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召开新闻发布会

2019年3月26日,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布:本届威双中国馆展览主题为“Re-睿”。展览由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组织实施,策展人为吴洪亮,参展艺术家为陈琦、费俊、耿雪、何翔宇。展览将从2019年5月11日持续到11月24日。  (国画培训


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策展人吴洪亮


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是“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也有翻译为“恰逢其时”。中国馆的主题“Re-睿”基于对本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主题的再思考。“Re”是西方多种语言词汇中出现频率较高的前缀,有“回、向后”之意,给后缀的词汇构成一个往前回溯的动势。中文里有一个相似读音的字:睿,它的意思是智慧。(一个线上的虚拟艺术空间,无限展期) 

 

面对今天的新问题,策展人吴洪亮认为,回眺或许才能获得由“Re”及“睿”的洞察,因为过往的世界是一个整体性的世界,他希望在这个“有趣的时代”,我们要思考的是:怎样从一个碎片化的逻辑回到整体的原动力,去寻找未来的可能性。(“涂鸦”艺术后当代城市的自白)

 

吴洪亮:在寻找原动力中寻找未来

 

艺术汇:请谈谈这次担任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的契机和感受,以及对主题“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的看法?(艺术就是告诉大家不知道的东西)

 

吴洪亮:我觉得还是挺平和的一个项目,当大家相对激烈的时候,平和的东西也许会更特别一点。当然出发点并不是一定非要所有人喜欢,可能我这个策展人就不激进,这个展览我们很希望以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方式呈现,希望包括各个民族或各个国家的人都能理解,因为所谓“有趣的时代”里有一个分支当然是好玩的,一个分支是平和的,也有一支是激进的。(中国第一批从事当代纤维艺术的艺术家)


今天确实是一个复杂的时代,所以这个时候谁是那个安定的人,也许就能找到一个相对理性的方向。而且人类有矛盾的原因是因为不同,有趣也是因为不同。比如发明世界语的波兰籍犹太人柴门霍夫博士,认为人们的分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语言交流有误,希望通过世界语解决,虽然有些理想主义,但好像今天还有这个课,就说明它背后有一个人类思考的支撑或者说共识在里面。(欧洲博物馆精彩大展轮番上演)

 

艺术汇:可否谈谈本届中国馆的主题“Re-睿”,以及中国馆参展艺术家的作品与主题的联系?(中国第一批从事当代纤维艺术的艺术家)

 

吴洪亮:这个展览跟别的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大部分作品是在寻找共同,而不是找不同。比如费俊《睿寻》中的“桥”,其实不同是存在的,可能大家平时关心的是不同,共同常常被忘记了,这个是最开始想到的策展思路。那么如何能想到这一点呢,就是要往回看。当代艺术在今天,到底是怎样往前走的呢,有一类人是搜集很多概念,搜集大数据,看看什么事儿艺术界还没人做,就开始去做。还有一类人是在寻找人类原动力的过程中去寻找未来,从策展角度来说,我一直是这么做的。(欧洲博物馆精彩大展轮番上演)


包括这次有一些朋友质疑,说研究20世纪艺术的人去策展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你在改行转换身份?我觉得我们对策展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在美术史方面主要是研究20世纪艺术,当然包括研究齐白石,但我花了很长时间甚至是等量的时间研究前85的状态,研究那个时期的学者和艺术家,其实研究20世纪是在研究今天中国的当代艺术的前史。中国的当代艺术不是瞬间、无来由就产生的。(设计与效益之间的本土生活)


我们所创造的一切都不是我们自己

何翔宇 / 铜、玻璃纤维、不锈钢、聚乙烯、热敏漆 / 12 件,尺寸可变


艺术汇:我们今天走到这个程度,背后肯定是有历史的原因的?(开发了适于远程建设的居住产品原型)

 

吴洪亮:如何从一个原动力中去整合你的未来。比如有一个概念,今天我们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人的思维和我们的生活方式,包括研究逻辑、分工都碎片化,但过往的世界是整合的,是一个整体性的世界。我们要思考怎么从一个碎片化的逻辑回到整体的原动力,去寻找未来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汪民安老师给了我启发。进而想到,比如中国的古文运动,西方有文艺复兴,都是Re开头的,我最喜欢的就是re-search这个概念。费俊老师把它做成了作品。(马岔村民活动中心设计方案) 


这次的展览思维就是如此,而且这个整体性的思维逻辑,不仅延伸到艺术家作品的选择,还延伸到空间的布局,展览空间采用双循环加错位的逻辑,涉及到东西方、宇宙哲学、人体哲学,进去就像个小迷宫,像个中国的园林,需要花时间才能走出来。(竹里作为乡村社区文化中心展示)

 

艺术汇:您提到“原动力”作为策展逻辑,具体是指?(设计实验奖优胜奖城市客厅展示)

 

吴洪亮:比如说耿雪的作品,其实在探讨人的出生和轮回的问题,她马上要当妈妈了,作品讲了一个生命怎么来的故事,用一种有点像神话的方式,里面有她的思考,其实生命就是原动力,包括轮回的逻辑。何翔宇作品源自语言,开始在美国学习,后来到柏林,在那生活的时候要解决语言问题,他太太就教他怎么发音,发音方式跟中文不一样,他就觉得他的舌头、牙床、口腔都变型了,所以他的作品跟此有关,这个感受可能全世界的人都能理解。费俊的“桥”,也是连接的概念,也都不用解释,包括陈琦的“水”,观众都不会有排斥感。(大学建筑馆改扩建案例方案)


再出来是陈琦的《别处》是一个虫洞,一个文明原初的形象,人类因为文明发展才会有文字,才会有书,但有意思的是,虫子把书当成食物给吃了,形成的这个虫洞,艺术家又用光影把它做成了作品,接着是外面的互动作品。文明的偶合和原初的触动,这是我们这个展览体系所关心的,包括人的感受:朴素、简单,但希望有深意。(第一支暖心短片广告)

 

艺术汇:当初看到艺术家的参展名单,感觉每个人的创作形式和关注点反差还挺大的,在布展上是怎样考虑的?(情人节海报哪个更有创意)

 

吴洪亮:其实整个展览用了一个园林的空间概念。我从小是在颐和园旁边长大的,对园林有着切身的感受和研究,苏州这些年也教会了我很多,中国的园林的妙处是什么?它不是一个中心对称的殿堂式的空间逻辑,每个空间既单独成立又连接,连接的部分是有趣的,单独成立的部分会让那个空间的作品显得非常重要,所以每个人的位置都很重要。这就是园林空间和一般的方盒子的现代展示空间不一样之处,我每次策展我都希望让艺术家的作品在最合适的位置上。(过了流金岁月地产广告,现在地产广告现状是怎么样的)


艺术汇:回顾近十年来的威尼斯双年展主题以及中国馆主题:2009年第53届"制造世界" —“见微知著”;2011年“启迪”—“弥漫”, 2013年“百科殿堂”—“变位”,2015年“全世界的未来”—“民间未来”,2017年“艺术永生”—“不息”,您觉得艺术界所关注或研究的问题有哪些变化吗?这种变化的原因来自何处?(广告中的绝好的文案是怎么展现的)

 

吴洪亮:其实都跟当时的社会现实多多少少有关。比如上届是“艺术永生”,两年后就变成了“有趣的时代”,已经开始反思了。(国外大品牌做的广告,创意总能找到无国界)


cache
Processed in 0.187496 Second.