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王庆松在底特律的人物专访


密歇根大学的UMMA美术馆正在举办摄影艺术家王庆松的个展《底特律/北京》。展览中的核心作品是一幅尺寸巨大的影像《血衣》,艺术家参照王世阔先生创作于1950年代的同名素描作品,将昔日描绘土改时期矛盾场面的人物众生相挪移到了美国密歇根州的底特律,由当地的志愿者入镜参与,呈现出东西古今彼此交叉的一幕。(国画培训)


“王庆松:底特律/北京” 

密歇根大学UMMA美术馆 展览现场


艺术汇:在作品《血衣》中,为什么由您自己扮演地主/老板的角色?除了对政治、经济和历史的指涉,这个形象是否也对艺术家的身份有指向?花鸟画技法教学图片

 

王庆松:我可能没想那么多。我觉得我们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都是一方面在经历和享用,另一方面也同时是个参与者。《血衣》中的这个角色比较适合我,从地主形象的年龄、体态,到他被剃头的秃顶状态,所以用我自己比较合适。另外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也是按照我的体态尺寸来做的,其实做这件衣服花了很多时间,前后差不多四年,收集了各种衣领背后的商标,再放到马褂上,刚开始我穿着还很合身,但四年之后自己有点变胖,再穿的时候改大加胖了一些。所以如果用别人的话,可能会更不可控。我觉得可能跟艺术家的身份没有太大的关系,主要还是考虑形象上的相似,以及自己理解的地主神情上的表达吧。山水画技法视频

 

艺术汇:在许多过往作品中,您都亲自出镜,您如何看待自我形象,或者说艺术中的“自画像”概念?山水画技法入门

 

王庆松:所有的自己都还是有选择性的,有时候是主角有时候是配角,有时候不需要参与,主要还是根据形象来。早期也会有更多经济上的考虑,自己入镜确实会方便很多,很多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人来。


当然从1996年开始拍,二十多年下来自己也会发现和见证这种形象上的变化。我觉得理解摄影,或者说各种艺术创造,它所建立的都是一种自己的历史,或者说是自己的一本日记。它有报告文学、传记性的一面。现在来看作品里确实积累了很多感触。山水画技法讲座


我今年很想把1999年的作品《千手观音》再重新拍摄一下,因为人的年龄、神态都产生了变化,还有价值观也在改变。这时候用个人形象会多一层意思,就像是把小学、初中、高中的照片都放在一起,会有一种人生的感悟,是个人形象在持续的时间中的呈现,也是一种纪录。


不仅个人在照片中纪录下来,有时候会趁小孩睡着了把他抱进画面里,二十年过后来看,照片里面就有家庭、过去、亲情,各种情绪都在。人物画技法视频

 

“王庆松:底特律/北京” 

密歇根大学UMMA美术馆 展览现场


艺术汇:地点可能也有“形象”。选择底特律让我想到东北、包括大庆近年来的经济衰退,借西喻东是您拍摄的初衷吗?是否在异乡看到了故乡的形象?人物画技法入门

 

王庆松:其实倒没想到大庆的含义。最初因为《血衣》主要表达的是北方的土地改革,原作素描里的场景更像一个四合院,像地主的房子门口。我在1997年就开始想拍,做了资料的收集和准备,还找到了拍电视剧《红楼梦》的那个大观园场景,和原作感觉非常像,包括背景里还有山,也准备了很多草图。


但是后来觉得对“地点”的想法有变化了。土地改革这件事并不是中国原有的,也不是王世阔式的,它已经不是原来简单的生存方面的土地改革了,它其实是地产、生活起居的改革,他很复杂,所以场景也不应该这么单一。而且它不仅仅是土地改革,还有制造业,比如衣服上的商标都是在对“中国制造”的一个呼应吧。写意人物画技法


“王庆松:底特律/北京” 

密歇根大学UMMA美术馆 展览现场


选择底特律,是因为它是美国制造业的一个标志,曾经的汽车工业发源地,并且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制造业基地。我去底特律考察了四次。在当地能感受到曾经工业文明的辉煌,现在那里的荒废,也是时间上空间场景产生的变化。另外也选择了户外,选择了冬天——这是因为中国的拆迁大部分发生在冬天,我们经常提到所谓的“暖冬”,其实基本上很多拆迁都选择在供暖期间,也就是大概11月15日左右。名家教你画牡丹 


