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飘露紫与丘行恭像》石刻浮雕

《飘露紫与丘行恭像》石刻浮雕。高176厘米,长200厘米。现藏美国费城大学博物馆。(国画培训)


这是举世闻名的“昭陵六驶”浮雕石刻造像之一。(王维用画家的眼睛写诗,用诗人的心作画)


昭陵,是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墓,位于陕西礼泉县东,“因山为陵”。史载是当时将作大匠兼画家阀立德、阀立本兄弟设计和监督修筑的,从贞观十一年(637)开始,至贞观二十年(649)完成。陵墓玄宫及地面建筑十分宏伟,是唐代具有代表性的帝王陵寝。六驶,是陵前的一组石刻,分别雕刻李世民生前所乘骑,并为其立下战功的六匹骏马:飘露紫、拳毛弱、白蹄乌、特勒骤、什伐赤、青雅。其中尤以这匹飒露紫功绩最显,而这块《飒露紫与丘行恭》雕刻也最精,故列为六驶之首。(安格尔:浪漫主义浪潮中的逆流)


据记载,原石上有李世民自撰的赞马诗,由欧阳询写的八分书,随后另由股仲容用隶书书于底座上,现文字俱已无存(仅留割切方形缺口),底座也已失落。(美人西蒙内塔-她在海浪中诞生,像维纳斯一样)


雕塑展示的是征服王世充战役的一个小插曲:唐初武德四年(621),唐军与王世充军在洛阳北印山展开了战争。当时还是唐军大将的秦王李世民,为了试探敌军虚实强弱,亲自率领骑兵数十名,出其不意地阀入敌阵,并且深入到敌后,弄得王世充军措手不及,损兵折将。(荷兰十七世纪画家博斯查尔特的作品临摹中)


李世民孤军深入,不料却与相随的部将失去了联系,遭到王世充军残部的包剿堵截,左右冲突而无法解围,这时候李世民的坐骑“飒露紫”也中了一箭;情急之中,李世民身边的勇士丘行恭连发数箭,射中敌军,使他们不敢向前,镇静地保护了李世民安全撤退。这座浮雕,就描绘了丘行恭拔箭救主的故事。李世民为了表彰这次战功,“有诏刻石为人马,以像丘行恭拔箭之状,立于昭陵阀下”。(一幅十七世纪荷兰花卉静物的临摹笔记) 


丘行恭,唐史说他是稷州县人(今陕西眉县),“善骑射,勇敢绝伦”。他的事迹和“飘露紫”有关,也是这一故事中主要人物。因其战功卓越,死后恩赐陪葬在昭陵。(在提香的视觉游戏中探寻光的力量) 


这块《飘露紫与丘行恭像》石刻,如实反映了上述故事。(蓝色已经拥有的高高在上的地位) 


浮雕中丘行恭做侧立状,面容苍劲,头上裹巾,身着戎服,脚穿长靴,腰间佩剑,挂箭筒,全副作战装束。他左手牵马蟹,右手着力抽拔马胸前的箭。(大石榴油画绘画技法展现)


我们能感受到他是一个身经百战、历尽沧桑的人物。但他并不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伟岸的猛士,身材有些瘦小,然而他的动作充满着坚毅和果断、机敏和坚强。(新疆美术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飒露紫在危急关头保持了它的镇静与气概。马的造型十分生动逼真,马头下垂贴近丘行恭,三腿直立,后左腿微屈,双目沉沉,似在忍受着拔箭的剧烈疼痛。这幅作品,不仅把马高大雄健的身躯、劲健的四肢和结实的肌肉都充分表达出来,而且还把当时战马的装饰,如毛剪成“三花”形式,马尾结成团束,以及鞍糟、蟹绳和头胸、臀部的饰条等,都一一作出交代,使我们看到唐代马饰制度。加上采用高浮雕手法,人马都半面突出,细部几近镂雕,骨肉突凸,即所谓“骨肉雕”,使人和马各具不同的质感,形神兼备。(克里木油画具备金融功能)


李世民说飒露紫“紫鸾超越,骨腾神骏”,在这尊浮雕中,仿佛能嗅到一千多年前的血腥气。这血腥中有一股豪迈,一股创业者在艰难环境中的自豪感。这些,在六朝的作品中是很难看到的。(经济萧条下的收藏油画作品)


举这六匹骏马的表现形式是:三匹站立,三匹奔驰,都是体态娇健,雄劲圆肥,明显地刻画出唐代统治者所喜用的西城马的典型。如其中之一的“飘露紫”,是表现马在战阵上受了箭伤,由随将丘行恭为之拔出箭矢的顷刻。唐代杰出的难刻匠师在处理这一题材时,体会到马因拔出箭矢所感到的疼痛和紧张,表现出却少后退,但又不失为雄强的战马应有的骄矜气质。因而创造出这一生动卓越的形象。(芳菲的那一抹微笑)


看过此文章的人,还会看以下文章:

(四张不大的油画组成的一组油画)  

(读克里木油画《小天鹅》)  

(没学过绘画的,不知道怎么区别油画,什么是油画)


上一篇文章 : 《菩萨立像》白大理石 下一篇文章 : 《大卢舍那佛》石雕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