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花鸟画的一种不同方式表达

宋以前的画没有题款,即使有,也不过是在不明显的地方题个名字而已。自元代以来,随着文人画的兴起,在画上题款逐渐成为一种艺术手段,或以诗,或以文,甚至用俚句题款,既能显示作者良好的诗文、书法修养,又扩充了画的文化内涵。到后来,随着篆刻艺术的发展,作者在画上钤上一方或数方印,中国画遂成为诗书画印“四美”的集合体。清代王概《芥子园画传》说:“元以前多不用款,或隐之石隙,恐书不精,有伤画局耳,至倪云林字法遒逸,或诗尾用跋,或跋后系诗,文衡山行款清整,沈石田笔法洒落,徐文长诗歌奇横,陈白阳题志精卓,每侵画位,翻多奇趣。”(国画培训班)


“画残荷,就是在宣泄我对生活坎坷、命运沉浮、荣辱交织、人性善恶的深深感怀!人生可强、可弱,但强、弱中不能失去清净的操守,不能忘记担当的责任,不能抛弃善良的德行;命运总有沉浮,但沉浮中不能忘记拼搏、奋斗。在我的画中,残荷也有风骨,秋日,也见生机。”——梁连生张大千谈人物画技法


然而,随着西学东渐,学中国画者,一改以书法为基础为以素描为基础,能诗者更少,很多人画完后,落个款、盖个章了事。有款无题的现象普遍存在,致使对中国画的文化品读缺失了重要的环节,不知道这是复古还是倒退?国画专业术语


作为一名传统文人画的坚守者,坚持在画上题款倒也不难,其可贵之处,在于他能够结合画意,而以诗句、俚句或简短的文字题款,题款与他的花鸟画相互生发,相得益彰,也为他的画打上了文化的烙印。更为可贵的是,一组画有一个明确的、共同的主题,几幅画按照时间顺序展开,像是在叙说一个故事,故事并不复杂,也不需要太复杂,能够用画和题款留住读者,提供一个“阅读”的空间就够了。正是这样的空间,让读者能够暂时地隔绝外缘,静心欣赏,并随着画家的笔墨叙说,按照既定的时序逗留,领略画家所描述的“事件”和描述本身的美,这正是主题性绘画的魅力所在。国画技法


我不由得想到文人画的末流。文人画的精神是写意和率性自然,但是,发展到后来,这极具生命力的亮点竟然发展成了套路,一帮末路文人不仅脱离了社会现实,也脱离了大自然,完全按照文人画的所谓套路在画画,撇几笔兰草,刷几竿竹子,抹两块怪石,充其量再题上一首格调不高的诗,还自诩为“逸笔草草”、“墨戏”。殊不知,离开了中国文化精神的支撑,这些所谓文人画只能是“草草”和“戏”了,难怪吴冠中先生要激愤地说“笔墨等于零”!《布袋和尚》画法和步骤



“葵花至死总向阳”,这是葵花的特性,也是《葵》系列画作所表现的思想性。在这个物质空前繁荣的时代里,崇尚物质的欲望让人们心浮气躁,但人总要有思想、有信念、有坚持、有梦想、有追求,才能在这物质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寿星》画法和步骤


《葵》系列作品,所表达的是一种激情、一种信念、一种执着、一种坚持、一种向往、一种追求、一种梦想、一种轮回、一种意境、一种本然……,梁连生笔下的葵,这“至死向阳”的精神之花绽放的绚丽多彩。正如梁连生先生所说:“我用向日葵这个遍布世界各地的物种,表达内心的阳光。”《贵妃醉饮图》画法和步骤


其实,郑板桥早就看不惯这种穷途末路的文人画了。他说:“吾辈写意,原不拘泥于此。殊不知写意二字,误多少事。欺人瞒自己,再不求进,皆坐此病。必极工而后能写意,非不工而遂能写意也。”人物画墨法解析


有些画家由于自行割断了与时代与社会的血脉联系,其作品除了技法上略有可观,其他一切都付之阙如。山水画技法解释


反观令人尊敬的前辈,老一辈画家的可敬之处,恰恰在于他们始终坚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他们的朴实不造作、不故弄玄虚的画风更能够引起大家的共鸣。山水画用墨技法


当然,毋庸讳言,由于对新时代新信息的感知度和精力体力等多方面原因,老画家可能少有宏大叙事性的绘画作品,但是,由于对中国文化精神的坚持、坚守和敬畏,他们用来源于现实生活的笔墨创作的每一件作品,都经得起推敲,经得起中国文化的考量,这些作品合在一起,就构成了属于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主题性绘画。“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对于一些浮躁的后辈,老一辈的坚守是最好的清凉剂。山水画用墨方法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