前年、2017年,北京大兴的大规模拆迁对我的触动很大,以前我们都叫“盲流”,人群是流动的意思,但“低端”是一个更恶劣的说法了。所以我就觉得场景的选择一定要选在冬天,严冬。


被赶走的这种处境,我们也都有经历过,我就觉得一定要拍出来,所以跟大庆没有太大的关系,拍摄的时候主要是一直在等雪,它代表了冰冷残酷,也是人的心境。国画如何入门

 

艺术汇:您的许多作品都运用了刻奇的手法,尤其早期影像的色调更为艳丽,在“底特律/北京”中似乎暗沉了很多,是近年来的创作想法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王庆松:是的,早期色彩艳丽,主要集中在1994至1999年之间。因为早年做的是所谓“艳俗艺术”,视觉上都是夸张的、符号化的,这也是整个社会庸俗化的一种表达。国画入门教程


后来逐渐发现,这种艳俗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它是更深层次价值观的变化,是人的处境的各个方面在产生变化。越来越感受到的是大社会的灰暗,所以2000年后色彩上变化很大,基本上会把饱和度都降下来。2001年之后尤其如此,一般一个片子出来后的第一条就是先降低30%的饱和度——这是我对社会的一种看法,我感觉社会没有那么美好,它很灰暗很残酷。荷花的画法


这次底特律的“血衣”就更明显了,首先题材上也更加的残酷,所以在饱和度上我几乎降低到了50%以上,把一半的色彩都降掉了。本来的想法是做成黑白照片再做上色的加工处理,后来有工作量上的考虑没有实现,但是色彩上确实想要表达场景的严酷性。另外除了表达严酷,也想表达还是有希望在的,比如背景的天空颜色。


 

艺术汇:这次展出,除了作品本身,还呈现了一些拍摄时的花絮,另外现场还贴了许多中式标语,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品评标准

 

“王庆松:底特律/北京” 

密歇根大学UMMA美术馆 展览现场


王庆松:对,整个展览围绕着《血衣》的作品,但不仅包括照片还有很多花絮,因为这次有许多参与者。从人物结构来说,在底特律拍摄时,密歇根大学的很多学生还有本地的人群都参与进来了。底特律本身,说得不好听一点是黑人聚集的城市,黑人人口大概能达到60%左右。计划里也考虑过人物完全用黑人演员,后来觉得指向性太过明确,所以仍然采用了更多元的构成。名词


土地改革的时候有过很多口号,我选了一百句表达正能量价值观的标语放在展览现场的两面大玻璃上。这些标语有解放前的,中期土改的,还有新时代的许多政策宣言,都是官方的原文,我没有自己进行编造。颜色上采用的是中美两国过期的红黄白蓝。玻璃上的字正反都有,虚虚实实的影射,配合户外路人的走动,就产生了很奇异的效果。工笔人物画技法

 

“王庆松:底特律/北京” 

密歇根大学UMMA美术馆 展览现场


艺术汇:通过展览,收获了哪些令您感到印象深刻的反馈?兰花的画法


王庆松:这次确实得到了方方面面人的支持,尤其是底特律本地人,包括当地的咖啡厅、养老院,还有很多路过的人都愿意来临时担当志愿者。说起来年龄最小的只有4岁,还有一些16、17岁的学生,年龄最大的差不多有80多,各年龄段的人都来参与这个项目。当时天很冷,大家在现场花费了三个多小时,各种人穿梭其中,过程很艰难,但是全都坚持下来了,好多当时的志愿者后来都从底特律赶来参加展览的开幕式,我特别感谢这些人。花草画法


王庆松在北京工作室


在去之前,很多人都跟我说千万别去底特律,那里很乱,其实去了之后就觉得,很多时候是自己的态度决定了别人的态度,那里的人其实都非常的客气。我们当时经过两个养老院,人家问我们有什么事吗,听说是要拍摄,他们也很高兴,问能不能参与近来,最终总共有七八十个参与者。重彩人物画的技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