifulbending)


内置了数码显示器的“然而它依旧移动”显然是一个时钟,但是就如伽利略在17世纪发现的等时性原理般,它也拥有了象征性的钟摆功能。设计师不仅将“时间”可视化,也将时间新旧概念融合。STUDIO BYCOLOR 所带来的“把握色彩”(GRIPon the COLOR)是一个简单的设计。橱柜设计所应的是悬挂系统的主要功能,将原有的铁线更换成纱线后,整体的设计为空间带来多彩的景象。设计师秋山香织说:“采用纱线的灵感,来自于日本建筑工地。它们通常有很强的韧度(因为皆由合成纤维如

尼龙,聚酯和聚乙烯或传统的天然材料如棉和丝制成)和明亮的荧光色,可以大大提高能见度。”将商业与艺术巧妙地进行融合并不易。Studio -Y2的山口幸宏设计的“美丽的弯曲”(A beautiful bending)却似乎达到了这样的要求。“因为 Grip系统能让用者随意移动和锁定夹子的部分,所以我就利用这一项特点,以板条来创建浮动的物体。”他解释说。这些板条也因夹子处于不同的高低位置上,而展现出各种不同的雕塑效果。这样一来,设计不仅灵活,也被开发成浮动的灯具或房间的隔间。设计师还说:“重点是人们也能欣赏到材质在表面与表现上的变化。”(花鸟画真实的情感赋予)


“然而它依旧移动”电子钟摆


不难发现的是,“实验性创造”并非印象中那样与新型原料有关。这一突破性的主题,让人看见设计师们的重新思考,也更贴近生活。或许,原料转型的可能也终将源自于此。(齐白石的蟋蜂画得传神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